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双方准备
    ps:感谢各位打赏,新的一月,求各位订阅支持,上个月订阅太惨了,新的一月,希望能够涨点订阅,拜谢。

    成宫鸣就不用说了。

    简直就是球场帝王一样的存在了。

    真田俊平的实力,夏季大赛里,青道高中就已经见识过了,那个时候,还是真田俊平刚刚伤愈归队,还存在着风险和后遗症,不能全力投球的状态。

    现在就不同了。

    那强悍的实力,完整的状态。

    老实说,真田俊平的投手实力,绝对是要压制成孔高中那两个胖子一头的。

    也就是说。

    青道高中能进决赛的话,决赛就很有可能是投手战,一分都可能左右胜负的关键赛事。

    在这个情况下。

    如果荣纯在半决赛先发,消耗太多体力,精力。

    决赛面对稻城实业或者药师高中,就不太好解决了啊。

    所以,片冈监督和落合博光的考虑就是,成孔战用降谷晓和川上来应对,让荣纯用百分百的精力去应对后天的决赛。

    不过,这只是一般的决定。

    如果真到必须时刻。

    片冈监督也必然是会毫不犹豫的派上荣纯。

    还是那句话,眼前的比赛要是输了,后面就没有什么后面可言了。

    所有的战略安排,战术指挥,都是建立在按照计划进行的基础上,片冈监督也好,落合教练也罢,他们的想法,能不能成立。

    具体来说。

    还是要看明天,和成孔高中的半决赛进程了。

    只是真的就是希望,降谷晓可以撑住成孔打线的轰击了,若真的是呈现出撑不住的局面,那么抱歉,片冈监督为了考虑队伍整体的胜利。

    剩下的抉择就不多了。

    所以,一切都在降谷晓自己在明天表现了。

    “八棒,中坚手,东条。”

    “是!”

    曾经的少棒王牌,已经被迫转型到了外野手才能争取到先发的位置了,不过,这也是唯一的选择了,就算东条现在还渴望着回归投手阵。

    但是他更加清楚,只有外野手的位置,不断提高自己的打击能力,才能够真正站稳这个位置。

    毕竟,要从荣纯手中抢到投手丘的位置太难,太难了啊。

    况且同届里,还有降谷晓这样的竞争者存在。

    东条秀明很理智,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选择。

    所以在这个秋季大赛里,他一直都在贯彻执行自己的这一条道路了。

    因为,能够上场比赛,这比什么都重要。

    “九棒,三垒手,金丸信二。”

    哟西!!!!

    在片冈监督吐出了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

    坐在下方的金丸信二右手在底下用力捏成了拳头重重挥舞了一下,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神色来。

    先发,自己又争取到了先发的位置。

    就是这个节奏,就是这个状态。

    先坐稳先发,然后提高打击能力,哼哼,清垒打者,我为什么不可以去做一做!

    金丸信二在内心里,颇有野望的想着。

    至于另一边,通笠昭二,还有麻生尊这两个难兄难弟就是一脸苦逼的表情了。

    先发位置老是抢不到。

    这样下去。。。。。

    二人都是悚然一惊。

    不行,自己必须加倍努力了,要是真的有一天完全丢掉了先发位置的话,那就真的gg了啊,在这一刻,在两位二年级的前辈,危机感极其强烈了。

    “以上,就是明天半决赛的先发名单,对方虽然在夏季大赛首轮就败退了,但是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仙泉战你们也看到,那个超重量级的打线,偏高球路要绝对禁止,守备的时候,一定要将每一个细节都做好,想要得到胜利,那么我们就必须做到比其他人付出更多的汗水,更多的努力!!!”

    “是!”

    “今天晚上的自主训练取消,保证最佳的状态来应对明天的比赛,要将对方的资料情报牢记在心理,按时就寝!”

    “是!”

    “散会!”

    荣纯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眼中掠过了一抹思索的神色来。

    明天吗?

    明天,就是要和那个超重量级打线正面交锋的时候了呢。

    原著里,降谷晓在前面几局里都很好的应对了成孔打线,后面的失分除了成孔打线真正抓住球路之外,也有因为降谷晓脚伤复发的缘故在里面。

    这一世里。

    降谷晓完全没有受伤。

    心态也在鹈久森一战里洗礼磨炼过了。

    滑球也是渐入佳境了。

    正面对决的话,应该还是五五开吧。

    需要戒备就是那个四棒的长田了,那个家伙,真的是一个超级可怕的打者啊,用荣纯现在的视角来看。

    这个家伙的实力,都直逼哲队了吧。

    或许就是少了一点哲队那样的灵性打击吧,不过在力量上,绝对又压过哲队一筹的。

    降谷晓能不能真正压制住成孔打线。

    关键就是在于这个打者了。

    其余剩下的人里。

    “小川常松!!!”

    荣纯的瞳孔里掠过了一抹寒光,那如刀锋一般锐利的视线。

    “这一次,唯有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过你啊,死胖子,只要你敢站上投手丘,就绝对要让你哭着下来!!!”

    荣纯紧抿的嘴唇,有那么一点咬牙切齿的样子如此说道。

    在青道高中这一边准备待续的时候,另一边的成孔高中也并没有闲着。

    西东京某区,成孔高中所在的区域。

    “咻”

    “啪!”

    “咻!”

    “咚!”

    “泽村荣纯,降谷晓,基本上来说,明天的比赛里,先发必然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另外一个二年级的侧投,是很少被青道安排先发的,而且就类型来说,这个侧投,也不是适合先发的那一种,很经常性都是作为中继或者closer的存在,所以,不是泽村荣纯,就是降谷晓,刚刚的资料你们也看过了,降谷晓暂且不说,这个泽村荣纯,就是目前青道高中这一支队伍的核心存在了,不管是作为守备,还是进攻,只有彻底的压服这个选手,这一场比赛的胜利,我们才能够拿下,所以,不管是投手阵在应对他,还是打线在进攻他,都必须要做到一点,彻底的压制他!”

    成孔高中会议室里。

    作为继任主教练的男鹿监督神色肃穆的对着下方同样神色成孔选手如此说道。

    “诶?他真的有那么厉害么?不都是和我一样的一年级嘛,一样的左投,球速还没有我快呢,还是说,他那个眉毛中间的那个一戳毛。。。。”

    在下首处,小川常松撇了撇嘴,似乎很天然一样的带着无所谓的语气如此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