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瞩目的火爆开场
    “等一下开始的是半决赛第一场,青道高中对阵成孔高中,一垒方向是后攻的青道高中,三垒方向是先攻的成孔高中,两队的先发阵容是。。。。。。”

    在青道高中以及成孔高中双方都在积极备战这最后的战前一个小时时候。

    广播里那甜美的声音在向着观众们播报着这一场半决赛一些大概的信息。

    “哦哦哦,赶上了,赶上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先看看这群家伙的表现吧,夏季的时候可是把我们打的很惨啊。”

    看台之上。

    在右侧观众席,药师高中众人出现在那里。

    轰监督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身旁的轰雷市,一边啃着香蕉,一边望向青道板凳席里,正在和御幸交谈的荣纯,瞳孔里闪烁出了一抹骇人的红光。

    “泽村荣纯!!!”

    真田俊平依旧是一副儒雅的模样,带着一抹舒懒的神色,依靠着栏杆。

    而在左侧的看台之上。

    则是出现了稻城实业一行人。

    这两支队伍今天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局限于击败对方。

    更是要借助这第一场比赛来好好观察一下这一支青道高中的实力到底如何。

    哈?

    你说啥?

    为什么不观察成孔高中?

    好吧,姑且也是有把成孔高中当做是侦查对象看待。

    但是,不管是药师高中亦或者是稻城实业,其实在内心深处里,都是认为青道高中必进决赛的,青道要是不进决赛.

    他们找谁复仇去啊?

    夏季败战的悔恨。

    在秋季,他们可是摩拳擦掌准备找回场子的。

    况且,就实质认为来说。

    轰监督也好。

    国友监督也罢。

    他们在内心深处里,还是更加认可青道高中获胜的。

    毕竟。

    “泽村荣纯——御幸一也”

    这一对投捕的实力。

    在夏季大赛里。

    药师也好,稻城实业也罢。

    他们真切的感受到那身为黄金搭档投捕的实力可怕之处。

    那出现在左侧看台之上的东京王子殿下——成宫鸣,望向那球场上的青道高中,更是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神色来,那瞳孔里更是闪烁出了一抹特殊的光泽,双手依靠在栏杆之上,紧紧捏成了拳头。

    “哼,要是在这里输掉,我可是会嘲笑你一辈子啊,一也!还有那个魂淡泽村,你们只能由本王牌来击败啊。”

    “嗡——嗡——嗡”

    嘹亮的响声。

    “接下来就是你们的舞台了,每一次的挥棒,每一次的守备,那其中的每一球,所携带的都是你们的棒球信念,不要犹豫啊,你们的每一步,都是你们凭借自己的意义踏出的,用你们的双手,用你们的球棒,去拿下,你们的胜利来!!!”

    片冈监督站立于板凳席之外,神色坚毅的大声说道。

    “是!!!”

    荣纯、御幸,前园等人随之高声应道。

    “列队!!!”

    那主审裁判高亢的喊声。

    “上啊!!!”

    “哦哦哦哦哦哦!

    “敬礼!”

    “请多指教!!!”

    激烈的口号声。

    那洋溢着少年们的青春气息。

    秋季大赛东京都大赛,半决赛,第一场,青道高中对阵成孔高中,万众瞩目之下,大战,一触即发。

    “状态如何,今天?”

    投手丘之上,御幸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看向神色肃穆的降谷晓,轻声问道。

    “嗯,一般。”

    降谷晓很是淡定的点了点头。

    “感觉很不爽对吧。”

    突然间,御幸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让降谷晓瞳孔里掠过了一抹愕然的神色来。

    “那球场上散发出来对你先发的惊讶,不满,不信任,让你很不愉快对吧。”

    御幸那幽幽的眼神,仿佛是可以看穿降谷的内心一般,那说出来的话语,让降谷晓下意识之间,右手用力的抓了抓。

    “没有泽村的实力,没有泽村的名气,上一次的先发里还出了那么大的篓子,最后还是泽村替你收的尾,也是难怪这么多人都不看好你呢,要知道那可是将真木的曲球直接轰出了三连发,秋季大赛单场平均得分超过十分的超重量级打线呢。”

    御幸似乎没有注意到降谷晓那略微有些阴沉下来的神色,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但是在下一秒,话锋陡然一转。

    “但是啊,如果让这些质疑你的人全部闭嘴,对你的投球展现出更加惊讶的神色来,想必会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吧。”

    御幸的嘴角微微一扬,那瞳孔里闪烁出来的某种光泽,让降谷晓双眼蓦然一瞪,那恍若实质一般奔腾起来的气势。

    让他们闭嘴!

    用自己的投球来让他们惊讶!!!

    没错,自己曾经在这个战场上倒下了,那么,自己就要靠着自己重新站起来。

    用自己的投球!!

    “降谷,用你的投球,来征服这个球场上的所有人吧!”

    御幸右手轻轻锤了锤降谷晓的胸口,神色沉着的说道。

    “是,我明白的,御幸前辈。”

    降谷晓那神色炯炯的模样,那双眸之中跳动出了一抹蓝色的火焰。

    少年激昂斗志起。

    唯有顶点不相让。

    豪腕投手。

    降谷晓,参上!

    远在那左外野的草坪之上。

    荣纯遥望着那投手丘上的两道人影,那隐约之间散发出来的某种气息和氛围,让荣纯眉头一皱,旋即松缓开来。

    投手的斗志。

    亦或者说是王牌的意志么?

    荣纯低声呢喃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荣纯那望向降谷晓身影的视线里闪烁出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而来。

    或许,今天的降谷可以给我们带来惊喜也说不准啊。

    “上啊,降谷,拿下先头打者啊。”

    “一个,一个解决啊,降谷君。”

    “你绝对可以的啊,降谷,让他们看看你的毅力吧。”

    “有我们在身后呢,大胆的进攻吧,降谷!”

    “第一局上半,成孔高中的攻击,一棒,捕手,枡君。”

    迷你哲队踏着稳健的步伐,踱步而来。

    那沉稳的神色,坚定的脚步。

    作为队伍核心的选手。

    枡伸一郎的存在对于成孔高中来说,无疑是最为重要的一环了。

    “最重要也是意味着,只要拿下这个打者,首局的主动权,我们就可以掌握在手中了,降谷,不要大意啊,拿出全力来,击溃这个打者。”

    御幸在本垒处蹲捕下来,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来。

    投手丘上,降谷晓神色凛然的点了点头,那微躬的身躯都是瞬间紧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