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成孔战之矛盾之间
    “第一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上啊,青道的猎豹。”

    “靠你了啊,猎豹,来一支上垒吧。”

    “仓持,进攻啊。”

    “直接上垒吧。”

    “让对方悄悄你的速度啊,仓持。”

    高呼的声援声,熟悉的玩世不恭的笑容,仓持拎着自己的球棒,带着一抹坏坏的笑容踏上了打击区。

    仓持带着轻松的笑容。

    可成孔一方就不轻松了,全部都是如临大敌的神色,应该说,基本上遇到青道高中的这些队伍,都对仓持这位青道一棒充满了忌惮。

    这个家伙的脚程实在是太快了。

    那种放到其他打者那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要被封杀的内野滚地球。

    这货,都能够硬生生的跑出一个内野安打来。

    这样的脚程上垒方式,成孔高中想不忌惮都不行了。

    也是在仓持刚刚踏足打击区时候,内野手们的位置都是纷纷前移了,就连外野手们的守备位置都是前移。

    “这是要彻底封锁内野安打啊。”

    在板凳席里的荣纯眼睛一眯,轻声呢喃道,荣纯还真没有想到成孔高中居然敢在首局就采取这么胆大的守备方式啊。

    不,不对。

    或许应该说正因为是首局,才用这样的冒险举动么?

    荣纯的眼眸微微一动,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而同时,在本垒处的枡伸一郎同样露出了肃穆的神色来。

    如果穿过去了,那么他们成孔就认命了,反之,就是一定要下这个打者来。

    他们很清楚,想要制止青道得分,首先不让仓持上垒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了。

    龙平,第一球要很慎重啊。

    枡伸一郎在本垒处手指轻轻一动。

    投手丘上,王牌的小岛龙平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playball!!”

    主审裁判一声令下。

    打击区上。

    仓持立刻神色一凛,那紧绷起来的身躯,瞳孔深处里掠过的一抹寒光,紧紧的盯着那投手丘上的小岛龙平。

    居然敢小瞧我的打击能力。

    球路稍微好一点,看本大爷不给你轰出去。

    仓持紧握着球棒,那脸上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神色而来。

    第一球。

    “咻!”

    踏动的厚实步伐。

    那沉重的身躯蓦然前驱的那一刻,小岛龙平用力甩动的手臂。

    一道亮光在这里飞驰而出。

    一股厚重质感扑面而来。

    闪烁的白光,比邻本垒之时。

    打击区上。

    仓持的瞳孔里闪烁出了一抹寒光。

    “唰”

    拉开的身形,侧身扭动的球棒,在那一瞬间用力甩动起来。

    “乓”

    威逼而来的小球。

    在下一秒和球棒相撞之际。

    那轰鸣的余韵。

    让仓持眉毛微微一扬。

    不是因为震动而惊讶,而是因为这球威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有质感。

    喜色添上眉毛。

    仓持气沉丹田,下半身全力稳固住,借由身躯扭转的力量,猛然球棒向下压低,轻喝一声,那耀动的金属球棒残影。

    尖锐的刺耳声炸响在天际时刻。

    “嗖”

    那被仓持用力甩出的球光。

    闪烁在天际的白线。

    顿时让本垒处的枡伸一郎脸色一变。

    投手丘上,小岛龙平那圆鼓鼓的大脸更是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神色而来。

    “中坚手!!”

    光有球速,没有球威,尾劲都没有出来的直球。

    仓持打击起来完全没有压力。

    这一球迅速飞跃了内野的上空。

    小岛龙平这一堪称是烂球的直球,让原本选择冒险守备举动的成孔高中在这里承担了不必要的风险,之前的选择和付出完全成为了泡影。

    “啪嗒!”

    仓持的长打能力根本不强,这一球也并没有飞的太远。

    而是落在了外野的中间地带。

    原本是由可能成为接杀的一球,却由于外野手们的趋前守备,导致了仓持的这一球成孔高中的选手们根本就无法接到。

    在小球落下的同时。

    仓持那如飞一般的身影便是赫然冲过了一垒的垒包。

    让成孔高中的内野手们瞬间毛骨悚然。

    卧槽,这也太快了吧!?

    “赶紧的,内野!”

    如果速度不快一点的话,这个家伙指不定都可以直冲三垒了啊。

    也是正应了那一句话。

    如果让仓持上垒,真的对于成孔高中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了。

    成孔高中的中坚手在将将捡起小球时候,仓持便是已然逼近来到了二垒垒包了,那还满满的想要冲三垒的态势。

    中坚手反手之间,迅速将小球甩向了内野。

    “啪”

    游击手接到小球的场景瞬间映入到了仓持的眼帘之中。

    仓持便是果断的停在了二垒垒包上了。

    再前进一步,就可能是被要触杀了,还是见好就收算了。

    纵使是如此。

    仓持那停留在二垒垒包上摆出胜利姿势的模样,还是让成孔高中的这一群人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样子了。

    “哦哦哦哦,精彩的跑垒,青道高中神速跑者,凭借仅仅一支刚刚越过内野的安打,成功踏上了二垒的垒包,首局,青道高中便是迎来了最佳的得分机会!!!”

    高亢的主持人解说声响起。

    全场观众更是爆发出了阵阵欢呼声来。

    在看台之上的轰监督更是感到有些牙疼,这个青道一棒啊,是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能极度灿烂的家伙,绝对,绝对不能给这个家伙这样的机会啊。

    就连不远处的国友监督也是眉头一蹙,脑海也想起了夏季大赛的场景了。

    龙平,首球你太用力了,肩膀放轻松一点,你这样的话,反而不好控球啊。

    本垒处,枡伸一郎神色肃穆的看着小岛龙平。

    小岛龙平也是紧咬着嘴唇,神色发狠的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小岛龙平总感觉自己有一种使不上劲的感觉来。

    “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春市,等一下不要犹豫,成孔的那个投手,今天看起来初盘状态不太好,球威和尾劲都没有出来,只是光有球速而已,根本不足为惧,瞄准首球就出手吧。”

    临上场之际,刚刚走上打击区的荣纯叫住了春市,低声对着春市如此说道。

    春市脑海里不由闪过了刚刚仓持前辈敲出的那一球,瞳孔深处掠过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而来,也是明悟的点了点头。

    “恩,我知道的,荣纯君。”

    春市神色坚毅的点了点头,轻声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