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稻实战之意料的艰难性
    “锐利的一击,四棒王牌成宫君成功的捕捉到了泽村君的外角直球,一击拉打到了中右外野方向,完美的一击,二垒跑者轻松返回本垒得分,第一局上半,稻城实业高中轻松先驰得点!!!”

    “哈哈,漂亮的打击,鸣。”

    “王牌大人,四棒君,太可靠了啊。”

    “精准的一击啊,鸣。”

    “成宫君。”

    “加油啊,稻实!”

    “继续,继续,继续啊,矢部。”

    精准的一击,成宫鸣那踏足二垒垒包的身影,高举的左手,让稻城实业板凳席和看台上顿时爆发出了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来。

    本次大赛里仅在首轮帝东战丢掉一分的泽村荣纯。

    在决赛的舞台上,在首局便是丢掉了一分。

    这足以让稻城实业一方欢呼雀跃起来了。

    投手丘上,荣纯平复了一下自己起伏的胸腔,他很清楚,自己刚刚的那一球又出现问题了,控球的不稳定,导致球路的上浮。

    角度也有些偏差。

    否则的话,成宫鸣应该是碰不到那一球才是。

    本垒处,御幸在这个时候也是眉头微微皱起来了。

    在他的印象当中,荣纯还从来没有连续出过这样的问题的。

    “暂停。”

    直觉在告诉着御幸,在这个时候必须喊暂停了。

    当下御幸也是毫不犹豫的喊了暂停。

    小步跑上了投手丘方向而去了。

    “真是精准的一击啊,那样的外角球路,成宫君居然都如此完整的捕捉到了。”

    “不愧是被国友监督寄予厚望的选手啊,投打双能。”

    “不,刚刚那一球是泽村君投的有些简单了吧?”

    “嗯,我刚刚也觉得,那个球路有些偏高了。”

    “嘛,就算是偏高了,但是成宫君能够不差分毫的捕捉到,也是很厉害啊。”

    “先驰得点,这对青道高中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泽村君的状态有点让人担心啊。”

    “接下来还是二垒有人局面,就看泽村,御幸能不能在这里阻止稻实后续的进攻了啊。”

    看台之上,那数万观众也是在这个时候议论纷纷起来。

    对于这首局的失分。

    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自己不同的看法,但是唯一相同的地方便是在于,他们都很清楚,青道已经被稻实抢占先机了。

    “泽村,刚刚那一球有点太僵硬了啊。”

    球场中央,投手丘上。

    御幸带着一脸肃穆的表情对着荣纯如此说道。

    “这可不是你会犯的失误啊。”

    “啊,我知道的御幸前辈,刚才稍微有些太用力了。”

    荣纯轻轻点了点头,尽可能的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如此说道,他可不希望才首局就被其他人看出自己的问题来。

    虽然说怀疑肯定是会有。

    但是只要自己能够保持一个还不错的状态,并且尽可能淡化这样的感觉。

    那么,其他人至多也就是怀疑了。

    果然,在荣纯那正常平稳的语气之下,御幸纵使内心里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但是也只是停留在想这个层次上。

    毕竟就总体来说,荣纯的表现还算正常。

    御幸怎么想也不会联想到昨天的那个一垒碰撞事情上去。

    要知道,那个时候。

    荣纯的表现可是相当泰然自若,一丁点问题都没有显现出来。

    “才只是首局,不需要太发飙哦,王牌大人,慢一点来吧。”

    御幸轻笑着说道,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而来。

    荣纯伸出右手球套触碰了一下。

    “啊,我知道的,御幸前辈。”

    “五棒,三垒手,矢部君。”

    御幸的这个暂停必须说真的是恰到好处。

    让荣纯有了一定的缓冲时间来适应刚刚二缝线球的影响以及刚刚那一球外角低位直球有些控球失控的影响。

    让荣纯更加明确了自己目前的状态。

    随后进一步进行调整自己的状态和投球姿势。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三出局,攻守交换。”

    仿佛是重新找回状态的荣纯,外角球的缓和,内角球的犀利,外加多变的变化球,五棒矢部就无法找到什么突破口了。

    三球直球追逼之后。

    第四球的五缝线直球。

    在荣纯细微调整下,纵使变化和球威都没有全胜时期那样,也是让矢部出棒挥空,轻松拿下了矢部的三振出局数,结束掉了稻城实业这一局的攻击了。

    “最后选择的外角的变化球(在解说台角度看来就是外角变化)拿下了五棒的三振出局数来,王牌泽村君纵使在首局被拿到了一分,却没有允许稻实进一步的进攻,果断拿下五棒出局数,终结掉了稻实这一局的攻击!!!”

    “好球,泽村君。”

    “一分而已,别在意,别在意啊。”

    “荣纯君,加油啊。”

    “就是这样啊,泽村君,接下来就不要给他们机会了啊。”

    “好球,王牌大人。”

    “保持这样的状态吧,泽村!”

    顺利的拿下五棒。

    投手丘上的荣纯在内心里悄然松了一口气。

    幸好问题没有延伸下去。

    这个开局比自己一开始想象的要艰难许多。

    接下来的话,自己必须要格外注意才可以啊。

    荣纯左手轻轻一捏后松开,在内心里暗暗的想着。

    青道高中一方板凳席里和看台上的众人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

    倒不是说荣纯就不能失分,只是开局这样的一个表现,在夏季大赛以来,不,应该说纵观整个夏季大赛到现在为止,都是没有这样的表现的。

    幸好,只是一个小小意外罢了。

    后续的三振五棒,还是让青道高中众人觉得可能是偶尔时间段的状态状态不佳罢了。

    毕竟不管是哪个投手都不能每一次每一球都是一点意外都不出的。

    只要能够在大部分时候保持一个正常水准就是可以的了。

    荣纯在后续的表现里也是让这些应援者们松了一口气了。

    三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里。

    “如何?”

    在荣纯和御幸等人回到板凳席后。

    片冈监督目光淡淡的停留在了御幸和荣纯身上。

    荣纯扶了扶自己的帽檐,脸上带着一抹轻松写意的笑容,轻笑着说道:“稍微有些没有掌控好力度,有些用力过度而已,没有什么问题。”

    “嗯,那就行,只是首局,一分不需要太在意,最重要的后续。”

    片冈监督微微颔首,目光淡淡的说道。

    “是”

    荣纯神色肃穆的点了点头。

    片冈监督并没有察觉到多大的异样。

    但是在片冈监督身后的落合博光则就是在这个时候,捻着自己的小胡须,微眯起来的双眼闪过了一缕狐疑和思虑的神色而来。

    仅仅只是这个首局的投球。

    老辣的落合教练,便是稍微察觉出了荣纯的那一丝异样了。

    只是由于距离的缘故。

    落合博光并不能真正的确定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