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稻实战之冒险的举动
    但是御幸所不知道的是。

    此时此刻,在投手丘上,看似神色正常的荣纯,其实那隐藏在身后的左手正在轻微的抖动着,那脸色也是略微变得有些苍白了一丝。

    “果然,这样的力道释放,对目前手臂的负担有些太大了啊。”

    刚才的那一球,为了寻求折射的角度和以及变化的速度。

    荣纯几乎就是全力挥臂释放了。

    但是,结果便是,那手臂的刺痛和麻痹,让荣纯还是有些难以忍耐了。

    如果这样的投球,再来几次的话。

    荣纯自付,全力的投球,至多就是四五球了,一旦超出这个数量,加大手臂负荷,导致伤势加重的话。

    荣纯都无法想象接下来的局面会是什么样的了。

    控制,压制,抑制,接下来每一球都必须要投的更加慎重起来了啊。

    荣纯微微扶了扶自己的帽檐,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里默默的想着。

    第二球,外角低位球。

    在比一般内角球更加犀利的卡特球出手后,御幸果断的要求了第二球的外角球路,充分利用起那宽阔的好球带。

    “咻”

    锐利的光华飞驰时刻。

    打击区上。

    卡尔罗斯眼睛一眯,望着那亮烁而来的球光。

    脚步不由一顿。

    “啪”

    那无法挥动的球棒。

    眼睁睁看着那小球落入到御幸球套当中。

    “好球!!”

    好远。

    在那样剧烈的卡特球之后的外角低位球,在这个时候从肉眼观察角度来说,就显得极其遥远了,让卡尔罗斯根本就有一种无法挥棒的空洞感。

    从外表看起来状态似乎完全恢复过来的荣纯。

    在这一局里的表现看起来显得十分游刃有余一般。

    “嗖”

    两球追逼卡尔罗斯。

    一如既往的强攻战术。

    第三球的正中央加速直球强行出手。

    “轰”

    “唰”

    球光耀动之际,打击区上,卡尔罗斯脚步猛然踏出,那舞动起来的球棒。

    “乓”

    挥棒过迟的结果。

    那便是球棒完全偏离了球心。

    那掌心上的震动感,那传递而来的小球尾劲和球威的余韵。

    让卡尔罗斯眉头不由一皱。

    “嗖”

    冲天而起的白光,朝着三垒方向闪烁而去。

    三垒手,通笠昭二轻轻移动几步。

    “啪”

    将来球稳稳囊入到球套当中。

    “出局”

    挥棒三次即出局。

    强势的投球。

    荣纯在这第三局上半,迅速拿到了两个出局数而来。

    “这就是这个投手完整姿态吗?还真是和夏季比起来,可怕了许多啊。”

    卡尔罗斯眉头微微一拧,深深看了荣纯一眼,便是踏步走下打击区了,如果让卡尔罗斯知道。刚才那一个打席,除了第一球卡特球荣纯是全力以赴,剩下两球基本都是七成实力左右发挥的话,恐怕就会更加的动容和震惊了吧。

    “二棒,游击手,白河君。”

    拿下了卡尔罗斯,场面局势就有利于青道高中一方了。

    御幸则也是完全放下心来了。

    在他看来,今天的荣纯状态一如既往的好。

    不论是直球的球威,球速,尾劲,还是变化球的变化掌握时机,变化剧烈程度,都是如常的安定。

    这样的话,首局的失分影响就可以压低到最低程度了。

    这是目前御幸的想法。

    也是一个看起来很正常,但却是十分危险的想法。

    “嗖”

    “啪”

    “好球,打者出局,三出局,攻守交换!!!”

    “完美的投球,在这一局里,王牌泽村荣纯完全找回了状态,面对稻实上位打线,毫不相让的投球,顺利拿下了三棒山冈陆,徒留下一个一垒残垒,三出局,稻实无法推进垒包!!”

    “投的漂亮啊,泽村君。”

    “比赛现在才开始啊,一分而已,加油啊,青道。”

    “不要紧,不要紧,我们是领先的,你们绝对可以胜利的,稻实!!”

    “成宫君,上啊。”

    “泽村君,拿下他们所有人吧。”

    “青道,青道,青道。”

    “东京王子!!”

    “玉之王牌。”

    “王者。”

    “霸主!!!”

    “fight!!!!”

    持续在激烈氛围之下声嘶力竭呐喊的观众席,还有双方板凳席,比赛在两队王牌都都呈现出精彩投球的时刻变得愈发胶着起来。

    在场的这些观众,肾上腺素也都全部激增了。

    “呼。。。。”

    最后一球的变速球拿下山冈陆后。

    荣纯在投手丘上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迹,便也是踱步走下投手丘返回板凳席而去了。

    刚刚的投球里还是稍微有些漏洞和问题。

    面对白河的打击,稍显焦急了一丝,被白河抓住了变速球的空隙,拿到了一支内野安打来。

    否则的话,打席也不至于轮到山冈那里。

    不过,就这样一个打顺的停顿,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最起码,可以在垒上无人情况,和成宫鸣对决了。

    荣纯小跑的身影,余光不经意瞟了一眼身后一垒方向板凳席里那一道黄色的身影,不由在内心里默默的想着。

    “嚯嚯,泽村前辈找回状态了呢,这样的话,这一场比赛胜负才是真正开始啊,你说呢,光舟?”

    濑户拓马笑着对着一旁抱手冷漠站立的奥村光舟如此说道。

    “嗯,现在就看青道打线什么时候能够威胁到成宫前辈了。”

    奥村光舟轻轻颔首,语气淡淡说道。

    但是,为什么呢,总觉得,今天的泽村前辈,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奥村光舟眼睛微微一眯,望着那在板凳席里如常的身影,在内心里默默的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第三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七棒,中坚手,东条君。”

    泽村君,御幸前辈,小凑他们都被轻易的压制了。

    从旁观来看。

    成宫前辈的投球真的是很可怕啊。

    可怕到,哪怕是捕手无法真正发挥他的实力,都不是一般的打者可以应对的。

    但是啊,就算是如此,我也不会轻易让步的啊!!!

    东条秀明带着一抹狰狞的神色,紧紧的靠着那本垒站位。

    压上一定的风险。

    上垒。

    绝对要上垒。

    放弃了自己投手的身份,也要站立在球场上的这份觉悟。

    东条秀明比任何人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绝对,绝对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而来。

    决然的瞳孔。

    和冷然的视线对上时刻。

    互飚出来的豪迈气势。

    唯有胜利,是任何人都不会让步半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