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稻实战之战斗的本能
    矢部的出局。

    便是象征着荣纯和御幸投捕彻底掌控了球场局了。

    接下来的六棒小捕手,多田野树也是翻不起丝毫的浪花而来了,哪怕是紧紧咬住了荣纯的直球,可在荣纯目前的变化球掌握熟练度面前。

    纵使只是八成力量发挥的变化球。

    也不是小捕手可以在一两次打席就捕捉到的球路轨迹的。

    “嗖”

    “乓。”

    “咻”

    “啪”

    “出局!”

    连续的界外球球数追逼后,外角的变化球,多田勉强挑飞,却被右外野手的白州精准接杀,拿下了出局数而来。

    稻城实业高中在这一局里。

    便是宣告无功而返了。

    “三出局,攻守交换。”

    “好球,泽村。”

    “干的漂亮啊,魂淡家伙。”

    “就是要这个节奏啊。”

    “王牌大人,接下来就全部交给你了啊。”

    “上啊,青道高中。”

    看台之上,板凳席里,青道高中一方的应援声顿时震天动地的响彻在球场之上。

    哲队,克里斯前辈等人都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只要作为王牌的荣纯能够镇得住场子,这一场决赛就问题不大的。

    “看起来泽村那个魂淡状态调整的很不错嘛。”伊佐敷纯露出了一抹粗狂的笑意说道。

    “啊,这样的话,稻实也无法轻易安打得分了呢。”克里斯前辈带着一抹轻笑的神色说道。

    “呵呵,还是要看御幸的配球引导呢。”恶魔前辈小凑亮介小秘密的搭着手说道。

    “接下来就是打线的问题,怎么样才能从现在的成宫鸣手中拿到得分来,这才是这一场比赛胜负的关键所在。”哲队抱手神色肃穆的说道。

    “是啊”

    一旁的丹波,宫内,坂井,楠木等人都是露出了一抹认可的神色而来点了点头。

    在他们的视角看来,的确就是只有这么一个关键问题了。

    但是,他们这些人,不,应该说在场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不知道的是。

    其实。

    荣纯左臂的问题,才是本场比赛,青道胜负的最大问题所在。

    板凳席里。

    荣纯哪怕是在谈笑风生。

    但是却瞒不过春市和仓持这两个的知情人。

    尤其是这两个家伙的守备位置还在投手丘的后方,洞察能力极其优秀的这两个家伙,完全都可以看到荣纯在投完二缝线球时候那在微微颤抖的左臂。

    大概率都可以猜测的出来,可能就是全力投球后的一种后遗症了。

    这让板凳席里,这两个人的氛围看起来是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的样子。

    可在内心里却全部都是填满了某种阴霾情绪了。

    尤其是春市,那紧握起来的双手,还有那瞳孔里闪烁而拭的一抹寒光,更是将春市此刻内心里那一抹决绝心态展露无疑了。

    当然。

    此时此刻的现在。

    知道这个具体情况的依旧只是荣纯,仓持,春市三人罢了。

    在外界众人的视角看来,荣纯的状态一局比一局好,气势一局比一局更甚,反而是稻城实业一方是需要开始郑重对待的时候。

    在对面看台上的稻城实业三年级选手们。

    也都是纷纷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来。

    荣纯状态的完美调整,也是让他们明白了接下来将都会是一场硬仗了,身为前队长,四棒,成宫鸣最佳搭档的前正捕手,原田雅功瞳孔里更是闪烁出了一抹别样的亮泽来。

    “鸣,要小心啊。”

    “第四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来了,来了,青道的第二轮上位打线开始的这一局,这才是本场比赛最为瞩目的一局了啊,到底稻城实业能够真正掌握开局以来的优势,就要看这一局了。

    “短打?”

    陡一上场,仓持便是很如常的摆出了短打的态势来。

    仿佛就是在宣称着安全触击的预告一样。

    让本垒处的多田野树眉头微微一蹙。

    “喂喂喂,一开始就是要这么直接么?”

    “哈哈,这才是青道的这个一棒的风格吧?”

    “这是要在对成宫鸣说,用他的脚程来取胜的意思么?”

    “真的是很简单粗暴的方式啊。”

    “不不不,也有很大可能是诱饵吧,是吧?是吧?”

    “这就说不好咯,这就要看青道和稻城这双方是怎么选择的,关键也还是要看成宫鸣和那歌捕手会做出什么样的临场判断来啊。”

    投手丘上,在看到仓持动作时刻,成宫鸣扶了扶自己帽檐,那微微扬起的头颅,从瞳孔里绽放出来的一缕冷芒。

    仿佛就是在述说着,这种小手段完全没有作用一般。

    有本事,你就真的触击给我看看啊!!!

    “playball”

    在主审裁判的一声令下。

    投手丘上,成宫鸣嘴角浮现了一抹狰狞的神色。

    “轰”

    豁然踏动的脚步,那用力甩动起来的手臂。

    “嗖”

    那一点寒光从成宫鸣的之间甩射而出,锐利的光华朝着那本垒的方向疾驰而去。

    “唰”

    光芒逼近时刻。

    仓持脚步猛然拉开。

    鼓足的全身力气,那用力甩动起来的金属球棒。

    球影重重。

    本垒地带的零点交锋。

    小球和球棒在那咫尺距离之间。

    擦身而过。

    “啪”

    “好球!!!”

    岂可修,挥棒慢了一点么?

    仓持目光微微一闪,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摆好了态势来。

    第二球,外角的滑球。

    本垒处,多田野树手指在底下轻轻一动,比划出了一个暗号来。

    成宫鸣轻轻颔首。

    “嗖”

    再一次抬起的手臂。

    那扬动而起的球影。

    白光闪烁时刻,那亮光疾驰而来。

    “唰”

    “乓”

    舞动的球棒。

    在那一刻,球锋和小球提前相撞。

    居然是滑球?

    在这里!!!

    仓持牙关一紧,不得已之下,脚步迅速往外踏出一步。

    “嗖”

    用力的舞动之下。

    硬生生将这一球甩射而出。

    “砰”

    “界外!!!”

    好险,好险,差一点这一球就是要被接住了啊。

    仓持瞟了一眼那不远处将将碰到球的稻城三垒手,心有余悸的想着。

    下一球,投到这里来。

    “嗖”

    “啪”

    “坏球!”

    “嗖”

    “乓”

    “砰”

    “界外”

    “咻”

    “乓”

    “。。。。。。”

    每一球的精准控制,那强力的投球。

    让仓持有一种难以招架的感觉。

    但是对于仓持来说,这就是他必须要死死咬住的时候啊。

    每一球的打击。

    仓持都是倾尽全力要跟着。

    “很快的反应啊,魂淡家伙。”

    “彼此彼此,我可不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啊,白痴!!!”

    冷然的视线,凶厉的瞳孔。

    不管是傲然的王牌,还是凶猛的猎豹。

    都是不会在这里轻易放弃的存在。

    “嗖!”

    那闪烁在天际的白光。

    无比凌厉的气息。

    这是属于王牌的投球!!

    唯有在这里,王子殿下,永远都是居高临下俯视众生!!!

    仓持的瞳孔里映衬着那来临的白光。

    仓持咬紧的牙关,脑海深处里浮现了那在投手丘上笔挺的淡金色身影,那一抹倔强的表情,看似爽朗笑容下的强大内心。

    非常值得信赖的后辈。

    我们引以为豪的王牌。

    怎么能够在这里被你击败,怎么能够一直都是依赖着后辈啊!!!

    “我可是有必须要敲出去的理由啊,在这里,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王牌大人,可是勇猛无比的在战斗着啊!!!”

    “唰”

    “乓!!!!”

    激烈的碰撞声。

    那无比美妙的悦动音符。

    “嗖”

    冲天而起的白光。

    那飞向的天际。

    是彼此双方的信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