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稻实战之所谓的队友(第三更)
    “乓”

    凶猛的球锋。

    撞击起来的球影。

    “嗖”

    巨响之后的耀动长空。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倏然扭头,目光紧紧盯着那笔直飞向了天际的白光。

    仓持也是迅速的丢掉了球棒,带着凶厉的气息,朝着一垒垒包的方向狂奔起来,上垒,上垒,绝对要上垒。

    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使命啊!!!!

    风驰电掣的身影。

    仓持在这一刻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那在进垒线上狂奔起来的猎豹。

    和那闪烁在外野上空的球影。

    “哒哒哒哒哒”

    仓持快,球影快,但是,稻城实业的守备同样也不慢。

    中坚手,稻城实业最强的守备野手。

    卡尔罗斯。

    精准的快速踏步掠动,紧跟着小球的身影。

    “嗖”

    坠下的球光。

    飞身接扑的动作。

    “啪”

    伸出的右手球套稳稳的将来球纳入到了球套当中。

    “出局!!!”

    高亢的裁定声起。

    仓持扶着帽檐,无力的垂下头来了。

    “可恶,可恶,可恶!!!!”

    “可惜,只差一点点,一棒,仓持的超远打击,被中坚手卡尔罗斯的精彩守备给阻止了,外野接杀出局!!!!”

    “干的漂亮啊,卡尔罗斯。”

    “哈哈,神谷君,就知道你做得到啊。”

    “上啊,神谷。”

    “厉害啊,卡尔罗斯,就是要这个节奏,这个感觉啊。”

    “一出局,一出局,一出局。”

    在仓持轰出,跑垒,到卡尔罗斯接杀这一球也就是短短几秒的事情,稻城实业板凳席和看台上众人的心情就和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了。

    “真不愧是卡尔罗斯啊。”

    “毕竟是稻城实业守备的核心人物啊,不过青道这一击真的可惜了呢。”

    “我都以为妥妥的上二垒了,或许还能上三垒呢。”

    “仓持的上垒与否,对于青道来说,意义完全不同啊。”

    “是啊,仓持要是能上垒,青道得分率就会高很多了,不能上垒,得分难度就高很多了。”

    看台上的观众们也都是议论纷纷起来。

    对于刚才仓持的那一击。

    大多数人都是抱有了遗憾的心态了。

    “别在意,仓持前辈,下一次绝对可以轰出去的。”

    回到板凳席里,荣纯笑着对着仓持如此说道。

    “啊,下一次,下一次绝对会轰出去的。”

    仓持脚步微微一顿,微妙的沉默了一两秒后沉声说道。

    荣纯深深的看了仓持一眼。

    “嗯,我一直相信着仓持前辈呢。”

    “二棒,右外野手,白州君。”

    “上啊,白州前辈,拿下一支来啊。”

    “白州,这里就交给你了啊。”

    “冲啊,白州前辈。”

    “加油!!!”

    “青道,青道,青道。”

    健实而又沉稳的白州健二郎。

    老实说,论打击能力。

    白州无疑是有作为清垒打者的力量的,并且,就气质氛围来说,也是目前队伍里最接近原四棒,哲队的打者。

    可是在面对趋近于完全体的成宫鸣。

    白州的打击就稍显有些无力了。

    “嗖”

    “乓”

    “砰”

    “界外!!!”

    直球的强劲,变化球的多变。

    成宫鸣的投球,比起夏季更加圆润,更加华丽,也是更加的强大起来,那在投手丘上威风凛凛的姿态,让打击区上的白州都是浮现出了沉重的表情而来。

    “嗖”

    “啪”

    “好球,打者出局!!!”

    “绝妙的外角低位直球,打者空挥,三振出局,二出局,王牌成宫再一次紧逼了青道打线!!!!”

    “好球,王牌大人。”

    “成宫君,太帅气了啊。”

    “哈哈,二出局,二出局,二出局。”

    “还有一个,顺利拿下吧,成宫!!”

    成宫鸣的强大姿态,真的是给青道板凳席里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了。

    不管是什么球种,不管是什么球路,都无法狙击到的这种无力感。

    板凳席里的片冈监督和落合博光都是眉头轻蹙了,这样一个状态下的成宫鸣,想要敲出安打真的很难,而且,就算侥幸敲出了一支来,但是想要连续安打的概率就更加低了。

    无法连续安打,就无法得分。

    那么,想要得分,似乎就只能是去选择瞄准本垒打。

    本垒打?

    就连落合博光都在内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想要从这位东京王子殿下的手中拿到一支本垒打来。

    虽然不至于到天方夜谭的地步。

    但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啊。

    “不要特意去瞄准什么球路,尽可能去拉打吧。”

    板凳席里,片冈监督在片刻的思虑之后,也是果断给出了指示了。

    既然短时间内找不到什么突破口。

    那个小捕手也比想象之中的能干。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可能消耗成宫鸣,小捕手在某些细节的处理上还是不够到位的,多投几球或许就可以找到破绽了。

    “嗯。”

    小凑春市轻轻颔首,握紧了手中的球棒,大踏步走上了打击区去了。

    “三棒,二垒手,小凑君。”

    “咦?”

    “诶?”

    在小凑春市踏上打击区的时刻。

    所有人都是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而来,青道一方更是纷纷怔住了。

    看台上,亮介前辈更是眉头一皱。

    “春市,你。。。。。”

    金属球棒,那握在春市手中的金属球棒在这一刻闪耀着如此亮丽的光泽。

    那一抹森冷的气息。

    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了。

    小凑春市,在正赛里,选择了金属球棒。

    其实,在那一次红白战之后,青道高中众人便是都有见过春市在用金属球棒练习的时候,不论是自由打击,还是喂球练习。

    春市的金属球棒也是运用的极其熟练了。

    只不过在半决赛时候,春市依旧使用的是木质球棒,众人也就是认为春市只是适应金属球棒的练习罢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决赛舞台上,第二次的打席。

    青道三棒,二垒手,小凑春市,初次使用木质球棒的正赛。

    “春市。。。”

    打击准备区里,荣纯也是用力握紧了一丝手中的球棒。

    “绝对会上垒,绝对会得分,荣纯君,我们绝对会赢下胜利来的!!!”

    那回荡在耳际的春市那赛前对自己述说的话语。

    是如此铿锵有力,是那样的贯彻心灵最深处。

    让荣纯隐约间明白了,春市恐怕也是察觉到了自己情况的事实了。

    宁可放弃了自己的风格。

    也要使用金属球棒的选择。

    或许是利,或许是弊。

    但,这就是春市自身的觉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