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不讲道理的压制(第三更)
    “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一人出局,二三垒有人,在这个局面之下,青道高中选择用什么进攻方式都不足为奇的情况,这对于郁荣高中来说,真的是一件极其难以抉择的事情了。

    强制取分战术,高飞牺牲球战术,强攻战术,不管是哪一种战术,郁荣高中一方都很难去防守,郁荣高中的最佳方式就是拿下连续两个打者的三振出局数来,这样才能够真正的有效防止丢分。

    最重要的一点是,分差才仅仅只有一分,三比二,尤其是目前来说,还无法看到从泽村荣纯的身上拿分的希望,那么,郁荣高中的压力就极其之大了。

    这样的一分,是属于要力保不能丢的一分。

    内野趋前守备,三垒手,本垒,警惕强制取分。

    板凳席里,夏目监督双眸里闪动过了一缕异样的精光,神色肃穆的给球场上的郁荣高中选手们下达了新的指示,这是要力保一分都不丢的强硬守备态势!!!

    “三垒有人情况下,郁荣高中在这里的选择的是内野趋前守备,这是要力保一分领先优势,阻断青道高中任何得分可能性的态势!!!”

    垒上的跑者适当的动作给予对方动摇,影响他们的判断,另外,是时候对偏低球路出手了,在这一局里彻底分出胜负来吧。

    板凳席里,片冈监督的表情极其肃穆。

    打击区上,仓持轻轻莫摸了摸自己的帽檐,三垒处,荣纯并没有离垒太远,按照对方内野手这个守备位置,想要强制取分的话,难度还是有点太高了,尤其是对方的三垒手如此紧盯着自己,除非仓持前辈可以敲到一个很巧妙的位置上,让对方无法很好的回传本垒,才能够强制取分成功啊。

    不过,就眼下来说,着急的一方反而不是青道高中,而是郁荣高中。

    类似于马拉松比赛里,追击的一方如果能够一直紧贴在领先者的身后仅仅一两个身位的话,带给领先者的压力是无与伦比的,就这一点来说,现在的郁荣高中和青道高中的关系就有点类似了,青道高中固然想要得分来逆转局面。

    可仅仅只是领先一分的郁荣高中也是更加紧迫,更具有压力。

    毕竟差距只有一分,而且青道高中还是处于上位打线了。

    “嘶。。。呼。。。。”

    仓持站上了打击区左侧,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神色定定的看向了投手丘的方向,而这个站位也是让郁荣高中的捕手松下微微一愣,因为他可是知道青道的这个打者可是会左右开弓的,前面都是站在了右打席上,这一次居然站在了左打席上?

    这样的确是距离一垒更近了一点,可不就是将三垒的情况完全暴露在了自己的眼下么?

    难道对方并没有打算要强制取分的念头?

    想要将强攻进行到底?

    “playball!!!”

    主审裁判的一声令下,打断了松下的思绪,在这个时候,想太多意义也是不太大了,在这里拿下打者才是最切实的考虑。

    首球,内角的直球,内角中央的位置上,投到这里来。

    松下手指在底下轻轻一动。

    投手丘上,微躬身躯的木村元同样肃穆的点了点头,在这个丢一分两分都不奇怪的局势中身为王牌的他,想要做到的便是,将在自己最大的力量发挥出来,确保队伍的胜利!!!

    第一球!!

    扬动的手臂,踏步的右腿。

    此刻,三垒处,荣纯稍稍有所动作,打击区上,仓持目光也是一凛。

    “咻”

    跑者有动作了!?

    强制取分么?

    一道亮光飞驰时刻,荣纯和仓持的举动,让松下不由心头一凛。

    “唰”

    舞动的球棒,此刻耀动在天际时刻。

    “啪”

    小球精准避开了球棒,钻入到了球套当中。

    “好球!!!”

    一声裁判的裁定声响起之后,将将离垒才没几步的荣纯便是再一次快速退回了三垒垒包。

    这让刚刚喊出了“跑者起步”的郁荣三垒手也是心头一紧。

    青道高中这是打算做什么?

    一垒侧,郁荣高中板凳席里,夏目监督的表情也是变得肃穆起来。

    “哦哦哦,开始行动了啊。”

    “三垒的动作,来动摇投捕么?话说,反而是站在了左打席上更加动摇投捕了吧。”

    “不,应该是动摇捕手,那个位置,捕手太容易观察到三垒跑者了,再加上刚刚的动作,捕手就算心里很清楚,可身体上还是会无意识的更加去瞩目三垒的跑者的。”

    “青道高中在强攻的同时,还用这种方法来动摇投捕,郁荣高中麻烦有点大了呢。”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青道高中的阳谋,根本就是要让你郁荣高中忌惮跑者,将注意力过度的集中到跑者身上,那么,打者可发挥空间余地就大了很多了。

    偏偏,郁荣高中还就是无法有效的抵御这一手段,这便是进攻一方在将跑者推进到了三垒垒包上的时候,所掌握的比赛主导权。

    “可恶,这样下去的话,只会一直被青道一方牵住鼻子走啊。”

    本垒处,松下内心里闪过一缕危险的情绪。

    木村,跑者交给我来,你专心对付打者吧。

    嗯,我知道的。

    “咻”

    “乓”

    “砰”

    “界外!!”

    又是一道内角的直球,略微浮高的球路,仓持强行出手,界外球。

    “咻”

    “啪”

    “坏球!!!”

    偏低的球路一丁点都不出手么?这群家伙,松下咬了咬牙,果然都还是盯上了木村的偏高球路了啊。

    “咻”

    “乓”

    “砰”

    “界外”

    “咻”

    “啪”

    “坏球”

    真是难缠啊。

    本垒处,投手丘上,郁荣高中一方明显是有些急躁起来了,在这样的一种高压情况之下,青道高中的黏人能力发挥出来,是可以让守备一方承受到更大的压力。

    而往往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人总是会在下意识之间愈发的去忽略某种小概率的事件。

    “咻”

    那一抹亮光闪烁在内野上空,那金属球棒随之晃动之时。

    “乓!!!!”

    一声剧烈的响声随之响起。

    本垒处,松下脸色蓦然大变起来。

    什么!?

    对着外角的偏低球路这么果断的踏步挥棒吗?

    “咻”

    响声之后,在全场那数万观众惊呼的神色之中。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迅速的越过了内野上空,疾驰来到了右外野的位置上,在郁荣高中外野手赶之不及的情况下,落在了右外野的位置之上。

    与此同时,在小球落地时刻,荣纯已然是迅速的从三垒返回了本垒,触垒得分!!!

    青道高中,在第七局上半,追平了比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