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最后的盛宴
    木质球棒的得心应手。

    这个是春市的骄傲所在,不仅是源于儿时的记忆坚持,还是他现在浓缩到棒球之中的一种信念,木质球棒并不是他的一切。

    但是木质球棒绝对是他的最佳代名词。

    “咻”

    “唰”

    亮烁的白光。

    那再一次起舞的身影。

    望着那笔直而来的球影。

    伴随着扭动起来的身躯,那刘海被微风吹佛而起,在刘海之下若隐若现的双瞳瞬间绽放出了一缕精光而来。

    舞动的黑影。

    和那亮烁而来的小球蓦然撞击在一起。

    “哒!!!”

    一声清脆的响声随之响起。

    耀光浮现时刻。

    于此时天际,是如此的美轮美奂。

    “咻”

    小球迅速的越过了内野上空。

    那一抹光华闪烁疾驰。

    跳跃来到了外野地带。

    金属球棒所带来的力量掌控新的感悟。

    重新用回木质球棒后。

    对木质球棒的使用感触就会再上一层楼。

    固然由于木质球棒没有金属球棒的特质。

    春市的这一击并没有飞到外野很深远的位置,但是这个掌心的感触,春市很清楚,自己刚刚正中球心了。

    “中外野!!”

    克里斯前辈的高呼声,并不能改变什么。

    小球没有飞远,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一种好事。

    内野手太靠前,外野手太靠后。

    都无法及时接到这一球。

    “啪嗒”

    绝妙而又精准的一球。

    落在了中外野靠近右外野的边缘中间地带上。

    春市迅速的扔掉了球棒,朝着一垒方向飞驰而去,在伊佐敷前辈狂奔着将将捡起小球之际,踏足了一垒垒包。

    “安全上垒!!!”

    标准的打击姿势。

    纤细的球感掌控。

    那来自于对自身力量进一步的磨合。

    让春市敲出这一极有他个人风格的一击安打来。

    “终于是开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么?”

    在二垒附近的亮介前辈望向自家弟弟的视线里闪烁出了一抹欣慰的表情而来。

    就算是刚刚被轰出安打的丹波前辈。

    也不得不在这个时候承认。

    春市刚刚的一击真的很出色呢。

    完美的利用了自己身材小巧的特点,将劣势转换为优势,弥补木质球棒比起金属球棒匮乏的强力量,用自己的技巧很好的进行卸力。

    瞄准中距离的打击。

    巧妙的选择守备空档位置。

    灵敏,机巧,很有智慧型的打击啊。

    克里斯前辈在本垒处眼眸深处里都是闪过了一缕淡淡的感慨敬佩的神色。

    小凑春市。

    无疑是可以成为有史以来青道最强的二棒了,他的未来成就是可以远超他哥哥,小凑亮介,这一点上,克里斯前辈认为是毋庸置疑的。

    当两个人同样努力的时候。

    有才能的一方,自然可以走的更远,爬的更高。

    所以,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也是不公平的,尤其是这样的竞技世界里。

    垒包上的哲队,刚刚传球的伊佐敷,还有包括那些众多的前辈们,也都是在瞳孔里掠过了一抹淡淡的高兴的神色而来。

    不愿意输给后辈是一回事,看到后辈们能够真正的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不断成长,不断变强,不断的带领队伍前进。

    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是更值得他们这些前辈高兴的事情。

    当然,在口头上,气势上是不会认输的。

    最起码,在这个时候,伊佐敷前辈又是在外野处卖力的吼叫起来了。

    “丹波,进攻啊,进攻啊,最起码,不要在气势上认输啊!!!”

    口是心非,外表凶厉,内心温暖的伊佐敷前辈。

    永远都是可以表现出一副反差萌的形象来呢。

    落合博光和片冈监督也都是在这个时候微微颔首。

    能够充分结合自己的能力。

    发挥自己的优势。

    这就已经是成为一个强打者应该有的必备因素了。

    小凑春市无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佳道路,开始进化当中了。

    “哈哈哈,漂亮的一击啊,春市。”

    “小凑君,nice!!!”

    “就是要这样啊,在这里趁胜追击吧。”

    “泽村君。”

    “王牌大人,拜托你了啊。”

    还真是精湛的一击啊,春市,做的很不错啊,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啊。

    打击准备区里,荣纯缓缓的站了起来。

    眸光回眸时刻。

    对着那从板凳席里走出来的御幸轻轻点了点头。

    御幸的瞳孔里也是闪过了一抹了然的神色来。

    “三棒,投手,泽村君。”

    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接下来全部都是强棒打席。

    现役队伍会在这一局里,展现出什么样水准的进攻来呢?

    在四周围观的观众们也都是纷纷露出了丝丝激动期待的表情而来。

    荣纯陡一上场,便是带给了投手丘上的丹波极大的压力。

    本场比赛里,现役队伍的两分打点。

    就是荣纯亲手打出来的。

    这对于丹波来说,真的是足够刻骨铭心了,而且就那一副淡然的姿态,还有那炯炯目光,丹波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一股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丹波,表情有些僵硬啦,目前还是我们领先,放轻松一点。

    “嗯。”

    本垒处,克里斯前辈做了一个放松的动作。

    投手丘上,丹波前辈便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来。

    看似表情缓和了许多。

    但是此时此刻,丹波前辈的内心里完全还是紧绷起来。

    不管是谁,尤其是丹波前辈,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一场比赛只是一场练习赛这样的事实,在他们的眼中,在他们内心深处了。

    都认为,这已经是一场至关重要的赛事一般了。

    第八局下半,最后的清垒打线的碰撞。

    胜负将在这里决出!!!

    “playball!!”

    片冈监督神色肃穆的躬身站在本垒处,虎目扫视了打击区上的荣纯一眼后,高举右手,那洪亮的嗓门响起时刻。

    球场之上。

    所有人都是瞬间神色凛然起来。

    荣纯更是瞳孔深处里爆发出了一阵精光。

    那一抹精光一闪而逝,却是如此的耀眼。

    让丹波前辈的内心里宛如受到一股重击一般,在内心深处里悄然轰鸣。

    “第一球,内角方向的曲球,丹波,用你最得意的球种来奠定对决的优势吧!”

    克里斯前辈手指在底下轻轻一动,神色平静温和的看向了投手丘上的丹波。

    丹波微躬着身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