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对抗(第三更)
    时机上还是太仓促了一点。

    角度还是没有选好么?

    看到那一球飞窜出了界外,打击区上的亮介前辈眉头不由一皱,在内心里低语了一句,五缝线球,固然以着灵巧变化为主。

    加上还有一定变速球的失速特性。

    让打者难以捕捉挥棒的时机。

    但同样的是,这样的球路,往往在球威和尾劲上是差强人意的,这种球种,球路都是以巧变为主,被亮介前辈抓住轨迹的话,轻易化解那些球威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了,只不过荣纯的五缝线球,在角度上却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抓准的。

    偏离的球心。

    在角度上的选择没有找到最佳。

    那么,亮介前辈就无法真正的敲出一支安打而来。

    饶是如此。

    亮介前辈那迅敏的反应,还有那巧妙的打击技巧,也还是惊出了荣纯一身冷汗而来,在本垒处的御幸都是有些咂舌了。

    能够在初见之下,就拦截住荣纯五缝线球的打者不是没有。

    可是能够做到如同亮介前辈这么举重若轻的打者,还真的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啊。

    这也让荣纯和御幸这对投捕对亮介前辈的警惕之心愈发凝重起来了。

    应该不说,不仅仅是亮介前辈。

    在比赛初盘时候。

    由于很久没有经历正赛缘故,除了伊佐敷前辈,结城前辈很是如鱼得水一般,其他的前辈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僵硬,或者不适应的地方,但是伴随着比赛进程的不断推移,身体火热起来的前辈们,以往比赛的经验便是体现出来了。

    对氛围的适应,对球场的熟悉。

    让前辈们的实力可以彻底的发挥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从第二轮打线开始,这些前辈们愈发难缠,棘手,不好对付起来了。

    所以手感火热起来的前辈们,哪怕是荣纯在投手丘上。

    一旦面临第二轮打线的话。

    问题也是有些大的。

    在这里能够拿下一个出局数就算是一个,将打顺控制风险最低的范畴之内,才是最佳选择。

    “第二球,还是内角球路,偏高的坏球,尽量贴着边缘线来投。”

    考虑到后续的一些风险存在。

    御幸打算在这里选择一些比较大胆的球路,用最强硬的态势拿下小凑亮介的话,后续应对伊佐敷前辈的打席,就可以在气势上先占据主动了。

    “咻”

    高高抬起的左臂。

    那赫然迈动向前的步伐。

    荣纯在看到御幸暗号的瞬间,便是迅速的舞动了自己的手臂。

    略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放球点高度。

    刹那间挥臂。

    一道亮光便是从投手丘上飞窜而出,朝着本垒的方向飞速的疾驰而去。

    明晃晃的白光比邻本垒地带,那一抹极光映入到亮介前辈眼帘,就好似近在眼前一般,亮介前辈却依旧不慌不忙。

    轻轻的一个侧身撇位。

    在无法真正判断这一球好坏时刻。

    亮介前辈还是果断的甩动了手中的球棒。

    正面迎接而上的球棒。

    “唰”

    “乓”

    又是一声巨响轰鸣。

    强劲的内角直球,荣纯在这一球上将自己直球的球威和尾劲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亮介前辈都是眉头轻蹙,眼角有一抹轻轻的抽动。

    用力压制之下。

    亮介前辈才勉强将球锋边缘的小球横扫出去,强力的反弹,让小球迅速的从本垒处倒飞出去,直挺挺的飞向了一垒方向的球光。

    前园一个大幅度的飞身拦截。

    “砰”

    小球确实轻易的穿梭过去,狠狠的砸在了地表之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而来。

    旋即,在一垒方向,便是响起了一垒垒审那高亢的裁定声来。

    “界外”

    后劲极其足的内角高位球。

    要加上角度的缘故。

    在小球弹射出去后。

    打击区上的亮介前辈感受着自己掌心的振动,眼皮都不由挑了挑。

    实在是那一球,让亮介都差点没有握稳球棒了。

    这固然有角度差异。

    让亮介没有很好的一个施力支脚点。

    却也可以充分的说明荣纯的直球球威和尾劲是极其剧烈充足的了。

    “哦哦哦哦,这就两球追逼了啊,御幸和泽村,进攻气势很足啊。”

    “啧啧,果然想要拦下这对投捕,难度相当之高啊。”

    “到目前为止,也就是被结城君轰出一支安打而已。”

    “我倒是觉得,亮介有咬住泽村球路的意思。”

    “恩,我也这么认为。”

    “能够将那个角度的五缝线球轰出去,亮介的反射神经可绝对不是盖的啊。”

    “接下来就看御幸和泽村是选择强攻到底,还是利用那四个坏球数了啊。”

    “是啊。”

    没有多余的球数,没有浪费的试探。

    御幸和荣纯这对黄金搭档自从组成投捕搭档以来,就完全是崇尚于正面对决解决一切对手,没有能够让他们选择避战的存在。

    这既是因为风格的缘故。

    也更加是因为源于对自身实力的一个自信。

    果不其然,在两球追逼了亮介前辈,并且试探出了亮介前辈的底线后,御幸依旧是选择了强攻套路,在亘久之后的现在。

    面对荣纯的第一次打席。

    哪怕是强如亮介前辈,也仅仅就是表面的不露神色罢了。

    在内心深处里,依旧是无法真正的做到坦然对待。

    “咻”

    “啪”

    “坏球”

    “咻”

    “乓”

    “砰”

    “界外!”

    完全就是咬住了内角一般。

    让亮介前辈在场面上被死死的压制住,就如同是被绳索给绑缚住一样,不管亮介前辈如何去挣扎,都无法挣脱开来。

    直球的球威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强烈啊。

    亮介前辈那微眯的眼眸深处也终于闪过了一抹凝重至极的神色而来。

    不仅仅是体现在直球上的压制。

    在变化球的使用上。

    亮介前辈看起来是做到了紧跟其后,可不论是角度,还是时机,毕竟只是第一次打席,亮介前辈都无法真正捕捉到,都是要差那么一点点。

    可是在这样的一个对决里,这样的差距,完全就可以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啊。

    “咻”

    “唰”

    再一次威猛闪烁而来的球光。

    临近本垒地带蓦然侧下滑过下坠的球光。

    完美的二缝线球。

    濒临而来的球影。

    急速舞动的球棒。

    “啪”

    球光精准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避开了那球棒。

    亮介前辈空挥,被拿下了三振出局数来。

    “好球,打者出局!!!”

    第九局上半,面对三年级前辈们的最后强攻。

    荣纯依旧是没有手软,成功拿到了两个出局数,将前辈们逼到了最后境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