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春甲选拔权(第四更)
    青道高中的ob战落幕后。

    青道高中也正式进入到了休赛期了,12月到来年的3月份,这一直都是高野规定的日本高中生的休赛期,在这段时间里,任何赛事都是被禁止的,哪怕是邀请赛,练习赛,全部都不被允许,一旦被发现,是要被处罚的。

    这一段时间。

    基本都是各大高校内部自主训练的时间。

    尤其是注重选手自身的体格增长,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基础训练,由于没有任何大赛夹杂其中,基本上来说,这一段时间的训练,都将会是各大高校的选手们最为艰辛的一段时间了,青道高中自然也是不例外。

    并且,根据以往的惯例。

    在一学期结束后。

    在其他学生都离开学校返家准备过年时候。

    青道高中这里还要举办特殊的冬季合宿集训,就和之前的夏季合宿集训一样,是为期一周的高强度训练,为了就是进一步拓展,或者说提高选手的个人素质能力,基本上是注重于体能,力量方面的训练。

    基本都是要到接近新年之前才能够解放。

    也是在这样一个冬训即将到来的时刻,在东京,某区,某座高大的建筑里,此时此刻,日本高野领导者,以及春甲的主办方,还有一些相关人员都集中在这一座高楼的顶层会议室里,召开关于来年春甲的一些相关事宜。

    “北海道还是巨摩高中。”

    “神奈川地区的优胜也还是横学高中。”

    “然后是大阪地区,桐生是输给了清正社,那么代表大阪地区的就是清正社高中了。”

    “东京地区,获得优胜的是稻城实业。”

    “然后是群马地区是白龙高中。。。。”

    “九州,四国地区,那些县区优胜队伍也分别是。。。。。。。”

    在会议上,基本各地区的负责人,都将该地区对应的秋季大赛优胜队伍的名字给汇报上来,在会议室的前方中央位置上,摆放着一个白板,上面填满了各个地区的名字,在地区之下,就是对应的秋季大赛优胜队伍,也就是代表该地区出战春甲的队伍。

    “以上,便是各大地区选拔出来代表各地区参加春甲的队伍了。”

    一名穿着比较考究的年轻男子神色认真的对着主位上的神色威严的中年男子汇报说道。

    “恩,辛苦了。”

    中年男子轻轻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年轻男子便是微微鞠躬,然后坐了下来。

    “美和子,接下来就是三个二十一世纪杂萃,还有神宫杂萃的代表权,这个已经确定了吧?”中年男子微微扭头,对着另外一旁的一名******的知性女子如此问道。

    “是,二十一世纪杂萃队伍,已经确定是由北海道地区的。。。。。四国地区的。。。,还有九州地区的。。。。”

    美和子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拿起了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资料,神色平和中略带一丝恭谨的回答说道。

    “至于神宫杂萃,获得优胜的队伍是东京地区的稻城实业,所以,神宫杂萃的名额是由东京地区来选拔,根据整个秋季大赛各支队伍的表现,我们综合考虑之后,认为这个名额应该给同属于西东京地区的青道高中。”

    “青道高中?哦,就是获得夏季优胜的那支队伍是吧,恩,我对他很有印象。”

    中年男子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略微露出了一抹笑纹来,轻声说道。

    “是的,正因为青道高中是夏季的优胜队伍,并且在秋季大赛里表现也极其出色,决赛也是和稻城实业旗鼓相当,只是由于王牌受伤提前退场才导致战败,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名额给青道高中是最为合适的。”

    美和子依旧是一抹平和的神色,轻轻说道。

    似乎也是为了印证美和子的话语,坐在美和子旁边的其余工作人员也都是纷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认可。

    “恩,那么神宫杂萃的选拔权就决定给青道高中吧,佐藤,会议结束后,记得安排人去青道高中通知青道高中董事会和他们队伍的总教练。”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扭头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一名身穿蓝色西装的男子如此说道。

    “是!”

    佐藤轻轻的点头应声答道。

    “然后,接下来还有什么议题么?”

    中年男子极其有威严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二十余人,沉声说道。

    在场众人也是在这一刻互相对视了几眼后。

    最终目标定格在一名看起来比较稳重的圆脸男子身上。

    圆脸男子倒是没有丝毫的迟疑,轻咳了一声之后。

    目光转移到了主位的中年男子身上。

    带着一丝恭谨的神色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您来定夺一下。”

    “嗯?什么事情?”

    中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倒也是露出了一抹好奇的神情问道,毕竟来说,这个会议基本上就是确定一下关于出场春甲队伍名单,一般情况下,都是由下面的这些人来考核确认后,汇报给他,基本上,只要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中年男子都是会认可下面推送上来的名单,自从他来到这个岗位后的这七八年都是如此。

    第一次遇到,需要他来定夺的事情。

    这还真的是有些稀奇啊。

    “是这样的,关东地区和东京地区,在春甲的出场权上,还有一个关于战力比拼的名额,按常理来说,今年的东京地区,整体表现比关东地区优秀,夏季时候,青道高中还获得全国优胜,拥有好几支强豪队伍的东京地区,在赛区的整体水准之上,今年是高过关东地区的,在各地区秋季大赛结束后,我们原本也是打算将这个战力名额给予青道高中,不过,后面由于稻城实业高中在神宫大赛里取胜,那么就意味着,东京是必然有两个名额了,根据以往的规定,明年春甲的战力比拼名额自动落到关东地区去,但是,由于今年的东京地区表现的确是要比关东地区好很多,所以就有人提议,这第三个名额也给东京,但是也有部分人表示反对,因为没有这个先例,而且三个名额集中在东京一个地区。。。。。。。”

    圆脸男子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但是主位上的中年男子也大概明白了他后续的意思,轻轻摆了摆手示意那名男子坐下后,中年男子右手食指有节奏的轻轻敲了敲桌面,脸上露出了一抹思虑的神色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