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无厘头的迷糊
    在晚上的会议结束后。

    荣纯便是返回自己宿舍去了,时间也是差不多,荣纯今天晚上并不打算继续训练,原本来说,剩下的时间可能做些伸缩训练之类的比较合适,不过考虑到明天就是集训了,今天晚上荣纯打算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接下来的七天可就是地狱级别了,体验过了夏季合宿的荣纯可是很清楚合宿训练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况且前世在看原著的时候,便是很清楚青道高中的冬季集训是多么高强度的训练了,那简直就是很要命的集训。

    比及荣纯返回宿舍时候,仓持前辈并没有回来,在宿舍里倒是有另外一道人影提前一步出现在荣纯眼帘之中,这道人影不是其他人,正是合宿期间,一同居住在荣纯他们宿舍里的二年级前辈,在二军队伍里司职左外野的选手——荒木前辈。

    荒木前辈原本就是走读生,因为是集训缘故,自然就需要搬到宿舍里来居住了,这些都是提前和校方联系过了,毕竟要提前准备好这些走读生的居住用品之类的。

    和其他二军的选手一样,荒木前辈决定参加冬季集训自然不是单纯的为了参加社团活动什么的,而是真正的瞄准了一军阵容而来的,他的目标就是在这次集训里脱颖而出,秋季大赛里,哪些选手的表现不太好,荒木前辈这些二军的选手可都是看在眼中,之前的ob战也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来年的春甲,可是一个极其之好的机会,他们这些二年级的绝对会把握住这一次机会。

    甲子园,可只有一个啊。

    “哦哦哦,你回来了啊,泽村君,接下来一周,就一起共同生活了呢,就多多指教了啊。”

    在看到荣纯回来的身影,荒木前辈也是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来,笑着对荣纯如此说道,荒木前辈的笑容还是很有感染力的,在青道高中棒球部里似乎就不存在那些真正穷极凶恶的选手,或许性格各异,或许表现形式不同,不过大致来说,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温和的,尤其是对于自家内部的队友来说更是如此。

    竞争虽然会有,可他们并不会因此而破坏之间的友谊。

    “嗯,荒木前辈,哪里,应该是我这么说才对,请您多多指教了。”荣纯立马微微鞠躬轻笑着说道,语气中也是略微带一丝敬意,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一位都是正八经的前辈,稍微尊重一点也是没有毛病的,先不要说天朝就很讲究礼仪问题,就单单说这里是日本,前面已经说过了,很蛮注重上下级,前后辈礼仪问题的。

    就当做是入乡随俗,荣纯也必须是要保证一定的敬意。

    “仓持前辈呢?我刚刚还看见他朝着宿舍走回来了呢?”

    荣纯将手头上的东西放下后,扭了扭头,很是随意的问道。

    “嗯,仓持去洗澡了”荒木前辈依旧是低头收拾着自己床铺,轻声答道。

    “哦哦哦”

    荣纯脸上闪过了一丝恍然的神色轻轻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对了,泽村君,你要延迟回家的事情,已经和家里人联系过了吧?”过了一小会,将将收拾好了自己床铺的荒木前辈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色来,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扭过头看,随口对着荣纯如此说道。

    “那是。。。。。。”

    荒木前辈的话语刚刚落下,荣纯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的表情蓦然僵住了,手头上的动作也是顿时停了下来,似乎,好像,大概,自己应该已经和家里人说需要冬季集训的事情了吧?

    说了吧?

    荣纯在这一刻额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而来。

    尤其是在荣纯拿过自己手机,上面显示了n个未接电话的时候,荣纯瞬间有一种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感觉,那忍不住抽动起来的内心,荣纯在这一刻有一种想要哀嚎的冲动。

    不是吧,自己咋就这么健忘啊,明明前几天还说这两天打电话和家里人联系的,这样好了,完全gg了。

    荣纯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在看到荣纯表情的那一瞬间,荒木前辈表情一怔,旋即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神色来,看表情读意思,荣纯这个神态摆明了就是忘记告诉家里人了,昨天是结业式,基本上的学生都是今天离校返家,如果荣纯没有提前和家里人交待的话。。。

    平常看起来这么靠谱的一个王牌学弟,没有想到在生活中也是会有这样冒冒失失的时候啊。

    还真的是有点小意外呢。

    荒木前辈感觉很有意思,在内心里好笑的摇了摇头。

    “泽村,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立刻打一个电话回去才好啊。。。。”荒木前辈的话语刚刚落下,荣纯的手机便是立刻响了起来了,荣纯颇有点战战兢兢的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翻开机面,那在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让荣纯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爷爷”

    这两个在在这一刻好似是烫金一般的字眼,让荣纯颇有一种想要将手机直接扔掉的冲动,不过那只能是想一想罢了,荣纯咽了一口口水,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超生。

    荣纯深吸了一口气,两眼一闭,就好似是奔赴刑场一般,拇指重重一按,接通了电话。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秒。

    暴风雨!!!

    瞬间袭来!!

    “笨蛋荣纯!!!!没有回来,也不提前打电话,你到底在干什么!?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如果不是有高岛桑的联系方式,我们都要报警了,你知道么?白痴!!!!!”

    电话那头席卷而来的风暴声,是如此的剧烈,自家爷爷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如同阵阵雷霆一样,在荣纯的耳边轰鸣炸响,荣纯都不得不把电话远离一下自己的耳朵了。

    狂风骤雨的训斥。

    在持续了老长一段时间后,方才有那么一点点的间隙时间。

    这个时候,荣纯才能够小小心翼翼的陪着笑,低声说道:“那个,爷爷,抱歉啊,昨天是打算联系家里来着,然后忘了,今天又有一点其他事情。。。所以。。。。”

    荣纯颇有那么一点低声下气的样子,懦懦的解释道,并且这个时候的荣纯内心里还是有那么点胆战心惊的。

    谁让荣纯自己在这个事情上真的是做错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