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残酷的冬训
    投手丘上的山野泽平也在这一刻不经意看到了刘涌那微微叹气的动作,顿时不自觉的捏紧了自己的右手。

    可恶,这个家伙。

    保送!?不,这里绝对不能保送这个家伙!?仅仅还剩最后一个出局数了,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干脆的拿下他!?

    山野泽平紧紧的咬着嘴唇,略微用力的结果,却是将自己的嘴唇咬破,微微渗出的血迹,那刺激着神经末梢的疼痛感,却没有让山野泽平恢复理智,却是让他愈发的疯狂起来。

    证明自己,一定要在这里证明自己,击败眼前的打者,自己才是属于这个队伍真·王牌!

    不对,泽平那个家伙是想要!?

    本垒处的幸平野志顿时脸色大变,板凳席里已经给出了保送的指示了,可是泽平这个家伙,幸平野志顿时内心一咯噔起来,就欲制止山野泽平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清明监督的脸色略微变得难看起来,打击区上的刘涌则是眉毛微微一扬,这个投手!?

    无论外界是怎么看,无论别人是怎么做。

    山野泽平已然抬腿挥臂,那宛如狂怒的态势一般,带着无尽的风潇声,朝着本垒处疾驰而去,打击区上的刘涌在这一刻,内心涌起某种激烈的情绪,就是这样啊,不服输么?

    很好啊,所谓的投手的自尊,就来我来。。。。

    原本身形转动,手腕扭动的刘涌在这一刻想要给那位高傲的王牌狠狠一击的时候,却望着越来越近的球路,所有的动作都僵硬住了。

    那近在咫尺的白色小球,让刘涌的瞳孔瞬间一缩。

    “砰!”

    一声剧烈的响声随之响起,在所有人震惊,甚至青道一方是惊怒的眼神之中,白色小球狠狠的砸向了刘涌的脑袋的帽子之上。

    就如同大钟在耳边猛然敲响一般,刘涌就如同感觉到天旋地转一般的感觉,随后便是钻心的疼痛从脑上传来。

    “扑通”一声,随着球的后劲,刘涌身形一晃,重重的倒在了地表之上。

    “刘君!!”

    “刘!!!”

    在那一刻,谁都没有料到,居然会出现如此的情况,观众席顿时都发出了极其夸张的响动。

    青道板凳席,几乎就是在刘涌倒地的那一刻,片冈监督和落合博光便是神色大变的朝着场上跑去了,御幸则是先一步来到了刘涌的身侧。

    主裁判极其果断的暂时中止了比赛,要求队医前来场上诊断刘涌的伤势。

    “卧槽,不是吧,直接砸到了脑袋么,那一球!?”

    “好像是砸到了头盔上吧?”

    “那样的也很危险的好不好?刘君还倒在了地面之上,不知道伤势重不重啊。”

    在看到刘涌倒地的那一刻,观众席上顿时哗然一片了,一侧的大和田秋子和峰富士夫都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而在投手丘上的山野泽平在这一刻,则是脸色全无,目光呆滞的看着倒在地表之上,痛苦的捂着自己左脑的刘涌,眼神怔怔的看着打击区上的刘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鹤见丘板凳席里,清明监督也快速的来到了本垒处,看了一眼投手丘上那几乎就是丢了魂一般的山野泽平,微不可见摇了摇头。

    刘涌倒在地面之上,完全就有种轰鸣的感觉,眼前一片晃悠的感觉,似乎什么都看不清的样子。

    “刘,”御幸先一步来到了刘涌的身边,可是却不敢轻易的触碰刘涌,谁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刘涌的伤势到底是什么样的。

    “是直接砸到了脑袋么?”片冈监督脸色焦急的站在了一旁,在这个时候,居然最为重要的主力选手受伤了,片冈监督的内心几乎就是快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了。

    青道几乎所有的成员都是跟在一侧,脸上全部都是担忧的神色看着倒在地面之上的刘涌。

    “监督,我没事啊。”刘涌挣扎着想要起来。

    “先躺好,等着队医前来”片冈监督连忙制止了刘涌的动作,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一球就是直奔着脑袋砸去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动作,要是造成伤上伤的话,那就更加糟糕了。

    “真的很抱歉,我们的选手在大赛之间,造成了这样的事情。”清明监督脸上带着歉意对着片冈监督说道。

    “不,这是比赛,任何事情都会发生,不过,还请理解,等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比赛再继续吧。”片冈监督摇了摇头说道,哪怕是内心有所动怒,片冈监督终究还是一个理智的人的。

    “当然,这是应该的事情的。”清明尚须点了点头应声道。

    不久之后,队医山内医生便到来了,随后还有着担架的人员,山内医生先是检查了一下刘涌的情况,脸上顿时变得有些肃穆起来。

    “需要立刻送到医院进行检查,情况恐怕有些麻烦。”山内医生一边对着片冈监督说道,另一边,让医护人员,将刘涌以着一个合适的姿势送上了担架,便朝着外面的走去了。

    “麻烦您了,山内医生。”比赛还没有结束,片冈监督这个时候只能如此,幸好在观众席上的高岛礼和太田部长在看到刘涌上担架的那一刻,便也快速的退场了,这个时候,是必须要有人跟着去医院的。

    “嗯”山内医生对着片冈监督等人点了点头之后,便欲带着刘涌离开了,这个时候,刘涌却伸出了手,脸色很难看,呼吸有些紊乱,抓住了御幸的衣袖。

    “比。。比赛。。。。”刘涌断断续续的说道。

    御幸一愣,旋即露出了一抹极其坚定的神色来:“会赢得,这一场比赛,我们一定会赢的。”

    听到的御幸的话语之后,刘涌这才像是放松了下来一般,收回自己的手。

    望着躺在担架上离去的刘涌,青道的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内心里郁积了莫大的怒火,要赢,要赢,绝对要赢!

    “混蛋,你这个家伙,就是完全冲着砸人去了好么!?”性急的荣纯就已经直接冲着投手丘上的山野泽平大声的怒吼起来了。

    如果不是仓持拉住了荣纯的话,恐怕这个家伙就会直接跑到投手丘上去了吧。

    听到了荣纯的话语之后,很明显的山野泽平的浑身一抖,压低了帽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泽村,你冷静一点,现在还是比赛,如果想要替刘君报仇的话,就赢下这一场比赛吧。”仓持大力的压在了荣纯的肩膀上,大声的说道。

    “哼。”荣纯不甘的冷哼了一声,纵使再有什么不服的地方,终究也是被仓持半拉半拽的扯回了板凳席里了。

    清明监督看着投手丘上那已经有些失魂落魄的山野泽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这一场比赛,就要到此为止了吧。

    人算终究不如天算么?

    一场风波的突现,也是一场赛事的终止,七局以着众人料想之中成为了决胜局,却也出乎了众人意料的发展,成为一场影响颇大的事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