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全真祖师
    还有几里地快到营地的时候,前面道路中间坐着一个老头。

    常人停住牛车,伸着头向前看了看,心中念叨“在这么一望无际的大漠草原上,这突然出现个老头,应该不是碰瓷儿。”

    “老人家,您这是怎么了?”常人问,

    眼前的老人穿着破旧的道袍,脚上打着绑腿,背着一个简易的包裹,防风的帽子里是一张满脸胡须的脸,虽然皮肤被吹的有些干燥,但一双眼睛异常的明亮,从服饰上分析这是一名中原人。

    “汉人?”常人已经很久没说汉语了,突然有些莫名的期待,老人微笑着点点头说“口渴。”

    “哦,等下”常人解下腰间的水袋递了过去。

    老人渴坏了,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后深吸了一口气“过瘾。”然后随手把剩下的水连同水袋放到了身后的包裹里。

    “这~”常人无奈的耸了下肩膀,“老人家,您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累了,歇会儿。”

    “好吧,那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不知道。”

    “哦,离家出走的,我们那个时代也经常有走丢的老人,没事啊,没事”常人善解人意的安慰道。

    常人抬头看了看天,“这天不早了,看着今晚要下雨,要不您老跟我去营地休息一晚?”

    老人微笑着摇了摇头。常人想了想,没准真是个碰瓷的,不过一袋水倒也无妨,略一低头,常人又把身上的肉干和所有吃的放在老人身旁。

    常人拍拍老人的肩膀“老人家,你要是找不到家,沿着这条路往前走2、3里,就是我们别速部,记得啊!我天黑前还得赶回营地,不然乌雅要担心了”

    常人匆匆告别了奇怪的老头,赶着牛车哼着小曲,抚摸着怀中刚喂过羊奶的小狼,心想这种日子并不坏。

    “小伙子儿,还有多远那?”

    “哎呀我去!”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常人从牛车上窜了出去,原来是碰瓷的老道,此时正悠哉悠哉的坐在牛车后面撸着胡子。

    这什么情况,“神仙?……妖怪?”

    “道士。”

    “收到。”常人回到牛车上重新驾起车,就这样,一个来至未来世界,一个来至中土世界,一老一小很诡异的消失在草地的一头,至于两人又交谈了什么,无人知晓。

    接下来的日子,这个捡来的碰瓷道士在乌雅家蹭吃蹭喝了起来,常人到也不介意,本身自己就来至另一个世界,在这里无亲无故,可算又碰到了一个说汉语的人,多少也算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了。

    每天常人像照顾乌雅一样照顾老道,想着家有二老如获至宝,心中增添了一丝暖意。半个月后,一天早上,碰瓷道士像往常一样钻出帐篷伸了个懒腰,来到正倒草料的常人身后。

    “咳咳……,咳咳,”

    “早,道长,饭在锅里,自助”常人头也不回的继续自己的事业。

    “啊,那个常人呀,看这几天你这么照顾我,贫道决定报答你一下。”老道撸着胡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

    “哦?道长你要走了么?”

    老道差点让痰噎死,“常人那,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好人应该好命,但日间我观你气色不佳,于是昨晚你睡着后我替你把了把脉,”

    “丝~!”常人上下摸了摸自己的重要部位。

    “忒!这孩子”老道涨红了脸有些微怒,“你这孩子,太淘气了”

    老道恢复平静,淡淡的说“我发现你脾虚肾亏,胃肠也不是很好,身体器官好似经历了某种特殊的刺激,与常人有异,最多活不过50。”

    常人知道那是时空穿梭时受到了一些辐射所致。

    “如今,咱爷俩缘分一场,我要传你一套健身养气的法门,每日坚持练习,今后将受用无穷,希望能助你多活些时日。”

    说完,老道的眼睛突然神光奕奕,还没等常人拒绝,已经点了常人穴道。接着,踩着奇怪的步法在常人周身不停的戳着,然后又被头下脚上,沿脊椎骨一顿怕打。

    常人只觉得全身骨骼像散架般疼痛,每条血管像要燃烧了一样炙热,最后昏了过去,醒来时已是夜晚。

    篝火旁老道在闭目养神,发现常人醒了便微微一笑。

    “道长!”此时,常人已经知道眼前的碰瓷老道并非凡人,那天先是从两只巨敖口下救了常人,后又存了考验之心,跟着常人相处了半月有余,如今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常人,我已经为你打通了任督二脉,以拟补你先天的不足。现在传你一些呼吸、走路、睡觉的法门,你切认真的记下了。”

    常人明白即将学到的是普通人无法学到的高深武功,不敢再轻视调侃,用心记下了老道说的每句话。然后,又在老道的指点下仔细的练习了数遍。每练习一遍,便大汗淋漓,汗水中夹杂着腥臭味,之后便感觉周身舒爽,大脑阵阵清凉,看周围的景物越来越清晰,视乎原来的近视眼有康复的迹象。

    常人兴奋的对老道说“谢啦道长,你这吸气翘舌的方法还凑合,明个让乌雅她们也练。”

    “凑合?”老道嘴角抽搐“这套内功心法如放在中原武林,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愿为它而舍命!罢了,我虽传你心法但未传你武功,你我也不算师徒,练会它活个100岁应该没问题。常人,今日你我缘分已尽,贫道还有些事要回中原处理,就此别过吧。”说完老道飘身而去。

    看着老道快消失的身影,常人突然意识到这亦师亦友的碰瓷老道将再也见不到了,于是对着黑暗中喊到“道长,师父!您老怎么称呼啊?”

    黑暗中远远传来“记住了傻小子,贫道重阳真人,你今日所学为先天功,好自为之……”

    “知道啦!重阳?耳熟,耳熟”常人对着抗金英雄全真教掌门人王重阳消失的方向下跪磕头,眼睛不知不觉湿润了。

    第二天清晨,乌雅的库房里,“靠!我的肉干,贼老道别让我逮着你”,

    “啊~丘儿!谁念叨我呢”打了个喷嚏王重阳差点从石壁上摔下去。

    如果王重阳知道自己拿武林绝学换了几条肉干还被人无数次的咒骂,一代宗师非郁闷死不可。其实常人不知道,自己所练先天功后世还有一个叫法“九阳神功”。

    刚开始练习先天功是因为大漠的日子实在无聊,随着身体感官越来越敏锐,在联盟形成的亚健康状态越来越好,常人渐渐依赖上了练功,从一天想起来了就练一遍,变成了闲下来就练,渐渐的饭量越来越大,精神越来越足,皮肤越来越白嫩,看东西越来越清晰,后来甚至连蚊子飞过也仿佛看的一清二楚。

    但是为了避免被豁阿歹拉去当壮丁,常人懂得低调的意义,一个月过去了,营里谁也没有发现常人的变化,只是乌雅觉得老道走后常人走路睡觉的样子都怪怪的,归结于碰瓷老道住的太久,把常人逼疯了。

    早已断奶的两只小白狼长的很大了,常人给额头有个淡淡的灰色毛圈的小公狼取名叫炎,额头有个月牙的小母狼取名叫月,以前在联盟养过两只小猫就叫这名。

    小狼长大了顿顿要吃肉,常人靠自己节省下来的口粮已经满足不了它们的胃口了,于是硬着头皮去求部落,豁阿歹表示人都养不活,不会拨出多余的肉分给小狼的,当然如果是常人自己猎到的食物另算。

    于是常人被迫缠着豁阿歹教他骑马、射箭,看到常人主动学习骑射,豁阿歹非常高兴,因为部落又多了个战士啊,虽然与蒙古勇士比瘦弱了点,但聊胜于无,豁阿歹望着又从马背上摔下来的常人默默的想。

    豁阿歹亲自教常人射术,先让常人小臂挂着石头练习持弓,然后是如何感觉风向。乌雅教常人骑马,古尔巴教常人近身格斗,说白了就是摔跤,日后总结乌雅的课程是安全系数最高的,因为射箭不合格就要顶着木棍做人形靶被族里的勇士们射着玩,名曰锻炼战场勇气,这也比近身格斗好些,因为被射的箭其实是除掉剪头的。而近身格斗其实就是被古尔巴摔着玩,摔累了居然还换人摔,名曰锻炼筋骨。

    就这样为了养活两只没娘的孩子,常人每天接受着非人的训练,这期间炎和月由豁阿歹负责喂养。每次常人痛不欲生的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那”这时教官们往往会手下留情。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