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练兵场比武
    第二天,常人换上军服,成了代郡青旗营的一名赵国士兵。

    李箐安排常人住进了青旗营兵营,安顿好一切,李箐带着新兵常人来到了练兵场。

    练兵场设在西陉关内西南角的一个山坳里,占地大约0公顷,练兵场四周旌旗招展,四角设有塔楼,中间设有高台。

    场内热火朝天、尘土飞扬,远处骑兵在练习突袭砍杀,右侧弓箭营在练习射箭瞄准,近处步兵在练习各种进攻、防御阵形,常人看到李牧在场中亲自进行指导,暗赞“果然是一代名将,名不虚传。”

    练兵场上士兵高喊着口号,军纪严明、士气高昂。

    常人所在编队为李箐的青旗营斥候队,队伍站成两排,正在接受李箐训话。

    因为常人身高较矮,被排在队伍的最后一名。

    此时,理工男正四处观望,试图寻找到郭大勇,忽又想起郭大勇好像是先锋营的,顿失所望,看来想借兄弟的光吃点小灶是不太可能了,眼前的婆娘也是一根筋,明明自己是她救命恩人,怎么就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得跟这些小屁孩练什么队形,唉!

    常人此时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那么痛快答应李牧参军。有“常匕”在手,估计偷偷摸摸的也能把和氏璧搞到手,但要救小野就比较困难了,起码现在还不知道他被关在哪?

    “将士们!你们辛苦了”,李箐双手背后,站在队列前,腰间佩剑,头发向上盘起,全身武士装扮,除了胸前的隆起尚能证明她是名女子,身形气概几乎与男子无异。

    “为了更好的杀敌,也为了保证你们在战场上能活下来,我们必须要先吃苦,吃得了苦,才能活的更长,这就是我对你们的要求!”

    李箐站在那里,虽然身形纤瘦,却不怒自威,整个队伍鸦雀无声,士兵们目视前方,表情严肃,除了站在最后的理工男,此时正笑嘻嘻的看着这小姑娘训大头兵。

    李箐看了常人一眼,心中异常憋闷。换做以往,已然让人拉下去杖棍五十了,为什么是这样的人救了自己?从见到常人那刻起,这个猥琐的老男人就不曾对自己有丝毫的尊重,这让李箐内心非常难以接受。

    李箐自幼跟随李牧在军中玩耍,始终在众人吹捧中长大。5岁以后,李牧让其在军中任职,之后,也是凭着自身的武艺和军功得到将士们的认可,虽然自己身为女流,但在这赵北大营,李箐的威信还是很高的,从没有任何男人敢于轻视自己,在周围的士兵眼中,李箐得到的只有尊敬,可眼前这个男人......,李箐暗自握紧了拳头。

    “今天的科目是搏击,排名靠后者,中午不准吃饭,罚跑5公里越野训练!”李箐嘴角微翘,“常人出列!对战赵大个。”

    士兵们彼此交换目光,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替常人叫屈的,赵大个是全营有名的大力士,论近身搏击几乎没有敌手。

    大家将场地围成一圈,李箐双臂抱胸站在一旁等着看热闹。

    这时一员偏将走到李箐跟前“郡主,常大哥初来咋到,属下建议让他先观望学习,在下场比试。”

    常人心中暗喜“终于有人替哥说话了”,举头一看,是那天给自己带路的小将薛义,对着薛义一伸大拇指,薛义回礼一笑。

    有人求情让李箐更加生气,瞥了薛义一眼,喊道“赵大个、常人出列。”

    见求情不管用,两人出列对面而立,相互抱拳行礼,赵大个看着常人嘿嘿一笑。

    常人也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大个子,暗想在别速部时就经常与古尔巴摔着玩,那时还不会太极拳,看着眼前高出自己一头多的大汉,也就是古尔巴的块头,在草原这样的大汉多的是,在这里顶多是鹤立鸡群了,于是心中一宽。

    常人五指交叉,揉了揉手腕,弓步压腿、绕头30度,准备活动做了个十足,赵大个显然有些不耐烦,李箐喝到“哪那么多怪动作,开始!”

    赵大个早就憋得不行,冲向常人就准备抓住对手胸前衣襟,然后高高举起向旁边一摔,齐活,对付小个子这样做效率最高。

    常人对摔跤的套路甚是熟悉,见对手抓过来,侧身用手向外侧一格,手腕快速反转抓住对方手臂向后一拉,同时伸腿卡住对方小腿,另一只手暗运内力在对方腰间一推,走你!

    噗通!赵大个本就身高体胖,在自己体重和常人的助推之下着实摔得不轻,“常人胜!”裁判举起小旗。

    第二回合,赵大个不敢再轻敌,使出军中拳法,一拳一脚对常人展开攻击,这种拳法是常规的近身搏击术,多是直拳、勾腿,撩阴、扣眼的实战技法。

    而常人除自创的太极拳外,根本不懂武功,但眼界甚是敏锐,赵大个的拳法在常人眼中破绽太多,运用太极拳借力打力的技巧,三个回合完胜。打的赵大个也是心服口服,向常人一抱拳,退回人群。

    “啪、啪、啪”李箐鼓着掌摘下腰间佩剑,一边看着常人一边走到中间,“没想到常大哥不但射术精湛,连拳脚功夫也如此了得。”

    “难道这小娘皮要跟老子比摔跤?那可少不了多卡几下油”常人也看着李箐,“郡主过奖了,不过郡主这是要?”

    “来人,木剑!”李箐伸出手,有人送上两把木剑,其中一把交到常人手中。

    “让小妹领教一下常人大哥的剑术,请赐教”李箐下了战书。

    “这,我一介山野猎户,这东西可不会使,射射老鹰,跟熊瞎子摔摔跤还行”常人拿着木剑比划着“这东西我真不会用”,这次常人不是谦虚,说的是实话。

    “常大哥谦虚,看剑”不等常人解释,李箐一箭刺来,常人虽能看清剑的来势,但苦于不知如何应对,只能下意识的向來剑砍去,哪知这一剑只是虚招,不等剑招用老忽然变刺为削,常人一剑劈空,见对方横剑削来,不得已向后猛倒,李箐跟剑刺出,常人只能狼狈的在地上不断翻滚。

    李箐收剑而立,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常人的狼狈相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常人被人扶起,拍了拍手上的尘土。

    薛义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呀,常人哥,你受伤了”这时军中一名年轻的士兵指着常人的胳膊惊讶道。

    常人侧头看了看,刚刚躲的慢了点,被那一剑横削刮了一下,破了道口子,虽是木剑,但一来李箐愤怒下全力出手,二来木剑虽未开刃,但还是有些木刺的。

    李箐见误伤了常人,也有些愧疚,又碍于颜面没法开口,低着头杵在那里,常人见李箐也不是故意要伤自己,只是不知自己哪里让这小妮子看着不太顺眼,于是没心没肺的哈哈一笑,“不碍事,可能刚刚在地上打滚时让石头刮了一下,这老身子骨,比狗熊还笨”,人群哄然大笑,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

    常人借着包扎伤口离开了训练场,薛义陪着常人往回走,“刚刚多谢薛老弟为哥哥求情。”

    “小事情,这也不知郡主是怎么了,平时她很稳重的,只是让常大哥受委屈了。”

    “啊,那个呀,小黄毛丫头,没事,我老人家不会跟她计较的。”

    “小黄毛丫头?”薛义看着常人怪怪的一笑“恐怕赵国也只有常大哥敢这么称呼郡主了,呵呵”。

    “对了,薛老弟,上次抓的奸细如何了?”常人不顾军阶,这种套近乎的方式仿佛成了他的招牌。

    薛义也不介意,边走边说“匈奴的组成很复杂,往往一只匈奴部队由塞外多个部落、多个种族联合而成,昨夜抓的匈奴探子语言古怪,我们请来的翻译都听不懂”。

    “哦?我也在塞外生活过一段,要不我去试试?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