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成为人质
    李箐露出破绽,常人也看在眼里,情急下脚一蹬,飞身而起,没想到邢车内力也十分浑厚,双方对了一掌,常人被震得体内翻江倒海,连连倒退。

    邢车也不好受,但借着常人掌力,身形迅速向后一折躲开了李箐横扫过来的剑刃,并在起身之际顺势绕着李箐将其挟持。

    常人望着邢车,心想:又一出解救人质的警匪戏,玩的还是心理战,脑子里把在联盟看过的警匪片过了一遍,知道关键还是得找到劫匪的软肋。

    “邢车,匈奴刺客已全部落网,大将军正赶往此地,伤了郡主你也活不了,即便逃回匈奴,你认为大单于会饶了你么?”

    邢车笑笑“你不是说太子殿下有话转告我么?”

    “哦,忘了你也是燕国人,不过如果你伤了郡主,你认为赵国出面,燕国会承认你是燕人么?烫手的山芋应该不会有人接手。”

    邢车脸色一沉,眼睑向下翻了翻。

    常人知道说中了邢车的要害,该给对方一个台阶了,“告诉我,邢车,你想要什么?”

    “把姜尚交给我,给我准备马车,送我离开。”

    常人思索了一下,决定说实话“姜尚已死,如果你想帮他厚葬,我可以把他交给你。”

    “死了?我不信!你骗我。”

    “唉,姜老爷子,本不想折腾您老人家,小子对不住了。”常人叫来余伯,嘱咐了几句。

    片刻后,两名士兵将姜尚尸体抬到前厅,常人向李箐一抱拳“郡主,此乃墨者姜尚,暗中辅佐将军多年,请郡主将其好生安葬。”

    李箐眼中流露出惊讶的神情,余伯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身边喂马的老姜居然是墨者。

    邢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姜,眼中流露出早该如此的神情,向常人道“将老姜身上及房中细软拿来给我,再准备一辆马车,我安全离开后,自然会放郡主离开。”

    “哈哈哈,邢采办说笑了,放你离开,到了山清水秀之处,你对我们漂亮的小郡主来个先奸后杀,我们到哪儿找你去!”

    “放屁!”这句话居然是李箐和邢车两人同时说出来的。

    李箐生气的是,都这个时候了常人还是这么不正经。

    邢车恼怒的是,士可杀不可辱。

    而常人显然以现代人的价值观错比了古人之观,邢车再阴险也是士,士有士的骄傲,当说一不二。

    常人挠了挠鼻子,转移话题道“这样,我知道你想从姜尚那里得到什么,你要的东西并不在这里,姜尚临终前只有我在身边,也只有我知道你要的东西在哪?”

    邢车轻笑道“素闻常长史轻浮不羁,诡计多端,该不是想骗邢莫人吧?”

    “哦?邢大人要的不是墨家的机关术么?那你将郡主一剑抹了吧,我在来个万箭齐射,事后将机关术献与赵王,怎样也是功过相抵了,只是委屈郡主了。”常人假装抹了抹眼泪。

    李箐回敬给常人一个白眼。

    邢车一惊,常人所说确实触动了他的软肋,而且据说常人也是燕人,对赵国的荣辱感应该不深,哪怕事后常人逃离赵国,带着东西投奔主子,地位都会在自己之上,那自己真是鸡飞蛋打。

    见邢车有所松动,常人顺坡下驴“这样吧,看在你我都是阉人(燕人)的份上,我给你出个主意”。

    “哦?愿闻常兄高见”。

    见邢车连称呼都变了,常人心中一乐“我拿自己跟郡主交换,你用我做人质,哦,对了,牢中还关押着一名匈奴俘虏,就让他来驾车,你以我做人质,我送你出关如何?”

    “东西在关外?再说常兄如何觉得自己的命比郡主更值钱?”

    “这个么,按说一个长史的命是没有郡主值钱,那要是一个驸马的命呢?”

    听常人胡吹,李箐俏脸一红,然而心中并不反感。余伯等人也是略感惊讶,心想:难怪此次郡主亲自陪长史大人前来上任,幸亏没怠慢了这位常长史。

    见李箐脸色,邢车消除了疑惑,笑到“那先恭喜常兄了,兄弟我便听从常兄安排。”

    “来人那,去把那个匈奴胖子带过来。”

    “不可!”李箐急道,“我不同意!”

    常人心想“哎呦我的姑奶奶,平时就算了,这时候你填什么乱那,演戏也不用这么配合吧!”

    李箐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那样说了,难道,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么,自己真的喜欢上眼前的这个小个子了么?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心好痛。

    邢车更不怀疑,笑到“果然夫妻情深啊,郡主放心,我同常兄都乃燕人,待邢某拿到东西以后,定当放常大人安全归来,日后恐怕还要多仰仗常大人才是。”

    常人也没心没肺的想,这小妮子不做影后可惜了。

    小野被带了上来,先是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接着用日语问“不是回来就去搞和氏璧么,常人君你这在搞什么?”

    常人看着小野忍不住一笑,也用日语回答“看来他们对你不错,这段时间你好像又胖了,对面就是匈奴在将军府的卧底,咱俩把他匡出去再说,取得赵人信任,拿和氏璧就更有把握了。”

    “要杀了他么?”

    “你我加起来也不够他玩。”

    “那你不是让我去送死?”

    “放心,我有杀手锏,常人摸了摸藏在护腕里的常匕,心想该试试老史的毒针了。”

    见二人嘀咕,邢车疑惑的用匈奴话试探“胖子,你叫什么名字?”

    “上野”小野用匈奴话回答。

    “你们说的什么?”

    “是我家乡话,这位大人去过我的家乡,他刚刚让我送二位大人出城”。

    邢车仔细回忆,似乎确实见过小野,放下疑虑,命令到“我是大单于的密使,你先搜搜他,把他的武器卸掉”。

    小野走到常人身旁,背对着邢车“对不住了”向常人挤出了个淫笑。

    常人自然都听在耳内,伸直手臂让小野搜,小野卸掉常人的佩剑和别在腰间的匕首,摸到护腕时,二人对了一下眼神,小野转过身“大人,搜完了,安全。”

    此时,门口马车已准备好,“押他过来,绑上!”

    常人双手、双脚被绑,被小野扛着往车上一扔,常人被摔的一咧嘴,小野小声嘀咕“让你把老子扔大牢里这么久。”

    常人一脸黑线“公报私仇啊你,我这不也没得空么?”

    “没得空,有时间泡妞?”

    常人纳闷?小野向大门口呶呶嘴。

    只见邢车将李箐向前一推,飞身返回马车。弓箭手刚要放箭,李箐大喝“谁都不许动!”

    巧依上前将李箐扶起,李箐指着邢车“狗贼!你胆敢伤害常人,我赵国誓将燕境踏平。”说着泪水泉涌“常人!你个混蛋,你就不能听我一回号令么?活该你被砍死!”

    邢车无奈的摇摇头,心想到底让不让我砍他呢,女人疯起来确实不可理喻,问常人“东西在哪?”

    “五台山!”

    “上野,去五台山,立刻启程。”

    看着马车消失,丫鬟巧依拽了拽李箐衣袖,“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您为何刚才让贼人砍死常大人”

    李箐冷静了一下,心道:我也不知怎么了。回头下令“派斥候尾随,大家回去休息,天一亮集合青旗营,全力营救常大人。”

    余伯问:“等到天亮会不会太迟了?”

    “不会,常人不是鲁莽之徒,看样子他对邢车还有利用价值,否则邢车不会同意换人,今夜大家都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说完转身离去。

    余伯看着李箐的背影暗叹,果然是大将军之女啊,难道刚才李箐也在演戏,余伯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自己的思维已经跟不上趟啦。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