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东出平型关
    “不如由老朽领教一下公子高招,而先前的约定依然有效。”

    常人本不想节外生枝,但刚才看过青儿的打斗后,此时有些想法急于印证,听到魏姚挑战,没加多想立刻回答道“好啊!点到为止。”

    魏姚见常人身材瘦小,却答应的如此爽快,暗自加了三分小心。

    众人让开,将场地留给魏姚二人,青儿拍了拍小野,“胖子,好久不见,常大哥会用剑么?”

    小野笑笑,用生涩的汉语回答:“青儿变漂亮了,不用担心,打不过,常人有杀手锏。”小野以为常人想用常匕打发对面老者。

    常人拔出佩剑看了看,自从将这把剑从军械库领出来,这还是第一次拔剑出鞘,此剑剑身清冷,剑刃略薄,整体给人的感觉略显中庸,缺乏霸气。

    魏姚奇怪,自己的剑还端详半天?摆出起手势“请!”

    常人第一次用剑,脑中将姬无双的剑法过了一遍,先天功发动,全身感官变强,也学着姬无双当时的样子摆出了一个起手势。

    “噗嗤……”周围传来偷笑声,青儿也捂着嘴,小野转过身,对周围的人解释说“我是来看热闹的”。

    魏姚也奇怪,对方什么路数?这一开始,便摆出了一个阴阴柔柔、女里女气的怪姿势。

    常人只是在学姬无双,而姬无双做起来赏心悦目的姿势,换成常人做就有点令人不快了。

    魏姚眉心一紧“装神弄鬼,看剑!”魏姚速度很快,灰影一闪,一剑刺向常人心口。

    剑距常人一尺远,常人仍是个起手势,魏姚这招本就是虚招,见常人纹丝不动,自觉有些无趣。这一招,名曰雾里探花,一招逼得对手被迫还手或躲闪,后续有八种应对方式,可是至今为止,也没遇到过站在那儿不动的。

    剑招即将用老,魏姚也是反应极快,见常人不动,索性一刺到底,这时,常人动了。

    常人口中念道:“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魏姚快、常人更快,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常人在剑尖到达前,身形突然一晃,魏姚心头一惊,完了,终是太过心急,吾命休矣。

    两人交叉而过,常人收剑入鞘,虽只出了一招,但常人对越女剑的领悟又进一步,越女剑,后发而至人,虽缺少男人的霸气,但更显女性的矜持,虽后发,但以快补迟。

    理工男根据加速度与质量成反比分析,青儿所持黑剑剑身之所以很细,是为了减轻剑的重量,提高出剑的瞬时速度,但这样一来对铸剑材质的要求就比较高了,不会也是外星矿石铸造吧,那姬无双的伤势是否跟辐射也有关系?有机会打开雷达测试一下,如果果真如此,那青儿带在身边也不安全。

    这边常人低头思考,那边魏姚疼的揉了揉下巴,刚才过肩的时候被常人扯掉一缕胡子,而且魏姚的胸口也被常人用剑柄杵了一下,魏姚知道如果对方要杀自己,那此时胸口已经是个血窟窿了。

    长脸汉子问道“大哥,谁赢了?”

    常人一笑“平手。”

    魏姚脸一红也道“对,平手,公子果然武功高强,未请教……”

    “边境商人,姬空”常人回礼道。

    “老夫人称白狼魏姚。”

    白狼?常人差点喷饭,想起了蒙古草原的两只小白狼。

    “这是我二弟,江湖人称大鹏鸟卫华,那边的是三弟公子子修,他是陈国后人。”

    “哦,久仰久仰,耳熟耳熟,在下久仰各位大侠威名,今日借道而过,碰巧遇到顽劣的舍妹,舍妹月前离家出走,家母甚是担忧,命我找到她后带回府中发落。”

    “哦!即是公子家事,那我等就不好干预了,令妹的确有些顽劣,公子还是尽快将其带走,好生管教吧。”

    “那是必须滴,”说着常人照着青儿屁股就是一脚,“你干了什么事?惹得魏大哥如此气恼,还不给魏大哥陪个不是!”

    青儿刚要发作,常人小声说“不配合就把你留下做压寨夫人!”

    青儿愤愤的冲魏姚一抱拳,啥话没说。

    魏姚哈哈大笑,“小姑娘淘气,不碍事,来人,给公子带路,放他们出寨。”

    白衣老三公子修有些不舍,被魏姚按下了“这伙人我们惹不起,放他们走。”

    “可是大哥,你们刚刚不是打成平手?再说我们寨子这么多人,还留不下他们十几个人。”

    “我看你是色迷心窍了,你没见那十个人使用的弓、马鞍、还有他们脚上穿的靴子……”

    “好像都是一个款式?”

    “算你还没糊涂到底,他们是军人!我们寨子成立的时候就立下过规矩,不惹军队、东胡和匈奴人,这样大伙才能有安身立命的地方。”

    ……

    常人一行出了瓶形寨,也出了恒山山脉,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常人心情大好,一马当先,放声高歌道:“马奶酒杯杯斟满,今夜我醉在草原上,温柔的月光撒在脸上,尽情闻着青青的草香,梦里我变成了小羊,幸福的依偎在姑娘的身旁……看蓝天白云多宽广,轻轻的述说对你的向往……”常人不是帅哥,可在联盟时确是麦霸,客观的说,常人还是有些才艺的。

    “好听!常大哥,这是什么歌?”

    “要是跟着我,以后就叫大哥,这是我家乡的歌曲,对了青儿,姬前辈是怎么死的?”

    常人唱歌的时候李箐一直呆呆的望着常人,巧依摇摇头,心道,这下小姐陷的更深了。

    青儿说:“上次分开不久,姑姑就病倒了,姑姑的伤是在一次比斗中为对手所伤,后来也看了很多医生,吃了不少药,可就是不见好。”

    青儿这么说,更加引起常人的怀疑,常人看了看青儿的剑问到:“姬前辈剑法高超,什么人能伤了她?”

    青儿叹了口气,说道:“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姑姑是在与一个叫端木鞅的人比斗中受的伤,当时姑姑是代表墨家出阵,而对方是庄周后人,庄子倡导非爱,无为而治,而我墨家信奉的是兼爱,双方观念不同,所以相约比斗,斗文,斗武,姑姑就是那次落下了病根。”

    常人心想,又是信仰之争。

    青儿接着说:“姑姑去世后,我将她安葬在五台山下,又去接走了阿爹的遗体。”

    “他们没难为你吧?”

    “没有,那个叫余伯的对我可好了,派人帮我安葬了阿爹,又给了我盘缠,告诉了我你们的去向,青儿现在无处可去,常大哥……”

    常人心想,余伯还是很靠谱滴,“嗯,你以后就是我亲妹子,先跟着我吧,不过我得给你起个名……”

    “别!”巧依在后面叫道,巧依看了看常人,低声对青儿说“小姐起名字更好听些。”

    青儿这才注意到女扮男装的李箐,李箐本来见常人跟青儿打的火热,醋意大增,后听说常人只是认了个妹子,心下稍安,此刻李箐微笑着问:“不知青儿今年芳龄?”

    “十六了。”

    “那就叫声妹妹了,不知妹妹大名是……?”

    青儿低下头说“我叫...青竹姜。”

    前秦时期男人称姓、氏,女人称名,也有例外,比如李箐。

    常人也是第一次知道青儿大名,听到这里插嘴道“那简单了,你就易名为青姜吧!”

    青儿眉头一紧,小野骑在另一边马上,拿着武士刀鞘果断砸向常人,常人弯腰躲开,驾马前行,“我躲你们远点还不行。”

    巧依呶呶嘴,意思是,我说的没错吧。

    李箐笑着说:“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青儿之前一直隐居,其实没必要易名,还是叫青儿吧,为了便于区分,常大哥今后还是叫我阿木吧,巧依就叫阿巧。”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