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醉燕楼
    常人沿来时的路返回客栈,一夜无话。

    次日,常人命赵八、赵九去醉燕楼摸底,自己带着余下四人到飞狐居接头,至于李箐等人暂时不做理会,让她们吃点苦头也好。

    飞狐居,常人叫了六个小菜儿、一碟花生、一壶酒,招呼着赵五、赵六等人:“来来来,咱这吃的都是差旅费,大伙都别客气啊,那啥,小七,给哥儿几个满上……”

    常人吸取昨日喝茶傻等的教训,与其干等,不如借此机会跟手下沟通沟通感情,想通此节,常人决定放松心情,带着大伙胡吃海喝。

    酒菜上齐,一开始比较严肃,大家也都很守规矩,每人打了一圈酒(就是一个人跟所有人都干一杯),说了些感激之类的客套话。

    之后,这次接头任务的性质便开始发生变化,五个人相互勾肩搭背,开始进入单挑阶段,谁暗恋谁了,谁在背后骂谁了,此刻已经不分官阶、不论长幼,都是哥们儿。

    赵三跟常人干了一杯,搭着常人肩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大哥,别看您外表其貌不扬,但您在兄弟们心中是这个”说着赵三竖起大拇指,“就说您,能把咱们郡主那匹小野马都驯服咯,兄弟们就没一个不服的”。

    常人拍了拍赵三的嘴巴子“哎哎哎,别瞎嘞嘞,叫阿木!”

    “哦,对,阿木……”

    常人见大伙都喝到位了,心想不能再喝了,再喝估计一会连驸马都得叫出来,回头吆喝道:“店家,结账。”

    “回客官,那桌那位大爷已经替您结完账了。”老板笑着回答。

    常人向邻桌望去,一位商旅打扮的中年人起身抱拳:“敢问,可是姬空少主?”

    常人酒意散去,眼睛内精光一闪:“正是在下。”

    对方显然没料到常人酒量这么好,有些意外的说到:“在下商闻轩,我家主人派我在此恭候少主。”

    “哦,好说,那就请商兄带路,我有要事与你家主人面谈。”

    “回禀少主,我家主人今夜在醉燕楼设宴,为少主接风,还请少主移步,门外,我已备好马车。”

    常人心想,又是醉燕楼,看来之前自己的推测**不离十,而对面的商闻轩,从自己带人走进飞狐居,就已经坐在那里了。

    自己刚坐下就已经亮出接头信物,而对方偏要等这边酒过三巡才来接头,显然是很有想法的人,却不知对方的主人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既然这样,请容我回客栈稍作准备,我现在这样去赴宴略显唐突。”

    听常人这么说,商闻轩觉得对方对自家主人还是很尊重的,于是点头同意。

    常人又说:“我的这些手下有些喝高了,还烦劳商兄帮忙把他们送回客栈。然后,请转告贵主人,晚上我一定如期赴宴。”

    “那好,晚上我让人去客栈接您。”

    “好说,告辞。”

    ……

    客栈内,赵八汇报说道:“那醉燕楼是近几年才修建的,幕后老板姓商,是这飞狐口关内除城主府外最大的建筑,主楼共三层,其本质就是妓院,里面笼络了一些有名的歌姬,还买了很多不同民族的少女供客人娱乐,路过这里的商旅大都会在那里消耗一些银子才会赶路。”

    又是姓商?不知李牧跟这商丘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此贩卖人口、开设妓院之人,给常人留下的印象并不太好。

    晚上,常人换了套衣服,出了客栈,马车已在门外等候,一名小斯问明了常人身份,请常人登上马车,此次商闻轩并未亲自过来,常人心中不大高兴,毕竟自己是代表李牧。赵八、赵九跟在马车后,其他人都已喝醉。

    醉燕楼,位于飞狐口南侧通往易水的官道旁,两侧树木林立,门前张灯结彩,后方是一道水瀑至山顶飞流直下,山下水气蒙蒙、珠玑四溅。常人暗叹主人的眼光独到,此处确实风景如画,令人流连忘返。

    门前并无传统妓院那些拉客叫卖的风韵景观,与常人印象中的影视画面相比略显冷清,两只巨大的火红灯笼下,站着两个门童,其中一人走过来与驾车的小斯低语片刻,便热情的招呼常人随他进入正门。

    一入正门,仿佛进入两个世界,门外清冷幽静,门内灯红酒绿、满座**,常人观察了一下环境,四周尽是古香古色的雕花镂空梁柱,各桌男人怀中燕瘦环肥,楼上楼下穿梭着各色彩蝶,中间高台上一道轻纱妙影,身姿玲珑、勾心勾魄。

    两名姿色不错的美女缠上来拉住赵八、赵九,带路的门童笑着解释道:“主人已有交待,姬少主及手下护卫尽管放松享受就是。”

    赵八、赵九喝退两名美姬,同时抱拳:“服侍少主是属下职责,不敢疏忽。”

    常人非常感动,转头对门童道:“多谢你家主人好意,我们今天是来谈事情的,咱们赶紧进去吧。”

    门童略感不解,摇摇头在前方引路,几人来到醉燕楼后院雅间,推开木门,赵八赵九分列两旁,常人迈步而入。

    房间内,左手边两人席地而坐,桌上摆满酒菜佳肴,右手边空着一席,旁边坐着的是商闻轩,正前方是宴席主人,此时见到常人起身迎接,“哎呀呀,姬空少主,就等你了,快快入席。”

    常人根据李牧交待,知道眼前五十出头,满面胡须,笑容可掬的老者应该就是商丘,于是常人深鞠一礼道:“家父命小侄跟随叔伯学习经营之道,日后还望叔伯多多照拂。”

    “故人之子,不要那么见外,来,我先给你引荐,”说着商丘拉着常人来到第一席介绍道:“这位就是飞狐峪方圆几十里的父母青天——金哲,金城主。”

    常人不卑不亢一抱拳,“小侄姬空,日后还望金大人多多照顾。”

    金哲看在商丘的面子,不耐烦的应道“嗯,都是自家人,好说。”

    接着商丘介绍第二席的副统领王永辉给常人,常人一笑“小子久仰王副统领大名,日前路过市集,曾见王副统领断案如神,真乃我百姓之福啊!”

    王永辉也不知听没听出来常人的意思,举手抱拳“姬空少主年轻有为,日后还是彼此关照才对。”

    大家寒暄入座,商丘冲商闻轩点了点头,商闻轩双手击掌,旁边的一扇屏风后啼啼笑笑飘进几名少女,其姿色比之前厅的女子更上一层,见此情景,刚刚一脸严肃的城主大人历时变成一副怜香惜玉的神情,不等主人吩咐已经和王副统领各自挑选了中意的姑娘。

    见常人不为所动,商丘笑着说:“这种场合,贤侄不必过分拘谨,如果没有中意的姑娘,让闻轩再叫一批就是。”

    常人连忙摆手,指着末尾一名女孩说到:“那就她吧。”

    被常人点中的女孩盈盈来到常人身旁坐下,拿起酒壶为常人斟满,细声说到:“小女幽兰,感谢公子垂青。”

    商闻轩凑过来低声说到:“少主真有眼光,此女乃是南方破落贵族的千金,不知怎的落入奴隶贩子手中,碰巧被我买回。前日本想卖个高价,不料被一伙外乡人捣乱,此事还多亏城主大人帮忙……”

    常人举杯与商闻轩对饮,边问到“什么人这么大胆?”

    “尚不清楚,好像是从西边过来的商贩。”

    这时少女幽兰又将常人的酒鐏斟满,常人仔细端详着幽兰,此女肌肤胜雪、腰肢纤细,脖颈细长、身形笔直,确实有一副大家闺秀的气质,商闻轩察言观色,邪笑着对常人说“此女刚刚调教完毕,目前仍为处子之身,如果少主喜欢,宴会结束便可带走。”常人也笑着说:“不好吧?”两人相对一笑,那是男人间才有的默契。

    此时商丘举杯:“来各位,今日一来为我的贤侄接风,二来也是我商某对城主大人和副统领大人表达谢意,我先敬诸位一杯,然后就是我们今晚的重头戏——玉仙小姐!”

    众人除常人外皆露出期待的神情,杯中酒下肚,礼乐声响起,一名舞妓飘入房中,随着绿色丝带缓慢飘落,一张柳眉媚眼、眼底藏春的俏脸展现在众人面前。绿色纱裙下,洁白的**若隐若现,柔软的腰肢带动着丰润的****随着音乐左右摇摆,这就是乐姬玉仙,果然骚媚入骨。

    常人看了看左右,金哲的一只手此时正在身边少女的衣襟内不停的揉动,两只眼睛却色眯眯的盯着场中的玉仙,王永辉也抱着身边的少女眉开眼笑,商丘端坐在中间,伸嘴接过身旁仕女递过来的食物,眼睛却在观察宴会中众人的反应。

    当商丘看到常人的时候,两人对视了片刻,常人举起酒鐏,二人互敬一杯。

    一曲舞罢,玉仙告退,金哲望着玉仙的背影,眼神依依不舍,商丘哈哈大笑:“不知城主对玉仙小姐的舞妓可否满意?”

    “嗯,满意、满意,玉仙小姐简直是仙女下凡那”

    “呵呵,玉仙小姐应燕相之邀,明日将赴蓟城表演,否则今夜商某一定想办法让玉仙小姐陪城主畅饮。”

    “哦?即是如此,还是不劳烦商老板了,我身边这位美人也甚是知情知意。”说着手上加力,引起身边美女阵阵娇吟,逗得满堂哈哈大笑。

    常人实在反感,起身尿遁,商闻轩命幽兰为常人引路,常人走出宴厅,望着天空明月深吸一口气,暗想自古官商勾结,果然遗祸百姓,而联盟虽然看似民主自由,但幕后的阴暗普通人又如何得知呢?商人逐利、为官谋权,权能得利,利可助权,说到如何平衡权力与利益的关系,别说这些古人,即便到了现代也仍然是困扰统治阶级的棘手问题,除非统治者是机器,而一切均由程序控制,但那样的话不是成了影片终结者描述的世界了么,人类的存在最终变得毫无意义,常人觉得陷入了思维的陷阱,自嘲的笑了笑,真是瞎替古人担忧。

    旁边幽兰奇怪的看着常人“公子不是要去如厕么?”

    常人这才注意到旁边的芊芊美女,笑着说“里边闷,我只是出来透透气,给我讲讲前些天市集打架的事吧。”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