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壮士入燕
    一条大河蜿蜒流淌,河水清澈碧绿,岸边水清石净,鱼虾游弋于石间。

    车队在河边停下休息,常人问珍:“这里就是易水吧?”

    珍回答:“正确,易水的下游是拒马河,据史料记载,二十多年后,秦国王翦在此地大败燕军,开启了灭燕之战。”

    常人望着美丽的河畔,想到多年后这里将血流成河,不禁感慨万分。心中想要吟诗一首,苦于词穷,于是向珍求救,珍在常人脑中列出数首古人诗句,常人选了一首,高声朗读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赵四附声道:“好词,但我们此行只是打探情报,少主似乎过于悲观。”

    常人老脸一红,知道用错了句子。

    与此同时,正在燕国击筑的原作高渐离打了个喷嚏,不知若干年后易水河畔送荆轲时,若有人指出他盗用常人的词句,会不会郁闷的血箭四射。

    这时河边传来了女子的嬉笑声,常人抬头望去,只见玉仙同几名舞姬提着裙摆,赤着雪白的双足,正在河边戏水。

    于是常人清了清嗓,又吟道:“萧萧易水生波,燕赵佳人自多。纤影盈立河畔,碧波幽荡映玉颜。”

    玉仙听到常人在那边卖弄风骚,停下动作看向常人,常人猥琐的一笑,玉仙仰起下颚,回以一个更大胆的媚眼,常人不好意思的咳了咳,“那个,老四啊,咱们去那边巡视巡视。”说着调转马头,与赵四向另一边骑去,后面传来众女一阵大笑。

    那边青儿与公子修骑马过来,青儿摇着胳膊喊着:“大哥,找到船了!”

    常人伸出大拇指,招呼大家:“大伙收拾收拾,准备上船。”

    旁边一辆马车内,一双眼睛透过帘子的一道缝隙,目不转睛的看着女扮男装的青儿。

    一艘木船分批载众人过河,常人坐在船头,一个轻纱妙影飘到常人身后,“玉仙小姐不晕船的么?”常人头也不回的说到。

    玉仙吓了一跳,忽又仰天大笑“咯咯咯,姬少主后背长了眼睛么?”

    “是啊,所以在我后面做坏事可得小心了。”

    “姬少主做了很多亏心事吧?”

    “怎么讲?”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咯咯咯……”

    见玉仙笑的前俯后仰,常人有些不爽,丹田含了一口气,内劲往右脚一贯,木船猛的向右倾斜,玉仙笑容还未收敛,身形不稳本能的向左用力,待木船在浮力的反作用下又快速向左翻转时,终于立足不稳一下掉入水中,常人在玉仙掉入水中前从玉仙身上扯下一条丝带,口中叫道:“小心!”

    见玉仙在水中挣扎,常人笑到:“没办法,慢了一步。”

    常人捉弄了玉仙,趴在船舷看落汤鸡,船舱冲出两名少女:“小姐!姬少主,小姐不会游泳!”

    “真的假的?”常人心道玩大了,扑通一声,常人跳入水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奄奄一息的玉仙推上木船,湿透的衣裙将失去知觉的佳人突显的玲珑剔透,不过此时周围的人已哭成一片,常人心想不是这么老土的情节吧,人工呼吸?

    救人要紧,常人捏住玉仙的鼻子,将下巴托起,嘴对嘴吹了几口气后,开始胸外按压,众女一拥而上将常人拉倒,接着破口大骂,常人终于明白什么叫众口铄金、百口难辨了。

    躺在船上的玉仙突然咳出几口水,常人叫道,“把她翻过来!”

    众女见玉仙转醒,按照常人的说法将玉仙翻过来,吐出大量的河水,见玉仙不停的咳嗽,常人松了一口气,此时眼前的玉人身体凸凹有致,想起刚才嘴唇上的香柔,一股邪火窜至小腹,常人赶紧狼狈离开,耳中听到身后众女跟玉仙说:“小姐,是姬少主救了你,不过刚刚他亲你来着……”

    另一女说道:“是啊是啊,我看到他还摸你胸呢!”

    常人一脸黑线。

    大家都上了岸,玉仙回到自己的马车换衣服,众人向燕国境内进发。

    因刚才的事件,常人不好意思,落在队伍最后,马车一路向前,常人忽然听到最后一辆马车内有异响,于是拔出匕首靠近马车,猛然拉开帘子……

    车内车外的人都吓了一跳,原来坐在车内的竟是少女幽兰,常人这才想起商闻轩说最后一辆车是送给自己的礼物。

    幽兰见是常人,脸微微一红,常人问道:“一路上你一直都坐在车内?”

    幽兰点了点头,同时两条腿夹在一起微微跺着脚,常人奇怪的看着幽兰,“你怎么了?”

    幽兰脸更红了,声若蚊蝇的说:“有些憋不住了……”

    “嘿……你这事闹的,车夫,停车!”马车停了下来,常人指着不远的一个树丛,“赶紧的吧,我给你看着。”

    幽兰害羞的跑向树丛,不放心的看了看,一咬牙在树丛后蹲下,常人心中骂到,这个商闻轩。

    车队傍晚到达燕国涿邑,一路上常人都未见玉仙再露过面,这时赵大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玉仙等人住在二楼,青儿因为是女子,所以也被安排在二楼,其余男士均在楼下休息。

    赶了一天路,常人捶着肩走进房间,打算一觉通天,心想谁要搅了自己的美梦就跟谁急。

    反身关上房门,常人楞在原地,原来自己的床前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双女人的绣鞋。

    幽兰像个木乃伊一样盖着被子,躺在常人的床上,衣服整齐的叠好放在一旁,双眼紧闭,满脸通红。

    常人立即明白了幽兰的意思,既然被当礼物送给了自己,当然就要由自己为所欲为了,常人将门重新打开,叫了一声:“赵大,上楼叫青儿下来。”

    幽兰一惊,从床上坐起来“少主,您不想要我?”

    “想,但是不能,”常人看着幽兰笑着说。

    幽兰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着肚兜的上半身正被常人欣赏着,于是慌乱的拉起被子将身子遮住。

    这时,青儿走了进来,“大哥,你叫我?”

    “嗯,今晚你陪幽兰姑娘睡。”说着将青儿往里一推,抬腿出了房间。

    青儿此时仍是男儿装,关上门转身调皮的笑到:“嘿嘿嘿,小娘子,我来了。”

    幽兰原本就对这种被男人送来送去的命运习以为常了,更何况此时面对的竟是那人,不由得脸上升起一片红潮:“公子本就是幽兰的恩人,即是少主将幽兰送与公子,幽兰今后必当尽心服侍公子。”

    “啊?”这下轮到青儿愣住了,原来那日幽兰被人贩子侮辱,青儿忍不住打抱不平,引发了之后的打架事件,幽兰从那时起竟对女扮男装的青儿产生了情愫……

    常人不理房间里的胡乱帐,此时一个心思只想睡觉,青儿和幽兰占了自己的房间,无奈只有来到楼上青儿的房间,还没走到门口,走廊堵头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舞姬急匆匆跑出来,来到常人面前扑通跪倒,“姬空少主,你救救小姐吧,她快不行了”。

    常人一拍脑门儿,看来今晚的觉是睡不成了,常人来到玉仙房间,只见众人围着玉仙,躺在床上的玉仙嘴唇发白,双眼紧闭,常人摸了摸玉仙的额头,竟热的有些烫手。

    常人转身道:“都别哭了,她这个样子多长时间了?”

    “从河里出来,上车换了衣服就开始咳,到了这里说是困了,上了床就不省人事了。”一个女孩说完又开始抹眼泪。

    常人心道这是发烧了,说起来还是自己惹的祸,“你们谁去外面井里打些冷水,用湿毛巾给你们小姐敷在额头上,再用冷水给她擦手心和脚心,我去请大夫。”众人见终于有人拿主意,纷纷行动起来。

    常人来到二楼扶手旁,也顾不上走楼梯,抬腿跳了下去,“赵大、赵四跟我出去一趟。”

    三人驾马来到镇子东头的一家药铺,赵四上前敲门,一个药童探出头,“打烊了,明日请早”。

    常人一脚将门踹开,药铺老板揉着眼睛从里间出来,常人拔出剑往桌子上一放,“按我说的药给我抓:百里香、菩提花、洋甘菊、柳树皮、黑接木、麝香草。”常人把当初跟采药人学到的退烧药想了一遍,药铺老板是个老头,初还以为是强盗打劫,听常人说完知道是要救人,于是问到:“这位爷是要治发烧感冒吧?”

    “嗯,高人,你说的对。”

    “那也得对症下药啊,如你这般,还不把病人吃出毛病啊。”

    常人一拍脑门儿“是这个理儿,老倌,刚刚多有冒犯,实在是火烧眉毛了,您多原谅。”

    老头摇了摇头,问了玉仙的症状,吩咐药童按比例调了几服药,然后对常人说到:“老夫要看看病人,你前面带路吧。”

    常人恭敬的将药铺老板扶上马,亲自牵着马赶往客栈,心道,这古人的医德医风还是很靠谱滴。

    老大夫在房间内为玉仙诊断,常人和赵大、赵四守在客栈院子里,赵四问常人:“少主,刚才不像是您一贯的作风啊?”

    “我什么作风?”

    “遵纪守法,爱护百姓啊!”

    常人撇了撇嘴问:“老四你是哪国人?”

    “赵国。”

    “那你现在在燕国,是要遵守燕国的纪法,还是要对燕国人执行赵国的纪法?”

    赵四吐了吐舌头,心想这长史大人太恶毒了,不知不觉就给自己下了个套,这可是叛国谋反的罪名啊。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