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又起涟漪
    老大夫看完病,将药分成七副,嘱咐了熬药的方法,常人再三感谢,付了药费,命赵大送老大夫回药铺,老头临行前回头说道:“你那敷湿毛巾、擦手脚心的法子不错。”

    常人挠挠头嘿嘿笑到,“这叫物理降温法。”

    “啥理?”老头晃着头边走边嘀咕“真是人外有人那……”

    常人转身问舞姬“玉仙怎么样?”

    “小姐喝了药,发了汗,睡着呢。”

    “嗯,那就好,大家都累了,都回去歇着吧”。众人陆续回屋。

    第二天早上,常人像往常一样先在院子里做了100个俯卧撑、100个蹲起,打了一遍太极拳,又练了一遍越女剑,这时常人心有感应,向一旁看去,只见随行的一个马车夫蹲在角落里看着常人练剑,见常人望过来,便匆匆离开了。

    常人擦了擦脖子上的汗,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到究竟是什么一时也说不上来。

    众人吃过早饭,常人询问玉仙的状况,昨晚服侍的人说,早上玉仙喝了口粥,然后又睡下了。

    赵大询问是否按时启程,常人犹豫了一下,看着院子里停放的马车,常人有些发愁,在飞狐口已经耽误了行程,玉仙这一病又得躺上两天。

    常人突然看着舞姬问道:“你们谁会骑马?”众女均摇了摇头,常人叫来小野说:“这样吧,你带着他们继续赶路,给我留下一匹快马、一辆马车,青儿陪我留下来照顾玉仙,”常人看了看远处那桌指着偷看他练剑的车夫道:“把那个车夫也留下”。

    “让我伺候那个**?我不干!”青儿尥蹶子跑开了,众舞姬均脸色难看,常人叹了口气,“这丫头让我惯坏了”一想到姜尚和姬无双,常人摆了摆手,“算了,我自己留下吧,你们先走,等玉仙好些了我会想办法赶上你们。”

    小野点了点头没说话。

    于是众人按计划启程,常人将药熬好,端着来到二楼玉仙的房间,玉仙此时没有上妆,脸色依然有些苍白,头发披散在脑后,此刻正安详的睡着。

    常人坐在床边,第一次仔细的打量这名燕赵名妓,消瘦的脸庞,浓浓的睫毛,薄薄的嘴唇,性感的锁骨,还有一对儿晶莹剔透的耳朵,此刻的玉仙除去了往日的妖艳妩媚,却更像是楚楚动人的富家小姐。

    常人叹了口气,“卿本佳人,奈何为妓啊!”

    见玉仙未醒,常人将被子往上拽了拽,起身离开。

    常人离开后,床上的玉仙眼角流出一滴眼泪。

    就这样,常人照顾玉仙吃药、喝水,在联盟住独身时练就的厨艺也大显身手。

    为了让玉仙增加食欲,尽快恢复体力,常人用猪肉耗油,炒了几样小菜,吃的玉仙眼角含春,看常人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玉仙问常人做的菜叫什么,常人顺口答到:“常家私房菜。”于是玉仙拍着小手吃的连个葱花都不剩。常人信心倍增,心想或许留在战国开个酒楼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唯独令二人都感到尴尬的就是倒马桶,常人倒不觉得脏,只是玉仙每次想到自己的排泄物被眼前的男人端去看到、闻到,就浑身的不自在,所以玉仙刚能下地,就坚持到外面如厕,常人只是怕她病好的慢,耽误了行程,所以这几日对玉仙百般呵护,却不知在一个每天都生存在阴谋和玩弄中的女子心中,这样做的杀伤力是极大的。

    第二天晚上,常人见玉仙烧已经完全退了,吃饭也多了,计划着明天该赶路了,看着玉仙睡下,常人决定回房间再练一遍先天功。

    这时,常人忽然想起出发前需跟车夫交待一下,于是顺道来到车夫的门前,听了听,里面没有呼吸声,常人推门而入,房内果然无人,摸了摸床,被子还是热的,见后窗开着,常人迅速翻出窗外,聚力听了听,后墙有土块落地的声音。

    事出无常必有妖,常人脚下发力,几个起落后,发现了前方的黑影,常人小心跟着对方,一直到了一家小酒馆,远远的只见那人跟小二说了句话便走进一间包房,常人走进酒馆,小二热情招呼着:“欢迎光临,客官吃点什么?”

    常人找了张角落的桌子,背对包房坐下:“来壶茶,来盘花生米。”

    “稍等您内”小二下去了,常人聚力听去,房间里传来两人碰杯的声音。

    “端木兄,些许时日未见,怎么脸青眼绿的?”

    “嗨,成天扮成下人,换你试试,要不是想着你这儿有酒有肉,我才不来见你呢,姓常的那小子看着大大咧咧,眼睛贼着呢。”

    “也是,辛苦哥哥了,吕相说了,这次任务结束,就调你回秦国……”

    秦国、吕相!难道是吕不韦?常人心道,难道此人是秦国的细作,他不是商丘的人么,常人接着听。

    “对了,计划是在蓟城接头,你怎么在这里就发暗号约我?”端木问到。

    “计划有变,相爷收到消息,西陉关那里近期有动作,命我去东胡跑一趟,这是相爷手书,务必想办法交到剧辛手上”。

    房间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时店小二端着盘子上菜,常人一分神,那边又说了什么就无法听到了,正当常人再想听的时候,先前那人已经走出包间,“小二,结账,给里面那桌再上一只鸡。”

    这人结完账便匆匆离去,常人也结了账,远远的吊在之前那人身后,一路跟着那人来到镇外小树林,见那人从树后牵出一匹马,常人心道,绝不能放他去东胡。

    常人抽出常匕,快速切至麻醉针,待那人上马之际高声喊到:“兄台慢走,端木兄有话让我转告你。”

    那人一惊,手暗暗握在剑柄上,“哦?那你过来吧。”

    常人笑呵呵的缓慢走近,那人也笑着问:“端木央都跟你说什么了?”

    常人脸不变色的说到:“他说还有封信请你路过飞狐口的时候带给商老板。”

    那人脸色一变,突然一剑向常人砍来,口中说道“知道了飞狐口?那你更应该死!”

    常人向后一倒,顺势拔出佩剑,那人一剑砍空,从马上飞身跃起,又向常人刺来,常人施展越女剑法抵挡,口中问到:“不知我什么地方露出破绽?”

    对方嘿嘿一笑:“端木央乃是端木兄的哥哥,你今晚即是偷听了我等对话,那今晚只有送你去见阎王了”,说完栖身而上。

    常人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大意了,举起胳膊噗嗤一声,那人初时觉得大腿一阵刺痛,接着麻痹感开始向全身蔓延,心叫不好,果断咬碎牙齿。

    常人见对方被射倒,收起剑来到对方身旁,忽见那人七孔流血,摸了摸却已死透了,检查了一下自己射出的确实是麻醉针,再看了看对方的口腔,暗道,难道你小子是混fb的么?

    常人搜了搜,从对方身上并未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心道这也是条汉子,于是用对方的剑挖了个坑把他埋了,又将马放走,收拾干净,返回客栈,常人暗道自己的心脏啥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这要在联盟黑灯瞎火的独自掩埋一个七窍流血的死人,那得喝多少假酒啊!

    这是不是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还在找”常人的超时空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