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Chapter 77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裙子有点长, 鞋子有点高, 裙摆有点大, 不是很方便活动,但据说是基裘夫人的品味,不好好穿制服的人都会被她开除,除了穿, 就只能穿了。

    洗漱完毕,莉莉丝去女仆专用的饭厅用完早饭, 然后从工作间里扛出一整套专业的清洁用具,乘坐电梯去三楼开始整理房间做清洁, 这也是她负责的主要工作之一。

    今天揍敌客家的主宅, 也一如既往地阴森着。

    莉莉丝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仍然不太适应这个新职场。

    那也是当然的。

    进揍敌客家干活的女仆也好,管家也罢, 都要进入揍敌客家专门设立的机构参加一段时间的培训,进行数次考核,通过的人才能正式上岗。

    正是因为这种机制,大部分的女仆、管家们在入职前就对彼此熟知,就好像上学时期一样, 小圈子早就划分好了。更不要提家大业大的揍敌客家, 主人们之间也有各种明争暗斗, 下面的佣人们因为立场或者个人喜好, 再分成几个派系, 正常得犹如吃饭喝水。

    而莉莉丝则不同, 她刚来,对主人们没有任何偏好,整日做清洁的她一般都是避开主人们行动的;而且她也没有参加过培训学校,她进入此地干活,是因为运气不好,某个职业猎人捉住了她,把她送来劳动改造的。

    没错,劳动改造。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那个意思。

    这也就意味着,她只要表现不好,就能被揍敌客家随便哪个主人差评退货,而且在劳动改造期间,不管她的工作做得多么好,也只能拿每小时两百戒尼的时薪。

    最近通货膨胀比较厉害,一百二十戒尼只能买到一罐果汁,她一天的工资大概也就够吃两顿快餐吧。

    工资低廉,职场工作环境阴森,和同事们相处不融洽,还有可能随便被差评打包退回,莉莉丝只觉得她的前途和揍敌客家主宅的走廊一样——一片黑暗。

    早晨日常一丧完毕,莉莉丝已经打扫好了第八号牢房的卫生,石板缝隙里的血迹都刷得一干二净,行刑道具宛如新品,整个房间在森冷的白炽灯下皮卡皮卡,她没来由地一阵满足,忽然觉得劳动最光荣。

    她继续进行下一间房间的打扫工作。

    即使揍敌客家主宅大得跟迷宫似的,但在奢侈享乐的富人圈子里浸淫了五年的职业女仆莉莉丝,认一认区区一个山头的路,还是不成问题的。

    几位主人们在喜欢的楼层挑选卧房,三楼有三少爷和大少爷的卧房,八号牢房旁边那间,就是大少爷伊路米揍敌客的卧房。

    揍敌客家的佣人人数超过两百,比一间中型企业的雇佣人数还多,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即使才来一个月,莉莉丝在这群心机男女中暂时无法打入信息圈核心,可她仍然听到不少传闻。

    ……也不算传闻吧,因为这是全家都知道的事,且主人们也没有刻意隐瞒过。年方二十三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大少爷,最近参加了不少相亲,频率很有规律,规律得和大少爷的作息一样,每周五的晚上是大少爷雷打不动的相亲时间。

    莉莉丝来的那天正好是周五,也就是说在短短一个月的揍敌客家女仆职业生涯中,她已经见到了伊路米少爷相亲了四次。

    地点当然不在枯枯戮山,哪家小姐会愿意在男方家里相亲呢?具体在哪,莉莉丝也不知道,她估摸着应该在附近哪个国家的哪个高级餐厅里,因为她每次都远远地看到少爷难得地穿上了西服扎起了马尾。

    过程她看不到,结果主人们也不会说,可群众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每次看到相亲队伍回来的那个状态,全体揍敌客家职工们都知道:哦,这事黄了。

    第一次死了个管家。

    第二次又死了个管家。

    第三次管家倒是一个没死,就是大少爷脸上染血断了根骨头西装都成了乞丐装,说相成了谁都不信啊。

    第四次,也就是昨天晚上。

    管家没死,大少爷没伤,就是跟回来的不是一名美少女也不是一名美御姐甚至连个母的都不是,那身高一米九体魄比少爷还强壮的红发男人,即使讲话再tm千回百转,莉莉丝赌上她今日的工资,那也不会是个妹子!

    红发的高大男人如今就在楼下客房住着。

    他昨晚去了露天浴场泡温泉,据宿舍知情就报的浴室清洁担当的女仆豆叶确认,这人小**尺寸惊人,别期待了肯定是男的,和大少爷那小身子骨相遇估计还是上面的那个。

    豆叶抹了下口水,说:“要不请厨房做红豆饭吧,万一大少爷要吃呢?”

    “……喂?!”

    “开个玩笑嘛,不过大少爷竟然也有朋友,真神奇呢。”

    莉莉丝认为她这个“竟然也”三个字用得非常精妙。

    因为揍敌客家的所有主人,除了二少爷靡稽揍敌客勉强有网友朋友们以外,其余的都没有朋友。

    他们的世界就是杀人,赚钱,和磨炼杀人技巧,以便更好地赚钱。

    多么贫瘠的一家,简直比枯枯戮山山顶寸草不生的死火山口还贫瘠呢!

    莉莉丝想着昨晚大少爷的相亲战况,一边打开第二扇房门,她推着清洁车进去的同时,眼疾手快地看到了本应该出门工作的大少爷……在床上,和同样话题中的人物一起。那名红发男人,趴在横躺五个人都没问题的大床上,一只手掀开了大少爷的被子。

    ……他的大尺寸小**趴着真的大丈夫吗?

    莉莉丝歪了歪脑袋,困惑得十分不在点。

    然后求生的本能让她在下个瞬间,条件反射地低下脑袋,九十度鞠躬,“大少爷非常抱歉打扰到您,我我我我我我我马上出去。”

    “没看过的脸。”伊路米说到。

    莉莉丝已经开始拉着清洁车往外退。

    她的余光看到大少爷已经秒站了起来,ps还穿着睡衣。

    豆叶口中的大唧唧红发男人还趴着。

    ……天,他真的不嫌勒得慌吗。

    莉莉丝的脑袋因为震惊已经一团浆糊了,伊路米在这个时候说到:“我有让你出去吗?”

    “哦呀,你家的女仆不太听话呢~”

    莉莉丝已经立正站,下巴微含,只能让主人们看到一个态度乖顺的……头顶。

    头顶,啊不,莉莉丝说:“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把我的早餐拿过来,我今天在房间里吃。”

    莉莉丝脑子一团浆糊只剩下豆叶不着调的洗脑,金色的头顶又乖顺地说:“您要吃红豆饭吗?”

    伊路米大大的死鱼眼微微一眯。

    房间里的空气顿时凝结。

    乖顺的头顶一阵猛摇,“不不不,对不起少爷,我记错了,我马上吩咐厨房。”

    莉莉丝继续拉着清洁车倒退,伊路米毫无征兆地,又开口了。

    他依旧没有音调起伏地说:“你看到了吧?”

    明明是平时的语调,但配合着刚刚的语境和揍敌客家名产的阴森走廊,就很有点阴测测的味道。

    没没没没没,她是小聋瞎,必要的时候可以成为大聋瞎。

    莉莉丝一阵猛摇头。

    “你肯定看到了吧?”

    莉莉丝继续摇头。

    可心里却忍不住想,她是:

    a,向大少爷表忠心顺便敲诈他一大笔;

    b,不知道有没有命用少爷的那一大笔钱,干脆报告给夫人,顺便敲诈个一大笔;

    c,不知道有没有命跑到夫人那里告状再敲诈,干脆威胁大少爷,顺便敲诈他个一大笔!

    然而乖顺的脑门说的是:“大少爷,您有所不知,我近视,高度的,十米外男女不辨,五米外人畜不分。”

    这时忽地,一张放大的伊路米的脸,贴到她脸跟前。

    大大的死鱼眼仍然一眨不眨。

    身为杀手,他身上没有多余的气息,忽然贴过来,让人不禁心跳骤停。

    莉莉丝心跳骤停了。

    然后立刻加速重启了。

    她猛地往后倒跳一步,跳开了十米左右,精准地撞到一个餐盘,端着餐盘的两名女仆呈多米诺式倒下。

    噼里啪啦。

    鸡飞狗跳。

    伊路米眨眨无神的大眼睛。

    话说他们家什么时候来了名这么蠢的女仆?

    而靡稽不但不想相亲,还想在家中再待个五年,仔细想想的话,十年也可以……不,干脆就待一辈子!

    靡稽黑进了监控设备,像看实况一样,拿他大哥当乐子就可乐薯片看得乐不可支,靡稽油然而生一股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于是装作不经意地从门口路过……

    见习女仆的脑回路令他的下巴都掉下来。

    更可怕的是,伊路米竟然什么也没有说,把照片收了起来。

    靡稽一阵后怕。

    他在考虑这个伊路米是个假伊路米的可能性,又或者见习女仆把他洗脑了?

    哇,这是什么神秘妖术奇怪念能力?

    那过几年会不会也强制洗脑他?

    然后为了相亲把他扔进健身房里,不跑个百八十公里不让下跑步机,每天只能吃草把他的手办全扔掉之类的?

    一道惊雷平地起,靡稽满身脂肪抖了三抖,正准备灰溜溜回房间考虑几年后的对策时,见习女仆莉莉丝结束了第一天的相亲课程,出来了。

    靡稽赶紧跑过走廊转角,藏起身影。

    没一会,伊路米也出来了。

    他说:“果然还是换张照片吧,它们是长脸,很难模仿。”

    靡稽心里一凉:喂,不这个是吧,还真的想去模仿啊?

    他觉得他的大哥从今天开始已经不是他的大哥了。

    莉莉丝说:“那您觉得参照什么照片比较好呢?”

    伊路米想了想,眼前的金发女仆笑容完美,每次叫到她的时候她都会露出几乎一模一样的微笑,果然如她所说的那样,微笑已经成为女仆的必备职业素养了。

    “就你的照片吧,看着比较顺眼。”

    远处的靡稽:“……”

    大哥你醒醒!醒醒!

    “而且笑得比这只要好点。”伊路米对比了一下哈士奇说到,然后他又对比了一下萨摩耶,“嗯,比这只也笑得好看点。”

    莉莉丝:“……”

    大少爷,我能跟个人比吗?

    职业素养让她仍然微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伊路米用手机照下了职业女仆的职业微笑,仔细看了看,又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总比那两只“微笑天使”要好太多。

    此时莉莉丝竖起一根手指,说到:“大少爷不如试试咬着一根筷子训练?听说迎宾小姐们露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就是这样训练来的。”

    上完第一节课,莉莉丝回到宿舍里,此时其他人还在工作,房间里十分安静。

    莉莉丝昨晚值夜,一夜没睡,她洗了个澡,一阵困意袭来,还没吃晚餐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莉莉丝做了个梦。

    梦中反复见到伊路米少爷女鬼式恐怖微笑,并且从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袭来,令她眉头皱得很死,睡得一点也不安稳。

    好不容易女鬼式微笑淡去,莉莉丝又梦到了大少爷在温泉里,乌溜溜的长发垂下来,背对着她,看不清表情。

    她试着叫了一声,伊路米回过头来。

    只见长发披散的大少爷咬着一支筷子正在做微笑练习,然而雪白的门牙啃在乌黑的筷子上那样显眼,那门牙越变越大,大少爷的身上也渐渐长出绒毛,不一会变成了一只浑身雪白眼睛乌黑并且还会露齿笑的大兔子!

    紧接着那只兔子扑过来,咔嚓咬碎了她的头盖骨……

    “少爷,不要啊!”

    莉莉丝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就见到刚要钻进被子里的豆叶,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莉莉丝顿时背后一凉,有种第一次见到三毛,被三毛盯着的感觉。

    她的直觉是对的。

    豆叶咻一下从被子里爬出来,再蹿到她跟前,整个过程连半秒钟都不到。

    “不要啥?大少爷对你做了什么?你什么不要?我就觉得这相亲指导很可疑啊,你说说这孤男寡女,少爷女仆,指导学习的,我就知道!嗷嗷嗷,我就知道!……快快快,从实招来!”

    莉莉丝不明白她的“我就知道”,指的是什么。

    难道是指大少爷微笑起来很可怕,她们早就知道了吗?

    “啊,我刚刚梦到大少爷变成兔子了。”

    “诶?”

    “……然后一口咬碎了我的头盖骨。”

    “……”

    莉莉丝说着自己的梦,顺带着把白天发生的事情,用小学生写作文的文笔复述出来。

    幻想中的羞耻女仆play没有了,豆叶并不是很感兴趣,她爬回自己的床上,吐槽到:“你说你为什么想不开,要大少爷那样的资深面瘫学习微笑?”

    “可是,微笑不是基础中的基础吗?”

    “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可是娶老婆不一定要会微笑啊!像大少爷那样的人,面瘫才是萌点,你要做的不是破坏他的萌点,而是在女方面前无限放大它啊!”

    面瘫是萌点……?

    “你看看少女漫里,或多或少都会出现面瘫角色,面瘫男主角也不是没有,你连这种套路都不懂,为什么夫人派你去指导少爷相亲哦?”豆叶说着,翻身打个哈欠,已经很想睡觉了,“嘛,不过比派我们去要好多了,毕竟大少爷美则美矣,但很危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