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Chapter 05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主仆二人先尴尬中途和谐后来又很尴尬的搓澡活动,在最后的静默中,终于结束。

    莉莉丝谢天谢地。

    不管是之前对女仆并不友好的大少爷,还是后来稍稍改观了一点的大少爷,莉莉丝都觉得自己并不擅长与之相处。

    他看待人的视线像在看着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实在很不友好。

    与松了一口气的莉莉丝相比,伊路米则觉得很奇怪。

    两方面的奇怪。

    那个看上去挺蠢笨的女仆很奇怪,而且他自己也很奇怪。

    当陌生的面孔闯入他房间的时候,伊路米记得自己是想杀掉她的,即使对方穿着家里统一的女仆装,推着清洁车,但这种东西,想要入手一点也不困难。

    伊路米记得自己在那个瞬间,感受到了十分微弱的,类似威压感的东西,隐匿在他的杀气下,一会就消失了,短暂得几乎像是幻觉。

    同时他还记得,他杀人的意图,在短时间内改变了。

    他本来怀疑是侵入者,却忽然想到,也许她真的只是新入职的女仆。

    ……事实证明也是新来的女仆。

    到底他觉得哪里不对呢?

    同样的违和感,在刚刚也有发生。

    在伊路米的价值观里,偷看洗澡倒没什么,可这名实习女仆的行为举止总给他一种怪异感,但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

    他预感会是个很难处理的人。

    对于麻烦且在身边的人,伊路米更倾向于抹杀掉。

    这次他明确记得,在短暂的犹豫中,他的想法又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

    ——只是一介实习女仆而已,虽然呆傻了点,但一副很好使唤又听话的样子,就不要浪费钉子了。

    在他们家杀人是生意,为了更好的赚钱,他们必须磨炼杀人技巧,在磨炼杀人技巧的过程中,他们又杀了更多的人。

    杀人杀到爷爷那种水准的,不赚钱都不愿意动手了。但伊路米认为自己还没达到爷爷的水准,在他心中一些麻烦的人,杀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他想法的两次改变,即使从逻辑上看没有什么问题,伊路米仍感受到了一丝违和感。

    他换好衣服,从温泉里走出去。

    莉莉丝已经守在门外,脑袋微含,姿态柔和谦逊。

    伊路米的无神大眼睛从她身上一晃而过,什么也没说,继而向房间走去。

    莉莉丝则站在原地,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就回宿舍。

    今晚值夜的不是莉莉丝,她没有必要跟上去。

    刚刚温泉里的水汽太大,裙子都潮了,黏在身上有点不舒服,莉莉丝想快点回宿舍换掉。

    然而就在伊路米的身影已经到了走廊尽头,就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住了,偏头想了想,又想了想,像在思考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为什么他总把实习女仆的情况,往好的方向去想?

    就算真的是这样,她今晚做的事,也需要受到惩罚吧?

    又为什么他刚刚直接走掉了?

    紧接着伊路米转过头来。

    实习女仆莉莉丝还在原地,半低着头,态度很谦卑的样子。

    她用余光看到了,心里咯噔一下,有点虚。

    伊路米无情绪起伏地说:“偷看我洗澡的事情,你需要受到惩罚。”

    “……”

    莉莉丝刚想说,好吧,那她就去牢房领鞭子好了。

    谁知道伊路米又说:“那你就举个‘对不起,我是个偷窥大少爷洗澡的变态’的牌子,站在大厅正中央,直到明天早上天全亮的时候。”

    “……………………”

    金色的脑袋,虽然一直都没什么动作,但伊路米明确感受到她从头到脚都凝滞住了。

    这时伊路米才觉得心中莫名的不舒坦,淡化了一些。

    他很满意自己制定下的惩罚,比领鞭子有创意太多。

    为了防止莉莉丝用一块小到看不清字的牌子,在伊路米的监工下,她制作了一块一米宽,半米高的木牌,几个字用毛笔写的,占了个满满当当,正常人隔着十米远能看清,而满宅女仆管家们的身体素质远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初步估算,三十米开外看清没问题。

    莉莉丝站在伊路米指定的位置——主宅大厅的正中央,举着耻辱柱一般的牌子,沉默地忍受着羞耻感来袭。

    那么显眼的位置,不消一会,夜班的女仆们全看见了。

    在这里一个人看见,等同于大家都看见了。

    并且有些还没睡下的白班女仆们,为了不错过好戏,状似忙碌地从她面前走过。

    有的端盘子,有的拖地,有的擦灯,有的插花,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做事的样子很认真,好像这个大厅是迎接巡察组的政府部门一样,所有人用尽自己的全力在表演什么叫认真工作。

    要不是拖地的有三个,插花的五个,擦灯的六个,端盘子走过去的十几个,ps每个人的面孔都不一样,莉莉丝差点就信他们是真的忙,而不是来看免费笑话的了。

    莉莉丝的脑袋低得不能再低,整张脸都要躲在耻辱牌的后面。

    她在心中已经把豆叶砍成了十八段,然后把大少爷,呸,伊路米·揍敌客,砍成了肉沫再做成肉包子喂二毛!

    呜呜呜,揍敌客家果然不是她的福地,这完全是权力骚扰!

    莉莉丝的心中悲愤交加,即使耻辱到不行,她内心的一部分,却有一点点庆幸。

    起码在这一次,莉莉丝明确地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在揍敌客家死个女仆极其正常,虽然才来不久,但她很清楚这点。

    做清洁不小心闯进去那次,她还有点懵懵懂懂,一切发生得太快;但这次莉莉丝感受得很清楚,来自伊路米不小心流露出的一丝杀气。

    但他想法的转变,却并不是因为她运气好,而是因为她的能力。

    莉莉丝的念能力完全没有攻击性,并且不适合战斗。

    可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念能力弱。

    她习念并不太早,在十三岁的时候意外打开了精孔,正式学习却是在十四岁的时候。

    正式学习之后,她形成了两种发,一种是能让身边半径二十米以内的人,以最有利于她的角度来思考她的所作所为;另一种是,她能觉察到对方心中想法的改变,并不是详细且具体地掌控对方心中所想,而是更抽象概念化的东西,简单来说更类似第六感。

    两种都是心灵控制类的能力,由于并不是强行改变对方心中所想,而是顺着对方的思路稍作修改,所以绝大部分被她改变过想法的人,都觉察不到她的念能力。在大家看来,莉莉丝大概只是一名年近二十却只会四大行,无法形成自己的发的没用念能力者。

    可是,没有谁的念能力是无敌的,之所以以前没有人觉察到,是因为这个秘密她谁也没有说过,包括教导她念的师傅。

    莉莉丝到揍敌客家来,已经不止一次对伊路米使用过她的能力。

    真是个疑心重又神经质的人。

    并且从他今晚的行动来看,再多使用几次,他觉察到她的发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莉莉丝的脸藏在木板后面,重重地叹口气,只觉得前路迷茫。

    被钉在耻辱柱上整整一晚,在第二天天全亮的之后,莉莉丝把木板掰得碎碎地扔进壁炉里,灰溜溜地跑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轮到莉莉丝当班的时候,她很乖巧地按照伊路米的安排,只是跟着他做普通女仆的工作,就连相亲这个词都没有提到过。

    果然她的无作为,受到了基裘夫人的瞩目。

    基裘再次叫莉莉丝去了茶室。

    和上次和式的不同,这次是另一间欧式风格的茶室,层层裙摆华丽又漂亮,套着缎面长手套的纤细手指端起精致的骨瓷茶杯,茶水并不在最合适的温度,基裘呷了一口就重重地放下杯子,扬声说:“太让我失望了!”

    “揍敌客家不需要不听话的女仆,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吧。”

    莉莉丝心肝一颤,不不不,她还不想进监狱,像她这样技术流的诈骗犯真的很不擅长肉搏呀!进了监狱那还不得被大姐大们揍个半死。

    莉莉丝悔之又悔,“夫人,我错了……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这时基裘适时进行怀柔政策。

    “伊路米确实不算个好相处的孩子,他是不是和你说,一开始的无作为会降低我的心理预期?”

    基裘继续说:“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完全听那个孩子的话,你会吃亏的哦。”

    在这次提醒谈话后,莉莉丝再次来到伊路米身边,某位大少爷刚刚工作完回家。

    莉莉丝低眉顺眼,把今天基裘约谈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半点不信任也没有展现出。

    伊路米依旧面瘫脸,“你做得很好。”

    莉莉丝第一次抬头,问:“那有没有什么奖励呢?您看,我差点被夫人赶出家门,丢了这份工作我会很为难的。”

    闻言,黑洞眼不着痕迹地把视线挪开,无情绪地又重复了一边。

    “你做得真的很好。”

    莉莉丝:“……”

    喂!

    请给实质性的奖励,比如支票好吗?!

    这时莉莉丝第一次确认了,抠门的主人不能信,还是听基裘的话更有钱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