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Chapter 15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揍敌客家的主宅一直挺安静的,今天同样很安静。

    靡稽今天难得走出房间,因为奇犽进入叛逆期打伤了妈妈,还要试图离家出走,现在在牢房里,他要趁机公报私仇,抽全家最受宠的奇犽好几百鞭子。

    今天的安静同往常的安静不同,安静得有些出奇。

    ……不,也许是前几天大哥上着相亲指导课时,家里太吵了一点。

    上次相亲……也就是昨天,结果不高不低,不好不坏,大概因为对方是普通人的原因,既没有打起来,也没有再联系。

    尽管没有成功的相亲都不能算好结果,可靡稽拿这次同前几次死管家伤大哥的情况对比了一下,觉得这次应该载入伊路米年度大事手册,并且放烟花庆祝!

    然而,三楼这寂静……这诡异的寂静……

    伊路米的定时相亲在家中已经成为逗人开怀……啊不,大家关心瞩目的常规节目,靡稽一直既想看笑话,又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常规喜剧节目忽然走向正常并且毫无动静,比要去单人牢房抽奇犽那个自大小鬼更令靡稽好奇。

    某位二少爷拖着沉重的身躯来到三楼。

    这里不但阴森寂静,而且气氛莫名地沉重压抑,是揍敌客家最擅长的那种,他稍稍嗅嗅就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

    这时女仆长艾米丽·亚当斯从伊路米的房间出来,端着托盘,但上面没有食物,只是清水、针剂和药片,而且都空了,显然伊路米刚刚吃过。

    靡稽这下更不懂了。

    明明昨晚大哥从飞艇上下来的时候,他窥了一眼监控,一行人马全须全尾没一个受伤呀。

    他拦住女仆长,并且不顾她的反对强行查看了药剂的名称。

    不论是药片还是注射用的针剂,全都是中和剂。他对这些挺熟悉的,小时候进行抗毒的训练时,或多或少都吃过,现在随着年岁增长,耐心逐渐增强,已经很少使用了。

    五兄弟中,其实训练到他大哥这种程度,虽然肯定比不上爸爸和爷爷,可伊路哥的抗毒能力已经很强了,绝大多数非大剂量的毒,他都不需要吃中和剂。

    ……也就是说他现在在进行更困难的抗毒训练啰?

    按逻辑来说,这也是很正常的。

    偏偏靡稽联想能力在五兄弟里靠得上前排,他顺道问了一句,“那个新来的见习女仆呢?就是指导大哥相亲的那个。”

    艾米丽·亚当斯不疾不徐地回:“她现在在单人牢房关禁闭。”

    顺带还有三百鞭,每天份的,早三百,晚也三百,比吃饭还准时。

    这再次让靡稽名侦探觉得不对劲。

    他又回到房间,对着好几个屏幕键盘一阵操作,调出了昨晚的录像。

    除了卧房没有摄像头以外,住宅的其余地方都装有摄像头。

    虽然他看不到伊路米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看到门口呀!

    靡稽发现昨晚金发见习女仆有端着甜点红茶进去。

    紧接着他再看厨房的录像。

    疑惑迎刃而解——

    难怪新来的那个被关禁闭了,她往伊路米的红茶甜点里大量投/毒,虽然厨房里能拿到的都是主人们有抗体的药,可是就算辣椒吃多了也会闹肚子的呀!

    可是……靡稽·名侦探·揍敌客又有了新的疑惑,为什么见习女仆要往伊路米的餐点里大量投/毒?还是他根本拒绝不了的甜点。

    就光看没有声音的录像,见习女仆那架势,就是不拉死伊路米不罢休的样子,他们之间有什么仇吗?

    靡稽把两人的仇恨记在小本本上。

    名侦探总有一天要调查个清楚!

    即使是揍敌客家,特别危险的药品管控同样严格,莉莉丝知道厨房里能取到药品毒不死主人里的任何人,但她同样知道,即使毒不死,这玩意吃多了也不好受。

    哼,就不信拉不死他。

    事实证明伊路米确实难受到卧床,即使本人仍然面无表情着。

    当然始作俑者的莉莉丝也被追责了,不管她是故意还是不小心拿错,都造成了上述后果,惩罚莉莉丝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伊路米恢复得却比想象中快不少。

    本身抗毒能力就不错,再加上体质水平拔群,他就连第二天的工作都没耽误。能把大象毒死的药品就顶多起了个泻药作用,要是肚子里的毒泉下有知,都怀疑自己投错了化学式。

    不过已经习惯了在每日日程中加入相亲指导课程的伊路米,结束工作回家后,忽然觉得是不是少了什么。

    他记起他的相亲指导老师现在在小黑屋里。

    伊路米很肯定当时莉莉丝投毒是有意的,因为本人端茶点过来的时候散发出满满的怨念。

    即使这样他也吃了,反正毒不死人,这种药品无色无味,又不影响奶油草莓蛋糕的口感和味道,为什么要浪费食物呢?

    然而伊路米却不懂莉莉丝生气的理由。

    于是在今日工作结束后,他来到了单人牢房,此时关在里面百无聊赖的莉莉丝正用石子在地上画伊路米的小人,然后泄愤地一阵猛踩。

    刚刚打开牢房门的伊路米:“……”

    踩小人被“小人”本人撞个正着的莉莉丝:“……”

    场面尴尬极了,比上次她被迫偷窥他洗澡被抓个现行更尴尬。

    但这么尴尬着,莉莉丝也习惯了,她把石子一甩,就当无事发生过。

    投毒&踩小人本人当场精分低眉顺眼职业女仆状,“大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你今天下午的三百鞭呢?”

    “已经抽完了。”就是因为刚抽完,所以才一身怨气踩大少爷小人呀!

    “那再追加三百鞭。”

    “……”

    但伊路米到牢房来不仅仅只是为了多抽莉莉丝三百鞭的,甚至他对机械的抽鞭子完全不感兴趣,他问到:“为什么只是在你的前诈骗对象面前拆穿你,你就会生气?”

    “大少爷您言重了,生气倒是没有……”

    “真的吗?”

    “……是非常生气,恨不得跳起来立刻暴打您狗头的生气。话说我会再被加鞭子吗?”

    “既然这么不想加鞭子那你为什么还要说,你傻吗?”

    这次莉莉丝无言以对。

    鞭子的事再次放在一旁,伊路米回忆了下当时他的所作所为。

    在拆穿莉莉丝是个女扮男装的妹子后,铃木绫子发出了更加大胆的宣言,向莉莉丝求婚,但莉莉丝也好,伊路米也好,都明白她是不可能同意求婚的。

    因为她甚至不太记得和绫子在一起的事情了。

    订婚二十次的莉莉丝有点尴尬,暂时不知道如何回复的时候,伊路米却客观冷静地说到:“这也是不可能的吧。”

    “……”

    “刚刚你提到‘克里斯’这个假名的时候,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提前拿到你妹妹的相亲资料看到相同的姓氏是,她也没想起你来。这不就说明一点吗,她压根就不记得了。”

    伊路米倒是没有说错。

    “她只是想骗一点钱跑路而已,别说结婚了,甚至不愿意再在你身边待三个月。”

    “……”

    “你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吧。我很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人你能念念不忘到现在,到底是为什么?喜欢吗,那是什么东西,小孩子想养小狗的那种心情吗?”

    绫子回忆中的形象被无情打碎,既是幸,亦是不幸。

    伊路米没有说错,莉莉丝没有反驳。

    她没有办法怼主人,所以只是沉默。

    但沉默着的时候并不妨碍她生气。

    ……很气,随时会爆炸的那种。

    不过毒也投了,小人也踩了,莉莉丝在此时给出了生气的理由。

    她深深地叹气,“隔行如隔山,大少爷您可能不太明白。演出之所以真实,是因为它真假参半,每一个形象既是我,又不是我。我也不是第一次被诈骗对象找到,但没有一个人找我的目的是为了还钱。”

    “……”

    竟然没有吗?当骗子这么好赚?

    “虽然我离开了绫子小姐,但‘克里斯’的形象留在了她的心中。‘克里斯’对她来说是美好的,而您却无情地打碎了这一切。身为职业诈骗犯专职骗婚的我,也是有职业尊严的!您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简直是……”

    “……”

    “天理难容!”

    “……”

    “用您听得懂的比喻那就是,您好不容易杀死个人,却有多管闲事的人忽然冒出来强行把他奶活了!再比如您完成工作对方给您汇了大额支票,您诸事繁忙来不及兑现,终于去银行存款的时候,柜员告诉您您的支票刚刚过期一小时!”

    伊路米想象了片刻,不自觉地打了个颤。

    噩梦,绝对的噩梦,有辱职业杀手之名。而后一种比喻已经不是噩梦了,那简直是要屠城的愤怒。

    他左手端着手肘,右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学习了……”

    然而全程偷听的靡稽·名侦探·揍敌客:“……”

    喂!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职业操守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