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伊欧文公主
    伊欧文正在守护着她的表弟,洛汗王国的继承人希优德,他在洛汗河口被半兽人袭击重伤,被伊欧墨带了回来,但是伊欧墨现在被放逐了。

    希优德重伤,伊欧文没有丝毫的办法,她想让国王来看看自己的儿子,但是国王现在什么不知道,浑浑噩噩的萎靡在自己的王座之上。

    “公主殿下,王庭来人,是来自刚铎,摄政王之子!”一位侍女悄然的进入了房间之中,在伊欧文的耳边而低语之后,又赶紧离开了这里。

    王庭之内依然有忠心的仆人、士兵、将领,只不过他们只能看着国王的昏庸,而无能为力。

    伊欧文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不过突然到来的消息让她看到了一丝的希望,因为这个人不是洛汗王国的人,而且来自刚铎,摄政王之子,她想要去寻求一些帮助。

    不管是什么,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帮助,表弟希优德很难挺过这个夜晚,国王陛下哪怕来看他一眼也好。

    洛羽此时泡在浴盆之中,身体被热水完全浸泡起来,“呼……”连续两天的长途跋涉,他甚至超越了阿拉贡三人的速度,提前来到了洛汗的王庭。

    虽然有英雄的能量、技能、装备提升速度,但是鼓噪的旅行,以及体力上的消耗让他有些疲惫不堪,现在正是缓解的好时候。

    浴盆旁边儿放着一张圆形的小桌,上面一个大的银盘,和一个金属酒瓶,“系统,这些没有毒吧?”

    “没有,你可以放心的食用。”系统保证了食物的安全性,这点系统还是不错的,对此洛羽十分的满意。

    食物没有什么特点,新鲜的面包、一些水果和煮熟的肉类,洛羽拿起旁边儿的盐瓶,在肉食上撒些盐,然后直接用手抓起来吃。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了,不过这些食物在这里就是奢华的,对此洛羽到是没有什么不满足。

    酒水也是一般的果酒,到是足够的香浓,酒味儿一般般,不过他到是喜欢喝酒,而是想要增加一些味道。

    “让我进去,我要见见我们的客人!”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抱歉,我们不能让您打扰客人!”随后是卫兵的声音。

    “你们是要限制我的自由吗?或者说,葛马力已经连你们都收买了?你们还是国王的卫兵吗?”女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委屈,但更多的是倔强,洛羽没有起身,他估计到是谁来了,不过他现在可以做什么呢?

    “吱呀”一声,门还是被推开了,洛羽根本就没有锁过,不过是一道木门而已。

    一身白色长裙,金色的头发带着小卷儿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随后急忙关上门,再次转身的时候吓了一跳。

    “很抱歉,波莫罗、摄政王之子,我没有敲门就进来了。”伊欧文公主很有礼貌,洛羽则是笑了笑。

    “没有关系,不过请原谅我现在无法行礼,公主殿下。”

    “你知道我是谁?”伊欧文还是选择了直视洛羽,毕竟洛羽在浴盆之中,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当然,这个时候能来找我的还有谁呢?”

    “我需要您的帮助,我的表弟,王国的继承人希优德殿下生命垂危,我的要求不高,希望您可以建议国王陛下去看看他,他已经很难挺过这个夜晚了。”伊欧文充满了悲伤。

    “恕我直言,希优顿国王陛下现在已经被控制了,我的话他也不会听的,尤其是去见自己的儿子,这样也许会刺激到他,让他苏醒过来,对方不过会同意的。”洛羽对于萨鲁曼的魔法一点儿都不了解,但是没有让希优顿去见自己的儿子,那么其中也许有些问题值得思考一下。

    “真的没有希望吗?”

    第8章 伊欧文公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真的没有希望吗?”

    “没有办法,国王必然不会去的,不过我到是可以去看看,但是可以给我找些衣服吗?内衣之类的。”洛羽想要使用治疗术,他给盖伦选择的就是治疗和闪现,治疗虽然可以加速,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回血啊!

    “您去?”

    “对,我去,我想我会有用处的!”

    “好吧,我去找些衣服来。”伊欧文现在是也是慌张,根本没有理会洛羽到底什么身材,直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洛羽则是无所谓的继续吃着食物,当水不在滚烫的时候,他也吃完,用手在身上到处搓了搓,就等着对方送衣服来了。

    “我来给波莫罗阁下送衣物,这是阁下刚才的要求。”伊欧文再次到来,这次到是没有什么阻碍,卫兵明显被刚才的触动了,不再阻拦公主。“这些事我哥哥伊欧墨还有希优德的衣服,我不知道您可以穿吗?”

    “放在床上吧,然后转个身!”

    洛羽走出了浴盆,拿着一块白布擦干了身体,随后挑选一套合适的内衣穿在身上,接着启动了‘死亡骑士’盖伦的铠甲。

    “好了!”

    “这……”当伊欧文转身之后,她看到了威武的洛羽。

    “很神奇对吗?”洛羽笑了,刚才这里可是没有铠甲和大宝剑的,现在洛羽竟然悄无声息的穿在身上。

    “魔法?”

    “差不多吧,现在去看看王子殿下,我想他挺不了多久了,我们要快点儿了。”

    “好的,请跟我来!”

    两人出了房间,伊欧文直接说道:“我带着阁下去看看王子殿下,王子的伤势已经挺不住了,但是我必须让他知道刚铎来人了。”

    两个卫兵面面相觑,而洛羽已经大踏步的向前走去,伊欧文急忙跑到前面带路,而卫兵没有说话,只是跟随在后面。

    角落一双眼睛微微眯缝着,“去吧,去吧,王子的死亡是刚铎之人下的手,也许这是个不错的故事呢!”葛马力·巧言此时正在酝酿着诡计,对于洛羽的到来他没有办法明面上动手,但是栽赃之后却是可以,他需要一个理由。

    王子的房间之中还有一丝血腥之气,伤口依然在流血,纱布快要被染红了,微弱的呼吸证明王子还活着,但是出气多进气少的,明显活不了多久了。

    伊欧文快步来到床前,跪在床边儿,握住希优德的手,眼泪噼里啪啦的低落下来,洛羽回身关闭了房门,然后站在伊欧文的身边儿,使用‘治疗’。

    治疗同时作用在三人的身上,洛羽没有丝毫的影响,只不过瞬间加速罢了,但是他现在又不需要跑。而伊欧文感觉一阵的温暖,悲伤的心情都开始向着愉悦转变,而王子殿下最为明显,瞬间脸色红润了起来,呼吸恢复了正常。

    “打开他的绑带!”洛羽说道。

    “可以吗?伤口还没有愈合呢!”伊欧文知道,身边儿这个男子应该使用了魔法,但是她依然担心。

    “打开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