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比尔博·巴金斯
    这里很有特点,全部都是木质的结构,应该是在地上挖出的洞(穴xue),随后用木头作为主要的建筑材料,进行加固。

    这里很相似洞(穴xue),进入之后四通八达,主要看向你想要多大的空间,可以随意的建造自己的喜欢的结构,布置房间也是按照自己的喜好。

    洛羽有些羡慕这个霍比特人,最少他们不会成为房奴,他可以挖个洞(穴xue)作为家,但是自己那个世界就不行了。

    带着欣赏的眼光观察了起来,比尔博巴金斯则是关了们,随后说道“请跟我来”

    “好的你们这的房子很有特点,而且完全可随心而建,真是让人羡慕。”洛羽真诚的夸奖让比尔博巴金斯十分高兴。

    他是一个具有冒险基因的家伙,不然甘道夫也不会来找他了,而比尔博巴金斯如果没有得到至尊魔戒,他的一声应该更加的辉煌和精彩。

    “请坐”餐厅之中,座椅还算是不错,但是洛羽一(身shen)的铠甲有些碍事儿了,洛羽直接将铠甲收起,里面是白色内衫和长裤。

    “哦”比尔博巴金斯有些惊讶的呼喊了一声,“真是神奇,这是魔法吗”

    “算是吧,但是和魔法又不太一样。”洛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哦,抱歉,我不应该打听您的秘密,看得出来,您是一位见多识广的游侠,我去准备中餐,您一会儿可以给我说说外面的事(情qing)吗”

    “嗯可以吧,我可以介绍一个各地的不同之处。”洛羽想了想,自己去过洛汗王庭,去过刚铎的国都,应该是可以讲讲的,或者是编一些故事,作为午餐的回报。

    “谢谢”比尔博巴金斯高兴的去了仓库,拿出了很多的储备食物,随后开始烹饪霍比特人的饭食。

    洛羽很有兴趣的坐在餐桌旁看着,看看霍比特人怎么做饭的,总的来说就是比较的简单,他们的食物多是面包、水果和素材,(肉rou)食更多的是香肠之类的。

    大型的动物并不适合他们饲养,猪是比较好的选择,不过洛羽觉得杀猪也学是一件困难的事(情qing)。

    午餐虽然并不是那么的多种多样,但是分量很足,显然比尔博巴金斯对于洛羽的(身shen)体高度有了考量。

    两人面对面,喝着这里特质的酒水,吃着食物,而洛羽则是对于中土世界人类的两个王国进行了一些的描述。虽然不是太过精彩,但是对于比尔博巴金斯来说也是十分新鲜的。

    “对了,您知道孤山吗”

    “孤山哦,知道的,那里曾经十分的繁荣,但是被恶龙史矛革占据了,随后矮人们开始流浪,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恶龙依然占领这那里,那里有堆成山的金币,那是龙的最(爱ai),随意它不会离开的。”洛羽说道。

    “真是可怕,繁荣因为一条龙而终结,实在是太过悲哀了,矮人要是没有那么多的金币,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被赶走了呢”

    “呵呵,金币是他们开采出来的,这并没有过错,错的是他们无法守护,他们没有力量战胜恶龙,那么只能离开,这就是现实了。”

    “是这样吗那么游侠先生对了,还不知道您的名字,我叫做比尔博巴金斯。”

    “洛羽,你可以叫我洛羽,这就是我的名字,波尔博先生。”

    “那么洛羽先生,作为一位强大的游侠,您从来也不占据别人的东西对吗”

    “是的,那是因为我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类,而恶龙并没有这种思想,它们更多是遵从自己的本能,这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一顿午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随后比尔博巴金斯那一个盒子装的新烟斗,“您会抽烟吗”

    洛羽回忆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会的,很久以前就会的,但是好久没有抽过了。”

    “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抽一锅”

    两人各自拿着烟斗,装满了霍比特人的烟草,随后来到小院子里,这里有个长椅,洛羽做了一半儿还多,点燃烟斗儿,两人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久违的烟草味道,霍比特人的烟草很香,让洛羽难免有些回忆,闭着眼睛慢慢的享受着烟草的香味儿,晒着午后的阳光,(身shen)上一种懒洋洋的感觉,也许应该一会儿睡个午觉。

    就在两人尽(情qing)的享受烟草的时候,“嘣嘣”有人敲打着前面的围栏,洛羽睁开眼睛,一个熟悉的面孔进入视线,不过(身shen)上的灰色长袍让洛羽明白时间点前移的事实。

    灰袍巫师甘道夫来了,比尔博巴金斯也睁开了眼睛,“今天真是一个好(日ri)子”他说道。

    “是的,今天是一个好(日ri)子,我本来打算自找你一个的,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位,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甘道夫的话让比尔博巴金斯感到困惑。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那么我们彼此认识吗”

    洛羽在一旁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继续抽着烟,事(情qing)开始有趣了起来。

    比尔博巴金斯是贝拉多纳图克的儿子,也许甘道夫和贝拉多纳图克之间也有一次冒险,但是具体什么洛羽就不清楚了。

    而甘道夫为什么帮助矮人呢也许甘道夫只是一个想要做点儿大事儿的灰袍巫师,他的魔法并不强大,平时只是卖些巫师的烟花而已。

    “我是来找人和我一起冒险的”甘道夫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直接说出了目的。

    “冒险”比尔博巴金斯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件极为荒谬的事(情qing)。

    “是的冒险”

    “抱歉,如果您想要找这样的人,也许应该去山的另外一边儿,或者是河对面看看。”比尔博巴金斯说的都是夏尔之外的地方,他认为对方是个疯子,竟然找霍比特人去冒险

    “你将我当成了沿街叫卖的小贩吗我是甘道夫,甘道夫这个名字意味着就是我”甘道夫向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字到底如何,或者有什么丰功伟绩值得宣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