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声东击西脱逃
    一干盐塘村的鲤人待在原地,畏畏缩缩望着鲤祸奔驰的背影,仍然不敢妄动。

    未过多久,火焰乍然窜起,芦苇“噼啪”燃烧,一缕缕青烟冒出芦苇丛,迅速弥漫开来。鲤祸的身影被滚滚烟雾遮蔽,鲤人们呆了片刻,忽地发一声喊,向四处逃窜,转眼跑个精光。

    鲤祸们业已下马,口鼻蒙上湿巾,一边打亮火石,点着芦苇,一边拔起燃烧的芦苇,掷向远处,加快引动火势。

    夜风一吹,火焰往芦苇荡深处不断蔓延,浓烟腾腾而起,红光直冲夜空。为首的鲤祸手按蛇剑,立在彪马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整片芦苇丛,眼中闪动着犀利的寒光。不管里面藏了什么东西,呛人的烟火自会将其逼出来。

    阿光被打晕,横捆在马鞍上。他双目紧闭,呼吸急促,体内剑气时而微弱,时而狂乱奔涌,仿佛进行着一场奇异的蜕变。

    一声隐约的惨叫从西南面猝然响起,戛然而止。透过火光烟雾,为首的鲤祸望见彼处的芦苇纷乱折倒,摇晃不停。

    “老大!老六出事了?”鲤祸们齐齐色变,惨叫声发出的位置,赫然是先前唯一留在芦苇荡的鲤祸所在之处。

    “围过去!”为首的鲤祸厉喝一声,飞掠而下,直扑惨叫传出的方向。其余的鲤祸纷纷出击,从各处绕过去,形成一个包围的半圆弧,快速向内合拢,原地只留下七匹驮着财货的彪马。

    为首的鲤祸步法奇快,身躯犹如蛇行一扭一弹,瞬间窜出数丈。四周灰烬纷纷扬扬,芦苇在熊熊火焰中卷曲、折断,一片接一片萎缩,露出一览无遗的水面,再也难以藏身。

    数十息之后,鲤祸从四方奔至汇合。为首的鲤祸蹲下身,仔细查看着一具浸在泥浆里的无头尸体。

    这是鲤祸的尸体,身着铁片鳞甲,四肢摊开仰躺,手上兀自握着长剑。他的脖子被斩断,颈腔汩汩冒血,首级不知去了何处。

    为首的鲤祸把尸体翻了个身,盯着颈后看了一眼,冷冷一哂:“哪有什么噩?老六分明是被一个毛头小子从后方偷袭,一剑斩首。”

    边上的鲤祸奇道:“老大,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瞧,颈骨的断截面还算平滑,可见对方出剑时蓄劲而发,力道十足。不过——”为首的鲤祸蛇剑一抖,把尸体挑翻回来,“这一剑到了颈前,劲力渐渐削弱,以至于剑气分散,导致附近血管崩裂,伤口参差不齐。”

    他站起身,冷笑道:“以这一剑有限的力量,要不是从老六背后偷袭,最硬的颈骨怎会断得如此干脆?此人连砍个头都不利落,劲气无法凝贯始末,又怎会是高手?一定是那个叫阿真的毛头小子。”

    不是噩就好!鲤祸们暗自舒了口气,胆气不由一壮,随即又觉得疑惑不解。“可我们一路合围过来,连个鬼影子也没见到啊!”“难道那小子杀了老六之后,凭空消失了?”“会不会烟雾太大,我们没留神,被他趁机溜走了?”

    为首的鲤祸神情一滞,适才他一路奔来,一直留意四处动静,却不曾察觉任何异常。按理说,对方来不及逃遁,必定藏身此处……他目光来回搜索,热浪扑面而来,烟气熏得两眼发酸。他心中倏然闪过一个念头,老六的脑袋去了哪里?

    火势开始减弱,延及芦苇根部的水面,“滋滋”熄灭,泛起一片片雾气。烟雾愈来愈浓,像不住膨胀的纱帐,裹住了整片芦苇荡。

    “老大,那边!”一个鲤祸挥剑指向东北角,惊声疾呼。顺着剑指的方向望去,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烟雾里若隐若现,跌跌撞撞地绕开火头,向芦苇荡外逃去。

    “活捉他!我要扒了他的皮!”为首的鲤祸狞笑一声,当先扑去,鲤祸们蜂拥跟上。

    泥水激溅,双方的距离不断拉近。人影披头散发,浑身**,一手捂住口鼻,依稀发出呛烟的咳嗽声。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无头尸体旁悄然浮出,潜入水下。

    鲤祸各自散开,急速绕到前方,堵住人影的去路。“兔崽子,你逃得了吗?”为首的鲤祸目露凶光,足跟发力一蹬,身躯电射而出,蛇剑化作一道疾吐的蛇信,刺向对方肋部。

    听到啸声,人影转过身来,满嘴淌血,脸上露出一丝庆幸的喜色。

    “噗嗤”一声,蛇剑贯穿左肋。人影无法置信地看着为首鲤祸,“扑通”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嘶哑的呜咽。

    “老六!”为首的鲤祸瞪着对方,惊愕失色,围上来的鲤祸瞠目结舌,愣在当场。“怎么可能是老六?“你他娘的不是死了吗?”“老六,你的脑袋……”

    老六伸手比划,喉头“呀呀”做声,血水不停地从唇齿间涌出来。为首的鲤祸揪起他,扒开嘴,往里看了几眼,森然道:“他的舌头、声带都被割断了。该死,我们被耍了!那声惨叫不是老六发出来的,是阿真!他一直藏在那里!”他一把推开老六,往原处追返,奔出数步突然面色一变,厉声吼道,“糟糕,我们的马!”

    “哗啦”一声,水珠溅开,支狩真手抓长剑,浮出水面,踉跄扑向芦苇荡边的彪马。他面色惨白,脸颊凹陷,身躯干瘪如柴,整个人仿佛瘦了一大圈。

    这具鲤躯气血寥寥,无法长久运转冬蝉蛰藏术,气血大亏之下,支狩真几乎去了半条命。更糟糕的是,醉泥果的药效扩散全身,连剑气对撞的疼痛也逐渐麻木。加上芦苇荡被火烧烟熏,呼吸不畅,失去地利,他被迫暂时放弃诛杀鲤祸,先行出逃,再图它谋。

    “希律律——”彪马纷纷踏蹄,发出高亢的嘶鸣,不容外人近身。为首的鲤祸率众疾扑而来,目光凌厉投向支狩真,撮唇发出一阵嘹亮的呼哨。彪马闻哨,鬃尾甩动,要向芦苇荡内跑去。

    雪亮的剑光环身一扫,血花四溅,彪马纷纷中剑,吃痛四散狂奔。纷乱交错的马影中,支狩真的身形也随之消失。

    “各自追击!那小子撑不住了!”为首的鲤祸神色狰狞,目光锁向自家坐骑的方向。阿光还在马上,要是阿真顾及兄弟情义,一定会骑上这匹彪马,带着阿光逃亡。

    “轰!”他猛然掠向半空,肉身渐渐模糊,虚化成一道呼啸的剑气波纹,流星赶月般追向彪马。

    鲤体化剑极耗元气,唯有生死关头,方会动用。他先前与阿猛争斗用过一次,此刻再次施展,禁不住心闷气促,剑气大幅度匮竭。

    百丈——五十丈——十丈——一丈!

    剑气波纹陡然追至,挡在狂奔的彪马前。彪马嘶叫着直立,前腿高高抬起。为首的鲤祸一把攫住辔头,往下猛力一扯,彪马“砰”地跪伏在地,打了个粗重的响鼻。

    为首的鲤祸如同石像伫立,盯着马鞍上的阿光,默然许久,心中莫名地生出一丝寒意。

    那个叫阿真的,心狠手辣,阴毒无情,一点也不像鲤。

    阿真一定先制住了老六,割掉舌头、声带,将其打晕,拖到另一处。随后赶到芦苇荡的西北角,在那里准备了一具鲤祸的尸体,砍去脑袋,再故意发出惨叫。

    等己方赶到那边,看到无头尸体,想当然地认为那就是老六。而老六苏醒过来,无法出声,只能疲于逃命,又把他们骗了过去。

    阿真趁此良机,避开众人视线,成功逃脱。尤其是最后一刻,挥剑伤马,舍弃阿光,决断之果敢、理智、冷酷,令人不寒而栗。

    这哪里还像一个鲤?为首的鲤祸微微变色,莫不是,真的被噩附身了?

    半个时辰后,鲤祸陆续汇合,追出去的六个手下又少了一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