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巫材唾手可得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支狩真放缓脚步,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是巫灵第一次发出情绪如此复杂的鸣叫:惊悸、兴奋、如临大敌,以及透出一份深深的渴望。

    “这座揽月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支狩真望着出入城门的人流,一时踌躇不前。

    “就是人多热闹呗!”萌萌哒不解地看了支狩真一眼,“咦,你有点紧张啊!为什么?别狡辩,你瞒不过萌萌哒的法眼!”

    “我有时可以预感祸福。”支狩真迟疑了一下,坦然答道,“这座城令人不安,是大凶之兆。不过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对我很有好处。”

    “没想到你还是个神棍。”萌萌哒呆了呆,把毛茸茸的小手伸到支狩真面前:“小帅哥,帮人家看看手相好不好嘛?”

    支狩真听见她嗲声嗲气的语调,浑身不禁泛起一丝鸡皮疙瘩。他略一思索,并不急于入城,绕着湖泊四处的薪树林子,一路游逛查看。

    这一带湖泊千奇百怪:或是平滑如镜,波澜不兴,像一块凝固的晶体;或是怒浪翻腾,狂风大作,搅动出一团团猛烈的漩涡;或是水汽氤氲,迷雾弥漫,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或是水光绚丽,波如彩虹荡漾,无数浮游生物闪烁着缤纷的亮光……百来个湖泊各具特色,竟无两处相同。

    万顷水波间,不时瞧见鲤人的身影上下翻飞。有的挥剑搏浪,训练剑术;有的来回穿梭,快若惊电,身后留下一连串波纹状的残影;有的拽着一头鲜血淋漓的巨大水兽,从湖底挟浪扑出……支狩真瞧得眼花缭乱,此地鲤人剑法高妙,比盐塘村何止强出一筹?

    在一个轰然鸣响的旋涡深处,支狩真瞥见一个金须鲤人静坐其中,双眼半睁半闭,身躯纹丝不动,口中吞吐一枚明晃晃的剑丸,亮如银月,寒光湛湛,赫然是一门飞剑之术!

    支狩真吃了一惊,飞剑与符剑皆属剑道分支。但与广为流传的符剑不同,飞剑的传承极为隐秘。在人间道,也只有羽族高层、大楚的剑宗才有飞剑之术的秘传。

    这门剑术将五金之精与自身血肉相融,孕育出一枚剑丸,再将剑丸与术法相合,从而以意驱剑,收发由心。虽然不够纯粹,但胜在速度奇快,尤擅远战。据传大楚剑宗的宗主庾竹只凭一枚剑丸,便能瞬息万里,取人性命。

    支狩真不由意动,兴许揽月城内,尚有飞剑之术的传承?这等机遇,岂容白白错失?

    似感应到了支狩真的长久注目,金须鲤人偏过头,眼神犹如两道亮闪闪的剑光,投射而来。支狩真立刻移开视线,走到湖边的一干摊位前,装作浏览货物的样子。这个金须鲤人神与剑合,至少是炼神返虚之境。

    “来看一看深海金珊瑚,上好的铸剑材料!”“天河三十六曲的蝶魔眼珠,凝炼剑胎的最佳辅材,便宜大甩卖啦,只要一个花贝钱!”“青水阴纹石打造的铠甲,轻便坚固,征战天河必备!”湖畔四周,诸多摊贩高声吆喝叫卖。多是一些蚌人、鲤人,也有不少长相奇特的种族。

    支狩真望见一个形似枯树的高大异族,皮肤干裂,下肢繁多细长,像根须一般深深扎入泥土,跟前摆放着一大堆药草、野果,林林种种,五颜六色,散发出古怪的浓香。

    支狩真眼神一亮,走过去仔细翻看。蓍草、断魂草、鬼泣草、焚骨果、人面阴泥果……一大半是施展祝由魂魄术的材料,即便在人间道也极为罕见。尤其是人面阴泥果,更是《祝由十三录》中记载的一门凶毒巫术——“钉头勾魂面”的主材。

    “这些药草怎么卖?”支狩真抓起一颗人面阴泥果,果实触手阴寒,果皮花纹密集,至少有百年火候。在永宁侯府日子尚浅,他不便放手收购巫材,修炼诸多祝由秘法,以免被人瞧出底细。但在地梦道无所顾忌,他大可施展各种诡异多端的祝由魂魄术,杀人于无形之中。

    “一——株——一——个——白——贝——钱。”异族的声音嗡嗡沉沉,拖着慢吞吞的调子,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说了半天。

    一枚花贝钱足足相当于一百枚白贝钱,支狩真正要大肆采买。萌萌哒跳到前面,摇头皱眉:“卖的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啊?你睁大眼睛看看这些野草,皱啦吧唧的,叶子都发黄了,连根都烂了,还沾着臭烘烘的泥巴,回去还得花力气清洗,哪里要一个白贝钱?”她唾沫飞溅,语速奇快,抓起一堆药草横挑鼻子竖挑眼。根须异族被她说得一愣一愣,刚开口,就被她一连串的数落打断。

    最终,萌萌哒丢下两枚白贝钱,满脸嫌弃地把摊上所有的药草、野果打包,拽着支狩真扬长而去。

    “萌妹子,这样不太妥当吧?”支狩真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放心啦。那是朽木族,脑子转的慢,等他反应过来,我们早进城了。”萌萌哒顺手从支狩真怀里掏出一个花贝钱,喜滋滋地道,“归我了,这是抽成。”

    此后,每经一个摊位,支狩真看中什么,萌萌哒便上前讨价还价,极尽巧言舌辩之能。没过多久,支狩真手中多出大包小包,无一不是补足气血、修炼巫术的奇材异物。

    “钱——不——够——啊!”直到此时,那个朽木族人才慢悠悠地喊出声,根须从土中一根根拔起,向他们晃晃悠悠地走来。

    “快跑!”萌萌哒跳上支狩真肩头,催促道,“不要惊扰鲤人的城卫队,不然你会被当作鲤祸抓捕的!”

    “为了几个白贝钱,值得么?”支狩真苦笑着加快步伐,混入人流,向揽月城的城门走去。

    “当然值了,赚人便宜是女人的一大乐趣!”萌萌哒眉花眼笑,抛了抛手上的几枚花贝钱。

    随着支狩真走近城门,八翅金蝉又发出一声声激越的长鸣。

    巫灵由魂魄与天地交感而生,上映天兆,下照己心。说到底,不过是指明了一条路。支狩真手扶剑柄,立在城门口,凝神调息,敛去心头所有的杂念。

    任由流水来去,云影自留不移。

    既然选择了剑道为主,他的路,终究是要凭手中这一柄剑杀出来的。想通此点,支狩真心神豁然明澈,距离见独的境界又近了一分。

    迈步走入城门,他再无一丝得失之念。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