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满城风波乍起
    ,精彩小说免费!

    “封城三天了!”

    “城主下令,晚上不准出户!”

    “连街道都被城卫队设卡了!”

    “城里乱了,有些鲤战士闹着要出去,和城卫队干起来了!”

    “城主下令,食物限量买卖!”

    “城卫队开始挨家挨户搜查鲤祸!”

    阿道每日外出剑馆,带回来的消息一次比一次糟糕。揽月城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人心躁动不安,犹如困兽。

    “砰!”剑馆的门被推开,又重重关上。阿道合起鱼皮伞,踢掉**的草鞋,提着藤篓奔进来嚷道:“阿真,你得给我加钱,今天连藻饼都涨到三十个白贝钱了!”

    “嘘——”萌萌哒手指掩唇,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支狩真静立在地板中央,手持木剑,目不斜视,双脚不丁不八,以音剑流特有的法门控制呼吸。

    “还在练剑?”阿道放下篓子,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抓起麻布擦干地板上的水渍。随后打开藤篓,拿出一块灰绿色的藻饼狠狠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道,“反正你们得加钱,不然我亏大了!”

    “外面有什么新消息吗?”萌萌哒丢给他一枚花贝钱。

    “乱糟糟的!城卫队每天都在盘查外乡人,老是打起来,还死伤了好些个鲤战士。照我看,这两天要彻查各大剑馆道场了。”阿道小心地藏好花贝钱,咕哝道,“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收你们进来了。”

    尖锐的呼啸声猝然响起,刺得阿道耳膜胀痛,心惊神悸。他眼前的支狩真裹在模糊的剑影中,身形纵横扑掠,木剑破开空气的声响仿佛惊涛骇浪,风吼雷鸣,震得道场的天花板嗡嗡抖动。

    阿道惊得咬在嘴里的藻饼掉在地上,“天河在上,这就练成了?”他瞠目结舌,不过几天功夫,这乡下来的小子竟把音剑流的基础剑技修到大成?

    萌萌哒白了他一眼:“那当然啦,我家阿真可不是你这种废材!”

    阿道干笑一声,慢慢捡起藻饼,咬了一口,掺和了湖藻、浮萍的烤饼又苦又涩,从未如此难以下咽。“我本来就是个废材嘛。”他的嗓子也透着干涩,要不是废材,怎地把剑馆都快败光了?要不是心里还存了一点念想,盼着师父能活着回来,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漫天剑影收束,支狩真木剑一顿,呼啸声倏然敛去。他默然半晌,摇头道:“这种音剑术除了扰乱对手心神之外,没什么杀伤力。”

    “那是你还没生出剑心,发挥不出音剑的威力!”阿道不服气地争辩道,“我师父出剑时,剑音化作实质,炸得石头也崩碎了,那才叫厉害!”

    萌萌哒撇撇嘴:“瞧你这副样子,你师父估计也是个样子货。”

    “师父和我不一样!他是最好的鲤战士!”阿道的脸涨得通红,梗着脖子站起来,瞪着萌萌哒,“你再胡说,就别住这里了!”

    木架上,灰扑扑的剑囊倏地泛过一丝暗淡的微光。

    萌萌哒冷笑一声:“那你退钱?”

    阿道呆了呆,有气无力地坐下来,讪讪地道:“我没用,不代表我们音剑流没用。”

    支狩真放下木剑,剑音化实,与人间道的音道术法也无多少区别,这门音剑术不值得再花功夫了。他拿起木架上的剑囊,又开始反复察看。这只剑囊在他手里多日,至今不曾窥出奥妙。不过识海内的冲和剑气似乎受其触动,变得愈发灵动。

    “阿真啊,你这么整天研修剑术,不觉得腻味吗?”阿道凑过头去,悻悻问道。

    支狩真头也不抬:“鲤不是一向如此吗?”

    “那……倒是。”阿道呆了呆,垂下头,捡起掉在地板上的碎饼渣,没滋没味地咀嚼着。可谁说鲤一定得如此呢?不喜欢练剑的鲤,就不是鲤了吗?他发了一会儿楞,道,“对了,我听说,不少外乡来的鲤人受不了了,打算强行闯城。”

    支狩真沉吟片刻,起身走出道场。门外大雨滂沱,雨水像透明的帘布从屋檐垂下来,街道上水汽茫茫,行人稀廖,景物模糊难辨。

    “为了几个鲤祸,城主府不惜大动干戈,还封城这么久,实在很奇怪啊。”萌萌哒跳到支狩真头上,用毛茸茸的小手去接雨滴。

    支狩真淡淡一哂:“他们未必是要找鲤祸啊。”

    萌萌哒心中一动:“难道是找你?”

    “若目标是我,城主府一定也被控制住了。”支狩真深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日、月剑气只余点滴,最迟半日,他就将重结剑胎。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找不到你,他们是不会罢休的。”萌萌哒甩掉掌心的雨水,“城卫队迟早会找上剑馆。”

    “所以不能再等下去了。”支狩真目光闪动,缓缓掠过四周密集的剑馆道场,最后投往城门的方向。

    萌萌哒眼珠一转:“那我们就加把火,让揽月城彻底乱起来!”

    支狩真微微一笑,一个个蓍草人从怀里跳出,四散远去,迅速消失在大雨中。

    地上积水成溪,弹起无数白花花的水箭。一个蓍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沿着墙根,一路逼近城门。它浑身被雨水湿透,动作变得迟缓,然而雨幕遮掩之下,把守城门的鲤人并未察觉。蓍草人攀住城墙,慢慢爬上去,钻到城垛的缝隙间,悄悄匿伏下来。

    透过蓍草人,支狩真望见城楼上,数十个鲤人披甲仗剑,头盔上镶嵌着城卫队的双剑交叉徽记,站在楼檐下避雨。其中几个鲤人面无表情,快步走到城垛前,阴冷的目光四处逡巡,似是感应到了蓍草人。

    支狩真的心神又落到其余蓍草人身上:三个蓍草人潜入附近的剑馆,一个蓍草人直奔城主府,一个蓍草人从窗户爬进一家客栈,最后一个蓍草人出现在主街中央,大摇大摆地往前走。

    未过多久,沿街巡逻的城卫队突然改道,纷纷围向主街,另一队赶往客栈的方向。片刻之后,城主府内,一个服饰华贵、身材魁梧的独眼鲤战士霍然站起,拔出背上双剑,旋风般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