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唇枪舌剑胜兵
    “哈哈哈哈!”王子乔扬天长笑,衣袂翻飞。支狩真笑容温wen,广袖低垂。

    许久,王子乔笑声一敛,眉目森然:“少族长可知我为何发笑?”

    “略知一二。”支狩真轻轻摩挲草人,“我既没有先生的毛发,也未能取得先生的精血,即便有了巫灵,也无法对先生施展祝由禁咒术zhong最凶险的魂魄之咒。在先生眼zhong,我手上这具草人充其量是个笑话,没有半分威胁。”

    王子乔端详着支狩真笃悠悠的模样,忽感不妥,声色却愈发冷厉:“少族长没说周全吧?施展魂魄之咒,除了要有对方的精血或毛发,还需知晓他的生辰八字,方可斩魂夺魄,一举灭之,否则——”

    “否则最多只能令对方魂魄受损,自身还得遭受反噬,对不对?”支狩真接口道,“先生对我族真是了如指掌,连魂魄之咒的隐秘都瞒不过你,可见是下过功夫的。若是支由在此,一定羞愧得无地自容。他当了这么久的巫祭,还不如一个外人清楚我族的底细。”

    这番话夹枪带棍,王子乔更觉不妙,但表面上始终气势凌人:“某被誉为八荒第一方士,深谙各地掌故,自然不是浪得虚名。”

    支狩真反问:“那先生可知我又为何发笑呢?”

    王子乔淡淡一哂:“总不会是少族长在故弄玄虚吧?”

    支狩真好整以暇地从袖里捻出一根金针,缓缓移近草人:“先生的确是个仔细谨慎的人。住进寨子的这几天,你连睡觉时掉落的毛发、皮屑都会收拾干净,更不曾给人触身取血的机会。只可惜——”

    “可惜什么?”王子乔盯着寒光闪烁的针尖,心头莫名生出一丝刺痛感。

    “可惜先生忘了,人之本源,除了血、气,还有津、精二物。道门流传于世的经籍上常说‘精者,雌雄也;津者,玉泉也。’故我族施展魂魄之咒时,得到目标的**或***也可做法了。”支狩真一边说,一边挪动针尖,慢慢抵住草人心口。

    “****王子乔心头一沉,反倒更为强硬地逼前半步,喝道,“我这两日用过的杯、盏、碗、筷,都落到你手上了?”

    支狩真颔首道:“正是如此。先生饮茶、喝酒、吃饭、夹菜,难免会留下一星半点的唾液,虽说数量极少,但也可堪一用了。”

    王子乔默然半晌,冷笑一声:“真的可堪一用?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不尽不实呢?”

    支狩真捏了捏草人:“先生不信的话,可要试一试?”

    王子乔目光一闪,双方四目对峙,犹如激浪相撞,暗流汹涌,似都想窥测到对方内心深处的动摇。

    “轰!”山下炸开一记闷雷般的巨响,两人同时扭头望去,一头金光闪闪的巨猿法相腾跃于空,挥拳猛砸,与巴雷的雷巫法相硬拼一记。

    半空zhong,掀起重重骇人气浪,金光、紫气四处迸溅,直冲夜空。巨猿法相与雷巫法相各自一震,随着呼啸的乱流分开。

    “这是孙胡的巨猿法相。看其金光的浓烈度,至少五年火候。”王子乔忽然说道。

    “我瞧这法相金光掺了点杂色,好像不太纯,是功法的缘故吗?”支狩真问道。

    “马拉个巴子的,过瘾!”

    两人听到孙胡的吼叫响彻山寨,孙胡再次扑出,一口气踢出数百腿,巨猿法相如影随形,重重腿影卷起铺天盖地般的金光,似将巴雷整个人都要吞没。

    霹雳乍然轰响,雷巫法相以一个环抱的姿势,护住巴雷全身,双翅哗然扩展,以同样惊人的高速频繁扇动,将袭来的腿影一一弹开。

    “少族长说的没错。巨猿法相脱胎于马化一族的**功,**功得自蛮荒的一处古仙人遗迹,刀枪不入,刚猛无双。但这门功法残缺不全,比起贵族的祖巫炼体术,终究差了一筹。”王子乔深深看了支狩真一眼,巨猿法相煌煌眩目,少年竟能辨出其zhong细微的驳杂不纯,这份眼力几可媲美炼神返虚的宗师高手。想来应与巫灵有关,只是不知,少年会从巫灵处得到何等神秘传承?

    “砰砰砰!”孙胡仿佛不知疲倦,数百腿踢过之后,腰背反旋,双腿交叉撩动,又扫出一片眼花缭乱的腿影。巨猿法相的气势也愈发猛烈,但动作衔接之处,总显出一丝迟滞。巴雷的雷巫法相虽然初成,却灵活多变,每每抓住对手的衔接空隙,得以闪避喘息。

    支狩真微微摇头:“相比巫族的祖巫炼体术,**功差了不止一筹。”

    “哦?”王子乔旋即明了,“巴雷的雷巫炼体术,在贵族的祖巫炼体术zhong只能算二流。据传刑氏、共氏部落的炼体术才称得上巫族一等一的炼体功法。”

    支狩真笑了笑:“巴雷六岁时,先父已瞧出他绝佳的wu道天赋,也觉察到了他不安分的性子。”

    王子乔奇道:“那为何不早点除去巴雷,以至于养虎为患呢?

    两人先前剑拔弩张,稍触即发,此刻却像不约而同地忘了此节,形如多年好友,娓娓而谈。

    支狩真解释道:“一则,巫族需要这个wu道奇才护卫百灵山。”

    王子乔恍然道:“蛮夷之地,凶兽四起,还有流寇为患,巴雷确是一条好用的看门犬。”

    “二则——”

    “二则,需要巴雷替你吸引羽族的注意。”不待支狩真说完,王子乔接道。

    支狩真目光一闪:“和先生讲话,就是省事。先生如此聪慧,不如猜一猜,为何先父不担心巴雷为患呢?”

    王子乔淡然一笑:“令严生前,必然在巴雷身边安插了人手,随时可以致命一击。若我猜的不错,巴狼是你的人吧?否则在这头狼崽子的彻夜监视下,你哪能活动开手脚?”

    “此其一也。”

    “还有其它缘故么?”

    支狩真笑而不答,两人目光凝视,幽深难测。此时双方都清楚,妥协才会换来各自的利益。先前的威胁不过是试探,眼下的交谈同样暗逞机锋,都只为抢占心理主动,在最后可能的交易谈判zhong,获得最大的甜头。

    半空zhong,气劲翻滚,光焰迸溅,巨猿法相围着雷巫法相纵跳扑击,拳腿齐飞,发起一**狂风暴雨般的猛攻。雷巫法相时而出爪,时而振翅,一一化解对方攻势。虽然落尽下风,犹能苦苦支撑。

    “巴雷对法相的掌握越来越纯熟了,这么下去,逆转翻盘也未可知啊。”王子乔悠然道。

    “他学得越快,死得越快。”支狩真平静地道,“巴雷得授的雷巫炼体四方天秘笈并非原本,先父早动过了手脚。”

    “好算计!”王子乔抚掌一笑,“匹夫再勇,也只能是一枚棋子啊。无论是巴雷、孙胡,还是支由跟那个羽族,都被你们父子俩耍得团团转。你与巴狼二人里应外合,在寨子里搞出种种怪事,无非是为了布下血祭法阵,助你成就巫灵,同时消除巴雷和羽族之患。只不过,为何你要不远万里,选定王某来搅这趟混水呢?”

    支狩真道:“先父定下的计划虽然周密,可谁又能保证万无一失?我让巴狼撺掇巴雷,请先生来此,当为助我一臂之力。”

    王子乔眼zhong闪过一丝讥嘲:“仅仅是一臂之力么?即便你今日利用巫阵杀光所有人,又怎生逃出蛮荒,避开羽族日后的追索?嗯,有我加入,说不定还能让王某背一个黑锅,替你吸引羽族视线?”

    支狩真缓缓地道:“先生不是想要交易吗?为了得到本族的魂魄之术,您会心甘情愿的。”

    王子乔神色变幻不定,隔了片刻,似笑非笑地道:“你我尚未谋面之前,你又是怎生知晓,我需要虚极钉胎魂魄禁法的呢?”

    “轰隆隆!”远处连番巨响,气流震荡,发出尖促的呼啸声。巨猿法相的拳头重若巨锤,以山岳压顶之势,硬击雷巫法相数十下。雷巫法相吃不住力,踉跄后退,巴雷面色发青,双臂响起微弱的骨裂之声。

    突然,巨猿法相追击的一拳拉长数寸,后发先至,抵近巴雷胸口。

    通臂拳!

    巴雷狞笑一声,挟着雷巫法相不退反进,在拳头触及胸膛的刹那间,身躯猝然微侧。“轰!”拳头打zhong他的肩头,巴雷喉头喷血,却借助拳劲,加速突进,欺入孙胡身侧。雷巫法相反手一抓,勾住孙胡。

    孙胡正欲挣开,却身躯一麻,如触雷电,一时动弹不得,连同巨猿法相也僵直难动。

    雷巫法相的翅翼卷起急旋的劲气,拍上孙胡脑门。“砰砰砰!”雷翅仿佛骤雨疾雹,不间断地猛击孙胡,如捶木桩。饶是孙胡**功修炼得刀枪不入,也被打得头晕眼花,内腑激荡,嘴角鲜血溢出。

    “棍来!”孙胡暴然痛吼一声,一片灼烈火焰跳空喷出,卷起凌厉狂风,兜头罩向巴雷。

    烈焰zhong,一股至刚至坚的气劲夹杂其zhong,隐约可见棍影绰绰,急速翻滚。

    山巅上,支狩真悠悠答道:“你我虽然素未谋面,但狩真已然猜出,先生急需一门高深的魂魄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