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奇术异法斗胜
    “轰!”赤箭射入人群,暴然炸开!

    夜色中绽放出一朵硕大无比的火花,花瓣向外迸射,一束束耀眼的红光流星般冲出。气浪疯狂疾窜,发出尖锐啸声,在人群里相互激撞。地面上的溪水顷刻蒸腾,无数道热气冲天喷射,将四下里笼罩在滚滚白烟中。

    兵锋子傲立柏树枝头,左手擎弓,右掌再次拉弦如满月,体内清浊双气交相缠绕,流向指间,凭空生出一根光彩流溢的橙色利箭。

    正是兵锋子赖以成名的七光神箭!以清气为骨,以浊气为肉,以极荒采集的七色光为血,以兵锋子自身的精、气、神为核。它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再次瞄向人群,蓄势待发。

    支狩真望见赤光白雾中人影晃动,悲号声、叫唤声、怒吼声、兽嘶声此起彼伏。

    下一刻,无数块山岩掠过半空,大如磨盘,奇形怪状,好似密密麻麻的冰雹遮天盖地,“呼呼”砸向人群。九仞引着漫天岩石,沿山路直扑而下。他手托一座一尺大小、形似盆景的金色奇峰,从中源源不绝飞出山石,落下去人仰马翻,水土喷溅,砸出一个个凹坑。

    “僮儿,那是无量净地的两件镇宗法宝之一——飞来峰。大晋十大道门,各有法宝护道山门,镇压气运。”王子乔拍了拍支狩真的肩膀,好整以暇地道。

    支狩真问道:“先生,法宝必须以清气催动么?”

    “也不尽然。”清风在旁答道,“虽然修炼浊气的武者无法使用法宝,但据说佛门的神通可以。”

    “呜——”兽吼声惊天动地,岩石崩裂,四散弹开。一头威风凛凛的白色巨象从岩石雨中悍然撞出,破空飞起。它血目似火燃烧,浓密白毛如剑戟奋张,巨翅上烧痕累累,鲜血从发黑的伤口淌下来。

    “砰砰砰!”白象双翅生风,频频拍开飞岩,长鼻猛然一抖,好似一条水桶粗的巨蟒盘旋扑噬,一口气卷住十来块山石,掷向扑来的九仞。

    “好一头孽畜!”九仞被迫停下身形,高举金色奇峰,凝神运转清气。金色奇峰轻轻一晃,释放出刺眼金色毫光,撞过来的山岩一触及金光,旋即缩小如米粒,一一投入金色奇峰。

    白象埋头、振翅、急冲,挟着强烈的劲风猛扑而至。岩石砸在它身上,纷纷震落。白象抬起桌面大的巨蹄,狠狠踩向九仞头顶。

    两道玉色光束倏然闪过夜色,莹白光润,交叉成剪。“咔嚓!”玉色光剪绕着飞象颈部一合,庞大的象头“扑通”掉落,颈腔鲜血像水柱“哗哗”喷出。

    瑶霞的身影飘然出现在九仞前方,她心念微动,并拢的中指、食指微微张开,半空中又闪过一柄玉色光剪,向下方的人群倏然合拢。

    “好一手剪尽红尘万物的灵犀剪!”王子乔轻赞一声。这是瑶霞的术道法相——灵犀剪。炼神返虚的高手,法相不仅威力大增,而且与自身合一,完全融入清、浊二气,凭心意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支狩真望见灵犀剪所过之处,玉光流烁,鲜血飞溅。端的犀利无双,矫夭莫测。他一边寻思,如何以剑术模仿灵犀剪,一边迟疑地道:“这玉色光剪似乎有点断断续续。”

    清风讶然瞧了瞧支狩真:“瑶霞心境未满,相距灵犀斋的灵犀心法‘一点通’之境还差了一步,是以灵犀剪的清气不能彻底贯通,尚存些许破绽。”

    “通”的一声巨响,一根风铜水磨禅杖犹如怒龙扑空,猛地砸中灵犀剪,恰是玉光断续之处。

    光芒迸溅,灵犀剪四分五裂,莹莹碎片激射,散成天地清气。瑶霞轻哼倒退,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显然受了术法反噬。

    “砰!”一根浑铁水磨禅杖斜向里抡出,将一道遥遥击来的玉皇玄穹清气截住,打得粉碎。执杖的分别是两个光头僧人,目如铜铃,面色古铜,精壮身躯站在大雨中也似铜汁浇铸,隐隐泛着金属光泽。

    “嗖——”第二支橙色利箭振弦弹出,快如电光石火,转瞬射至。两僧齐吼一声,风铜水磨禅杖、浑铁水磨禅杖交相挥舞,好似两个飞速旋转的大磨盘,迎向箭光。

    轰然一声,橙光迸溅如雨,利箭落入磨盘,被瞬间绞碎。

    玉色的灵犀剪再次掠过夜空。

    二僧禅杖交错,浊气激荡,一龙一虎张开血盆大口,扑跃而出。恶龙张牙舞爪,银光灿灿,猛虎摇头摆尾,金光闪闪,赫然是武道法相!

    龙虎扑住光剪,悍然扯断。紧跟着击来的玉皇玄穹清气被龙虎张口吞下,兵锋子接踵射至的黄色光箭也被震开,纷乱撞来的岩石挨着禅杖就崩,擦着禅杖就碎……

    二僧龙行虎步,两根禅杖“呼呼”舞动,互成龙虎交泰之势,将道门惊涛骇浪般的攻击一一挡住。

    四下里的滚滚水雾正在消散,支狩真望见下方包袱、褡裢、挑子、箱箧支离破碎,狼藉四散。里面的经书、僧袍、木鱼、香炉、钵盂、念珠等器物洒出来,浸泡在水里,破破烂烂,面目全非,几个草蒲团兀自冒着燃烧的黑烟。

    到处是骡马尸体,残躯不全,血流染红了河水。数十具僧侣的尸首横七竖八地躺着,断肢残骸撒了一地。剩下的僧人大多负伤,围成圈子向外,手持戒刀、禅杖、铁棍,个个神色悲愤。

    三头血色斑斑的白象立在圈外,张开的巨翅仿如坚实屏障,牢牢遮护众僧。白象的腹下,一名老僧盘腿坐在溪水里,神色宁静,身披的皂色袈裟被大雨湿透。

    清风的眼神亮如实质,穿透百丈风雨,不离老僧左右。老僧犹如未觉,缓慢拨动着手里深褐色的念珠,口唇蠕动,默诵经文。

    炼气还神……无论清风以精神力测探多少次,这名看似僧侣首脑的老僧一直毫无感应,显出的修为也只有炼气还神。纵观全场,除了那两个挥展禅杖的僧人为炼神返虚之境,其余人尽是炼气还神、炼精化气之辈。

    清风一时踌躇不决,生恐对方暗伏绝世高手,不敢轻率压上。

    “那个老和尚确是炼气还神。”王子乔悠悠地道,“听闻佛门不以修为论上下,只凭对佛理的参悟分高低。”

    “原来如此,多谢先生提点。”清风心头一松,手指轻弹,一道紫色雷光直掠而出,在夜空砰地炸开,与天上轰鸣的雷电交相呼应。

    这是全力总攻的讯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