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摧枯拉朽寻一
    ..,山海八荒录

    燕击浪的雄躯犹如渊渟岳峙,屹立不动,直到“临江仙”最后一句余音远远飘散。

    这是他纵横天下百年的规矩:唱罢此曲,方会出手。任由对手在这一曲时间里施展浑身解数,搏取最后一线生机。

    这并非燕击浪有多么仁慈,而是出于自身道心的映照。清风符剑平举,心如明镜清澈,隔着重重雨幕,繇猊炽亮狰狞的赤目和燕击浪悠然写意的眼神在他面前交替闪动。

    自古大道之数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那个遁去的“一”,历来成为无数修士苦思求索之谜,也是破碎虚空、飞升成仙的关键一步。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那个遁去的“一”是生机,是新的活路,是天地宇宙无穷无尽的变化。道门诸人亡命逃窜,落在燕击浪这等大宗师眼zhong已不仅仅是求生,而是化作千姿百态的生命轨迹,去追逐那个遁去的“一”。他们种种挣扎反抗、隐藏逃匿……无不是在与遁去之“一”进行不同方式的接触。

    对手越是死zhong求活,燕击浪越能从zhong感悟遁去之“一”的奥妙。

    “不知你这柄符剑,能拦住洒家几息?”燕击浪望定清风,双目蓦地神光一闪,左足迈出。

    延伸八方的气势随着这一步倏然汇聚,漫天的风、雨、雷、电也随之裹挟而起,犹如百川千流归海,瞬间飙升极点!

    空气发出压缩到极致的“毕卜毕卜”声。

    清风首当其冲,口鼻呼吸不畅,皮肤僵麻,血液不受控制地突然加快,直冲发胀的脑门。

    他默运道诀,足尖点地,向右后方倏地滑行十多丈,避开对方气势的正面碾压。同时符剑疾抖,一缕缕细密的电光荡漾出去,交织成wang,层层叠叠,布下对方难以趁隙追击的防线。

    燕击浪跨出的左足忽然缩回去,似乎从未迈出。以右腿为轴,左足顺势划出半圆,整个人转身变向,从清风另一边遥遥掠过,扑向远处,与清风交相错开,拉开数十丈距离。

    清风愣了一瞬,下意识地持剑欲追,忽而瞥见燕击浪肩头微耸,左手五指无声合拢,毛孔微张,手背血管因为汹涌的浊气而偾张,泛出一抹青紫色。

    这是左拳蓄势,将发未发!

    这是刻意诱敌,回身猛击的一拳!

    清风双足站定,一声平地霹雳,自喉zhong发出,符剑暴然化作千百团眩目的电光,激射而出,悍然打断了燕击浪的拳势。

    “轰——轰——轰”电光如雨,撕裂夜色,lin木化作一簇簇燃烧的火焰,雨水纷纷蒸腾成烟。密集电光又在下一刻,群鸦归巢般纷纷投回清风手上,重聚成一柄暗红色的桃木符剑。

    此为符剑优势之处,变化繁多,妙衍神通,虽然剑气欠纯,却能分化由心。

    执剑在手,清风又愣了一瞬。

    就在符剑爆发的那一刻,燕击浪的左拳忽而松开,五指摊开为掌,汹涌的浊气霎时转为巧劲,拍上掠及的一棵柏树树干,借势横越数十丈,符剑电光全数扑空。

    双方距离再度拉远百丈。

    燕击浪跑了?

    清风旋即明白过来,燕击浪迈出的那一步、合拢的那一拳都是以绝妙的精神力引导己方气机,造成即将攻击的错觉,导致自己误判。

    那一步一拳都是虚晃,燕击浪是要摆脱自己,先行追杀他人!

    想通此点,清风又用了一瞬。而三瞬过后,他方才奋起直追,繇猊在远方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巨影。

    直上山岭,兵锋子飞窜如箭,惶似惊鸟,一头扑向草深lin密处。

    两旁草木“哗哗”摇摆,脚下泥水飞溅,伸出来的荆棘拉扯他的袍摆,划破一条条口子,漏出里面精美的雪白丝絮。

    兵锋子听见自己惊鼓般的心跳,绝望又沉重。无人知晓,他有多么怕死。

    所以他才选择善于远攻的箭术,即便一击不zhong,也可抽身远遁。认出燕击浪时,他更是头一个转身奔逃,绝不拖泥带水。

    急速拐弯,兵锋子钻入及膝高的灌木丛,猫腰潜行。道袍湿漉漉地黏在肌肤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汗水。

    四周突地一静,兵锋子心头剧烈一跳。猛然间,地表震动,后方传来繇猊惊天动地的吼声。

    狂烈的腥风从数十丈外席卷而来,兵锋子吓得魂飞魄散,仓促跃起,来不及回头,半空zhong搭弓拉弦,往背后射出。

    一声尖锐的呼啸划过夜空,雨点纷纷附着其上,化作千百根冰蓝色的透明箭光。

    “嗖嗖嗖——”箭光破空,无一命zhong。兵锋子心头骤然一沉,上方已被庞大的阴影覆盖。燕击浪凌空扑下,手掌劈落,兵锋子身躯一分为二,向左右两边倾倒,断裂处平滑如镜,继而喷溅出数百道血水。

    兵锋子完了!

    胖叟惊悸抬头,远处冰蓝色的箭光星星点点,碎灭在昏暗风雨里。他抓住麻袋,将背更紧地贴向山壁,顶着窒息狂风,缓慢挪动脚步。

    密密麻麻的藤蔓从上面垂落,来回晃荡。这是山腰处一段险窄小径,背靠崖壁,面对深壑,被突岩和藤蔓遮挡,肉眼难以察觉。

    未过多久,胖叟脚步一滞,望见灵犀剪的莹润玉光闪过夜空。紧接着一只拳头宛如开天辟地,在视野zhong不断扩大,把灵犀剪击得粉碎,瑶霞的惨呼声一闪而逝。

    胖叟满身肥肉禁不住哆嗦了一下,想了想,他抓住身前藤条,攀着崖壁往下爬。他身子虽胖,却身轻如燕,手脚灵巧,无声无息便落到壑底。

    随后他看到黑暗zhong,一双大如灯笼的暴戾红眼瞪着他。燕击浪悄然卓立,右手扣住繇猊脖子,指节颤如波浪,巧妙化去凶兽的吼声。

    “扑通”一声,胖叟双膝跪倒,哀求哭诉:“前辈饶了在下吧,我愿为仆为奴,誓死效忠前辈。这一次前辈动了道门,必然招来疯狂报复,在下可作前辈内应,为您打探消息……”

    燕击浪淡淡一笑:“你年纪比洒家大,你才是前辈。不过,像你这样的前辈若能死绝,江湖也就干净了。”

    胖叟肥脸抽搐了一下,赔笑道:“达者为先,达者为先。晚辈只想当前辈的一条狗,您要我咬谁,我就咬谁……”说到一半,他突然甩出麻袋,罩向燕击浪,同时弹跃而起,双手掐动道诀。

    颠倒是非诀!

    天空倒置,深壑升腾,草石仿佛兽群扑跃,暴雨从地底密集冲出。繇猊困惑地摇摇脑袋,天地翻转,头下脚上,四周景物颠倒错位,乱象纷呈,连蟒身缠住的那头凶物也变得遥不可及……

    胖叟趁机凌空倒翻,探手拽住藤条,往山崖上疾窜,另一只手不停变换道诀。颠倒是非诀一起,自己一举一动都会在对手眼zhong彻底错乱,明明是往上逃窜,却会生出自己向前猛攻的异象。

    “呼——”一口精纯之极的浊气从燕击浪口zhong喷出,犹如一匹横空白练,击zhong麻袋,硬生生破开一个大洞。

    麻袋顿时漏风,绵软垂落,胖叟遭法宝反噬,口喷鲜血。他不管不顾,一个劲地疯攀狂爬,转眼窜到山腰。还未喘口气,燕击浪的拳头劈面击来,把头颅打得冲天飞起,血水四溅。

    燕击浪脚步不停,稳稳踩在垂直的崖壁上,整个身躯平展,几步跨上山顶。目光淡淡一扫,他伸出左手,zhong指在一株野草尖上轻轻一弹。

    野草微微摇动,一股无形的力量沿着草丛向四面波及,一株接一株草木颤动起来,不断延伸,形成浩浩荡荡的波浪卷过群山。“噗嗤!”一粒草籽在对面山头猛地裂开,木尊者仓惶跃出,半空zhong,整个人突然炸开,断肢残骸四处抛洒。

    第四个。

    浑浑冥冥zhong,支狩真的魂魄感应到了第四处生命迹象的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