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苦作他人嫁衣
    ..,山海八荒录

    那是十来条草斑鬣狗,爪子锋利,强壮的背部肌肉隆起,布满锯齿状的草绿色斑纹。它们围着繇猊尸首,警告般地瞪视支狩真,张大的嘴巴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脑袋,龇出巨大的锥形臼齿。

    匕首悄然滑出袖口,支狩真犹豫了一下,以他现在的体力,未必能拼过这些比虎狼更凶残的草斑鬣狗。支狩真面朝草斑鬣狗群,缓缓后撤,一直退到三丈开外的树丛背后。停了一会儿,他一点点挪动脚步,试图从挂满藤萝的另一侧绕过去。草斑鬣狗的脑袋跟着他转,始终虎视眈眈,不给他突袭的机会。

    双方相持片刻,支狩真隐约听到远处沉重的喘息声。他立即后退,迅速爬上一棵数围粗的参天大树,蜷缩身躯,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往外瞧。

    未过多久,张无咎的身影出现在视线zhong。他衣不蔽体,满脸是血,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右手拄着树杖一瘸一拐,右小腿软软拖在地上,显然断了。

    草斑鬣狗纷纷转向他,发出威胁的低吠。张无咎瞥见繇猊尸首,微微一愕,旋即脸上闪过一抹炽热之色。

    “孽畜,还不给我滚!”他大剌剌地走过去,声音嘶哑地吼道。贯穿左颊的一条血痂崩开了,鲜血直流,异常狰狞。

    两条草斑鬣狗率先扑上去,张无咎手掐道诀,玉皇玄穹清气横扫而过,两条草斑鬣狗溅血仆倒,一条当场毙命,另一条打了几个滚,四肢抽搐,发出痛楚的叫声。支狩真眼神一亮,以张无咎炼神返虚的宗师实力,居然打不死一条草斑鬣狗,伤重可想而知。

    草斑鬣狗一窝蜂地扑了上去,张无咎运转玉皇玄穹清气,犹如玉带绕身翻飞,抽得草斑鬣狗翻滚飞跌,肠穿肚烂。一条重伤的草斑鬣狗恰好摔到他背后,猝然窜起,一口咬住张无咎左腿。他惨呼跌倒,又一条草斑鬣狗挣扎着扑过去,咬住张无咎脖子,血流如注。他狂吼一声,玉皇玄穹清气疯狂抽动,两条草斑鬣狗甩飞出去,吐血毙命。

    “一群下贱的狗东西,凭你们也敢打本座的主意!”张无咎喘了一阵粗气,一手抓住树杖,一手撑地,勉强爬起来,又摇晃着摔倒。他虽然杀光了草斑鬣狗,但伤势更重,山崩zhong断裂的肋骨戳到内脏,痛得死去活来。

    都怪清风那个废物!张无咎恨恨地从袖袋里摸出最后一粒丹药,这是玉皇宫的一品紫微丹,疗伤保命,效果极佳。要不是他连服数粒,早就丧命在乱石之下。

    张无咎瞧了瞧紫微丹,犹豫片刻,小心翼翼收好,双手抓地,向繇猊尸首膝行爬去。这头凶兽想必也能滋补元气,若是生出内丹,自己说不定还能伤势尽复,修为更上一层。

    支狩真遥遥盯着张无咎的背影,对方行动不便,法力犹在,与其缠斗毫无胜算。他慢慢举起匕首,瞄准张无咎的后脑,待机欲掷。

    张无咎爬到繇猊尸首边,贪婪地瞅了几眼,把手伸进蟒腹里掏挖。过了好一阵子,他累得气喘吁吁,终于抓出一个形如椰子的东西。

    “内丹!世上居然有这么大的内丹!这是神物啊!”张无咎满脸狂喜,放声大笑,笑声牵动伤口,疼得面色煞白。

    他低下头,急切扒掉椰子外面的血壳,里面晶莹剔透,嫩如凝脂,嵌着一根根细如蛛丝的九色彩络,似在隐隐游动。一阵浓郁的奇香飘出,连十多丈外的支狩真也清晰嗅到。张无咎突然放下内丹,神色一紧,扭头向后张望。

    支狩真心头一凛,匕尖缩回掌心。张无咎即便重伤,对杀机的感应依然敏锐,这是炼神返虚宗师独具的精神感应能力。

    张无咎狐疑地察视半天,未觉异样,回头又张望了一阵,忽然瞧见远处的蒿草丛“悉悉索索”摇颤,依稀有个人影匍匐在地,一点一点挪动。

    “清风?”张无咎失声叫道。

    听到语声,那个人下意识地偏了偏头,露出血肉模糊的侧脸。张无咎认出了那袭深紫色的太上神霄宗法袍,尽管沾满泥泞,衣料仍未破损。

    “清风?清风,清风!”张无咎目光闪烁,连续喝叫数声,一声比一声高亢无礼。

    清风裂开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发不出半点声音。张无咎盯着他看了许久,蓦然仰天狂笑:“清风,你也有今天!”一束玉皇玄穹清气暴然射出,击zhong清风后背。

    “哈哈哈哈,什么炼虚合道大宗师,还不是一条随我打骂的死狗?呸!一个血脉卑贱的寒门道童,凭什么爬到本座头上?你配吗?下三滥的货色,有什么资格炼虚合道?”张无咎发泄般地大骂,一次次击出玉皇玄穹清气,打得清风浑身抽搐,鲜血从口角汩汩流出。

    直到清气耗尽,张无咎仍不罢休。他费劲地爬到清风身边,揪起对方袍领,狠狠扇了几个耳光,又去清风怀里摸索,搜寻太上神霄宗的秘籍、丹药。

    “嗖——”一道寒光激射而来,张无咎只来得及侧身,短匕以分毫之差擦过心脏,穿透胸膛,带起一蓬血雨,远远扎入草丛。

    张无咎惨叫摔倒,惊惶失措地抓出紫微丹,囫囵吞下。支狩真迅速滑下树,绕过去拾起短匕,冲向张无咎。

    “是你!”张无咎惊怒地撑起身,一道玉皇玄穹清气迎面击出。支狩真未料到对方还有余力,情急之下就地一滚,同时匕首甩出,扎zhong张无咎右肩,溅出鲜血。

    张无咎痛吼一声,反手拔出匕首,紫微丹的药力在内腑运行开来,急速补充元气。支狩真翻身而起,绕到张无咎侧后方。

    “砰砰砰——”泥土在支狩真身旁接连炸开,草木碎屑喷溅,玉皇玄穹清气疾风骤雨般打来。支狩真贴地急滚,向后逃闪。张无咎转身不便,但背上像长了眼睛,玉皇玄穹清气犹如附骨之蛆,追着支狩真猛打。

    支狩真心头一沉,眼角余光瞥见繇猊尸首,随即往那边翻滚。

    “砰!”一束玉皇玄穹清气破空而至,打zhong支狩真左肩,整个人断线风筝般高高抛起,砰然摔落,口zhong鲜血狂喷。他竭力撑起身,眼前金星乱冒,呼吸困难,玉皇玄穹清气透体而入,狠狠搅动内腑,他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要不是张无咎身受重伤,十停实力发挥不出半停,这一下便要了他的命。

    “一个小畜生,也妄想捡本座的便宜!”张无咎狞笑着转过身,急速喘了几口粗气,再次掐动道诀。突然他面色大变,气急败坏地大叫,“停下!你做什么?快停下,本座饶你一命!”

    支狩真强忍疼痛,咬牙翻了个身,滚到繇猊尸首旁,颤抖地抓起内丹,用力一咬。

    “噗嗤!”繇猊内丹如同一只熟透的水蜜桃,轻咬即破,一股鲜甜的汁水灌进喉咙,化作一寒一热两道液流,冲入内腑,瞬间游遍全身各处。

    “轰!”支狩真脑zhong像打了个响雷,眼前盛放无限光明。一层薄薄的“壳”遽然碎裂,从身心剥落,整个人与天地亲密相连,乳水交融,再无半分隔膜。

    无边无际的光明骤然收缩,在他头顶百会穴凝成一点,继而徐徐绽开,宛如鲜花怒放。

    灵窍开了!支狩真心zhong一动,百会灵窍一张一合,形如婴儿呼吸,天地间似生出一条无形脐带,贯通灵窍,将最纯净的天地精华输入。

    支狩真的长发干枯脱落,浑身皮肤起皱,筋骨纷纷碎裂……他忍不住张开嘴,喷出一大口腥黑的污血。

    霎时,他的头发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钻出头皮,迅速生长。新生的长发乌黑滑亮,如丝如缎。全身的老皮一寸寸蜕落,露出皎洁如玉的光润肌肤。筋骨一一重生,晶莹剔透,坚韧洁净,散发出毫无杂质的清辉……

    “脱胎换骨!”张无咎看得额角突跳,愤怒欲狂,玉皇玄穹清气疯狂拍向支狩真。繇猊内丹只剩干瘪的一层薄皮,精华毫无疑问被少年吸干。

    恰在此时,支狩真脸上闪过青、红二色,内腑一下子疼如刀绞。入体的寒、热液流像脱缰野马,狂奔踢踏,令他从脱胎换骨的美妙感觉zhong跌出。他身上忽冷忽热,几欲昏厥,情绪一会儿变得阴冷,一会儿烦躁狂暴,恨不得狂呼乱吼。

    “砰!”玉皇玄穹清气遥遥击来,正zhong支狩真胸膛。他顿时神智一清,往后栽倒,出奇地未受重创,内腑的疼痛感竟然舒缓不少。

    “砰砰砰!”玉皇玄穹清气暴雨般袭至,打得支狩真浑身乱颤,筋骨酸麻。每zhong一记,他内腑的疼痛就减轻一分,玉皇玄穹清气源源不绝冲入体内,与寒、热液流相互撞击,三者频频炸开,转瞬又融合成一缕缕崭新的精气,缓缓渗透全身。

    这是炼精化气?支狩真一时福至心灵,按照三杀种机剑炁的呼吸法门催动精气。掌心红痣隐现,剑种不住颤动,大肆吞入精气,继而吐出一丝丝锋锐无匹的剑炁。

    武道浊气纳于下丹田气海,术道清气纳于上丹田紫府,羽族剑修则把剑气藏入经络穴道,不断与血肉相融,将自身淬炼如剑。三杀种机剑炁却更霸道,剑炁无孔不入,渗透气海、紫府、经络、穴道、血肉、筋骨……支狩真只觉全身宛如千万针攒刺,忽疼忽痒,难受之极。他心知这是关键时刻,一心紧守神智,不停将精气转换成剑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