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施救奇货可居
    .. ,山海八荒录

    “砰砰砰!”

    一道接一道玉皇玄穹清气激射而来,宛如千箭连发,不停顿地落到支狩真身上,猛烈炸开。

    滔滔不尽的玉皇玄穹清气冲入体内,与寒、热液流撞击,精气的生成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支狩真听到体内好似潮汐澎湃,哗然有声,夹杂着忽而阴戾、忽而火爆的兽吼。

    繇猊为九头相柳与狻猊所生,九头相柳为至阴毒兽,狻猊是至阳凶物,繇猊内丹因此具备至阴、至阳的双重特性。以支狩真之力,原本难以调合阴阳,然而玉皇玄穹清气乃道门正宗,中正精微,恰好将内丹蕴含的阴阳精华打散,重新融合,汇成不偏不倚的纯净精气。

    再过片刻,张无咎法力渐衰,望见支狩真并未毙命,顿觉不妥,下意识地停下术诀。支狩真目光一闪,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反向张无咎逼去。

    迫不得已,张无咎只能掐动术诀,击向支狩真。

    玉皇玄穹清气过处,支狩真的衣衫碎裂飘散,皮开肉绽,血花纷乱从伤口溅开。但他的内腑却舒畅之极,逐渐形成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玉皇玄穹清气、寒热二流转化为大量精气,精气被剑种提炼成三杀种机剑炁,剑炁贯通全身的每一处细微角落,来回纵横穿梭,将玉皇玄穹清气、寒热液流刺得千疮百孔,加速碎成精气……

    支狩真深深感受到了三杀种机剑炁的可怖,那是凌驾一切的绝对!绝对毁灭,绝对冷酷,绝对唯一!无论是巍巍恢宏的道门清气,还是汹汹暴烈的古兽内丹,都只能沦为三杀种机剑炁爪牙下的猎物。

    “砰!”张无咎拼尽全力,一记玉皇玄穹清气狠狠击中支狩真胸膛,少年往后飞跌,又慢慢爬起来,踉跄向他走来。

    张无咎又惊又疑,玉皇玄穹清气连连狂击,打得支狩真跌打滚爬。突然间,他醒悟过来,厉吼道:“好个小贼子,居然盗取本座的法力炼化内丹!”他本该想到,以自己炼神返虚的修为,如此神品内丹尚要慢慢消化,一个野小子怎可能安然无恙地吃下去?

    支狩真站起身,继续走向张无咎,逼迫他催发玉皇玄穹清气。张无咎心里像吃了粪蛆一般恶心,要不是自己多事,这小子早被内丹撑暴了。他一手按地,一手掐动术诀,试图以玉皇玄穹清气弹地离开。只需暂时避让,等到内丹的爆发力量平息,他大可以轻松解决对方。至于内丹精华,张无咎嘴角露出一丝森冷的笑容,人肉也不是不能下咽的。

    脚踝陡然一紧,张无咎大惊失色,扭头瞧去。清风颤抖着抬头,布满血污的手正抓住他的脚踝。

    张无咎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冰凉。清风嘴唇微张,一线紫色电光倏地射出,贯穿张无咎右眼。

    张无咎狂吼一声,右眼血流如注,玉皇玄穹清气不要命地疯狂喷出,整个人弹地而起,向远处激射,脚踝兀自鲜血滴淌。转眼间,张无咎逃得没了影。

    支狩真微微一惊,望向清风,后者眼神虚弱地望了支狩真一眼,歪头昏厥过去。

    没了玉皇玄穹清气,寒、热液流又开始在支狩真体内躁动。所幸三杀种机剑炁逐渐成形,不断摧毁阴阳精华,提炼壮大自身。支狩真内腑虽然不时抽痛,但已可忍受。他心里明白,繇猊内丹的精华浩如烟海,足以满足整个炼精化气阶段所需。只要他按部就班,将所有内丹精华炼成剑炁,便可进军炼气还神。

    支狩真从草丛中找到短匕,擦干血迹,小心收好。慢慢走到清风边上,默视片刻,他心头忽然冒出王子乔先前说过的话——“奇货可居。”

    自己顶包永宁侯世子,日后必遭王子乔钳制,等于授人以柄。当务之急,是另寻一条后路,一条足以对抗王子乔的后路。

    还有什么比大晋第一道门太上神霄宗更合适的靠山呢?

    支狩真当机立断,俯身抱住清风,一路拖到繇猊尸首旁。他首先挖出繇猊的心脏,这颗心重约百斤,大如山石,宛如半透明的鲜红水晶,闪烁着迷离变幻的光泽。一根根隆起的心血管粗如儿臂,呈现缤纷绚丽的九色,里面彩烟缭绕,忽聚忽散,释放出奇妙磅礴的生命力。

    心脏乃生灵之本,主血脉主神智,功效仅次于内丹。支狩真尝试着咬了一小口繇猊心脏,一条发烫的热流霎时滚过胸腹,仿佛饮下火辣辣的烈酒,烧得他面色通红,气血沸腾。

    先前失去的气血瞬间补回了一小半,连满身伤口也开始结痂。

    支狩真立刻埋下头,毫不客气地先行享用。一颗心脏只吃了二分左右,他便撑得肚子鼓凸,血液燥热,下体一擎如柱,浑身偾张的精力饱满得像要炸开。以往亏空的气血不仅奇迹般地一口气补足,甚至还略有盈余。

    多余的气血一点点渗透血肉、内脏、骨骼,进行着微妙的变化。支狩真心知机会难得,强忍腹胀,又硬生生咽下了一分左右的繇猊心脏,直到忍不住呕吐,才停下来。

    他托起清风,掰开对方的嘴。刚开始,支狩真需要把繇猊心脏切成一小块,揉碎了硬塞进去。片刻后,清风喉头耸动,本能地吞咽起来,速度也愈来愈快,庞大的繇猊心脏很快被吃得干干净净。

    上古奇兽,浑身是宝。支狩真又切了几大块繇猊狮头上的肥肉,把眼、耳、口、鼻、额头上的一对鹿角全挖了出来。他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得极大,繇猊的鹿角原本十分坚固,可他连挖带拽,几下就拔了出来。

    支狩真转身要喂清风时,对方赫然睁开眼睛,目光对上少年,枯败的脸浮出一抹血色。

    “前辈——”支狩真恭谨地蹲下身。

    “是你……救了……我。”清风的目光黯淡无神,嘴唇蠕动,语声弱如蚊蚋,显然伤势仍重。

    支狩真把姿态放得更低:“晚辈只是在偿还前辈的恩德。若不是前辈,我在山神庙逃不过张无咎的毒手。”

    清风见少年毫不居功,心下更增好感。支狩真扶起清风,一边把狮头肉、繇猊眼珠这些给他仔细喂下,让清风吮吸鹿角里的髓液,一边把事情经过告知。尽管支狩真删减增补了一番,但没有隐瞒服下繇猊内丹之事。

    他如今气血极旺,根本瞒不过炼虚合道的大宗师,不如坦然说出,反会赢得对方信任。

    “你要……立刻走,这里,这里……不能久留。”清风涩声道,张无咎只是被自己惊吓,才仓皇逃离。一旦他伤势稍复,必然会追上来查个究竟。何况还有繇猊尸首这等天材地宝,哪个修士会轻易舍弃?

    “晚辈也是这么想的。”支狩真慢慢放下清风,迅速起身。此时,天放光亮,接近辰时。大雨悄然停歇,丛林在晨曦中闪烁着深深浅浅的绿色。

    支狩真先用匕首飞快割下近百斤的繇猊肉,裹上泥土,掩去气味,寻了些宽大的树叶包好。再拽了数十根粗长坚韧的藤萝,粗略编成背篓,抱起清风放进篓子,连同繇猊肉一同背在身后。

    支狩真如今气力大增,清风加上繇猊肉虽有两百来斤,背在身上却轻若无物。

    “好孩子……”清风无力地摇了摇头,“放下……我,否则……你……走不远。”

    “放下前辈,我也未必能逃远。”支狩真同样摇摇头,背着藤篓走出几步,忽然又折回来,找到几块燧石,在枯草堆上打着了火。

    火苗窜起,迅速升腾,繇猊尸首陷入了熊熊火焰。支狩真辨了辨方向,撒开腿,全速向北方奔去。

    一路地势放低,两旁林木渐疏,草丛变得又高又密,翠绿色的波浪在风中翻滚,一直涌向遥远的视线尽头。

    支狩真心头微凛,他正在进入蛮荒最混乱的中部地带。好在离开山寨前,他早已作好多种准备。

    “身随气走,气随意走。腿如流水,进退宛转。臂似行云,沉浮自在……”奔走中,支狩真听到背后清风嘶哑的低声。他楞了一下,旋即按照清风指点,以三杀种机剑炁引导身躯,臂腿相合,宛如大鸟腾挪转折,奔掠的步伐顿时激增。

    清风暗自叹息了一声,默默调息。这几句“行云流水轻身诀”是他外出偶得,不是本宗术法,传给少年也无忌讳。只是此次率众围剿佛门,惨败被屠,回去怕是要闹翻天了。

    半个时辰后,张无咎一瘸一拐地赶回原处,一眼望见冒着黑烟,烧成焦炭的繇猊尸首,禁不住仰天发出撕心裂肺的悲吼。

    “小兔崽子,不把你挫骨扬灰,怎解本座心头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