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拳势披靡如山
    握拳、跨步、直击!

    老烧刀子简简单单的三个动作,犹如千锤百炼,气势浑然。“澎”的一声,火焰凶兽迎拳炸开,毫无反抗之力。焰光纷纷散灭,一颗火红色的焰珠落地,滴溜溜打转。

    老烧刀子捡起鸽卵大小的焰珠,仔细瞧了瞧,纳入袖中。这颗焰珠内含一点离火之精,是修行火属性功法的辅助良材,至少价值百金。

    吴笙盯着老烧刀子脚下的那块地砖,质地仿如玉石,釉面描金涂彩,丹、翠双色的藤蔓纹路环绕出一方奇异的图形。吴笙的瞳孔骤然一缩,那绝非什么美饰图案,而是一个上古巫字——“祭”!

    他放眼望去,地面上的藤蔓砖纹无数,仿佛一条条色彩斑斓的锦蛇,爬缠出一个又一个“祭”字,看得他头皮发麻,遍体生寒。

    急促的脚步声从长廊另一边传来,十多个人类大呼小叫,一路追杀两头马化。“呼!”一人掷刀甩去,刀锋嵌入左边马化的肩胛骨,发出牙酸的嘎吱声。马化身躯一歪,两柄尖刺立即从背心插入,马化向前跌倒,一柄巨锤兜头砸下,将天灵盖砸得粉碎,红白脑浆迸溅。随即七、八只手掏向尸体怀内,珠光宝气直透出来。

    另一头马化狂吼一声,铁棍全力后扫,磕开、四五件先后递来的兵刃,借助反震力一个筋斗高高跃起,凌空连翻数丈,直冲吴笙的方向窜来。

    老烧刀子立在宫廊中央,身躯不动如山。

    “替咱拦住他们!”马化认得老烧刀子,一边狂奔一边急喊。这个人族老东西向来对他们客客气气,每月还会奉上不少孝敬。

    老烧刀子侧过肩,马化从他身旁越过,陡然闷哼一声,七窍流血,扭头瞠视老烧刀子,缓缓跪倒在地。

    “变天了都不明白,活着也是废物。”老烧刀子摇摇头,不紧不慢地松开拳头,从对方身上抓出一株芬芳扑鼻的灵芝草。

    追来的众人放慢脚步,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疤脸大汉壮着胆子喊道:“老烧刀子,这只猴子是俺们先看上的,凭什么你横插一杠子?”

    其他人也高举刀剑,纷纷鼓噪:“没错,有啥好玩意,大伙儿要一口锅子里分肉!”“老烧刀子,咱几个也都是炼气还神,硬干起来你能讨得了好?”“仙宫里宝贝多的是,何必坏了规矩?”

    “规矩?”老烧刀子喃喃低语,目光越过众人,仿佛伸向遥不可及的远方。蓦地,宫廊中响彻老烧刀子高亢的笑声。

    “那个老烧刀子,行健姿雄,体内暗蕴一股峥嵘崔嵬的山势。”清风远望着空空荡荡的梦魇湖畔,陷入沉思。

    支狩真奇道:“前辈莫非见过他?”

    “五十年前,无量净地有个道童一怒弑主,叛逃离山,多半便是此人。据说他的根骨极佳,与无量净地的山字诀甚为契合。”

    “能拜入无量净地那般显赫的道门,已是万幸,为何还要叛逃?”

    “大多数道童出自寒门,虽然比不上世家,也算家境富足,衣食无忧。去了山门,从家中宠子沦为一个低声下气、端茶倒尿的小厮,有时还会挨打受罚,不是那么容易熬过来的。”清风惘然叹息,“听闻此人在无量净地待了十年,只学了些武道功夫,连术诀也未获传授。”

    “兴许是他的根骨太好,又年少气盛,不知隐忍。”支狩真若有所思,唯有士族方能得授道门真传,即便如今气血充足,他仍需“永宁侯世子”这个宝贵的身份。

    &nb

    sp;  “可是忍啊忍,终是失了锐气。”默立有顷,清风低头凝视着被风吹弯的草秆,“我的剑便少了这一份锐气,所以才败于燕击浪拳下吧。”

    “哈哈哈哈……跟我讲规矩?”老烧刀子的目光扫过众人,笑得癫狂又冷厉。

    “我练拳六十年,终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一字一顿,缓缓举起拳头,气势如重重山峦雄起。

    支狩真凝视清风沉郁的眼神,俯下身,拔起两根草秆,一根执于掌心,一根递向清风。

    清风下意识地接过,支狩真手腕轻振,草秆上挑,化为利剑破空,直刺清风胸膛。

    清风一抖草秆,封住支狩真的草秆来势。支狩真的草秆立生变化,似虚似实,莫测移动。清风的草秆也如影随形,应变如风。

    支狩真忽而发问:“前辈,人生来就有高低贵贱么?”

    清风迟疑了一下,答道:“自然是有的。”

    “剑生来就有高低贵贱么?”

    “自然是——”清风呆了一下,草秆直穿而来,轻轻触及清风袍襟。他凝视少年,展眉长笑,将手里的草秆远远抛开,“没有的!”

    “这世上所有的规矩,不过是让你低下头。”

    老烧刀子目光一沉,迈步直入人群。拳头崩断钢刀,贯穿面门,对方的头颅如烟花炸开。

    “如果非要低头,”

    他移步、沉肩、再击,一件件兵刃在山一般雄厚坚硬的拳头前崩裂,血花不断溅开,哀嚎声不绝于耳。

    “那就站在最高的山顶,”

    “澎”的一声,他侧身、摆拳,将背后袭来的一人打得肠穿肚烂。

    “让所有的规矩为我抬头!”

    他进步、沉胯、挥拳,气如崇山压顶,势不可挡。每出一拳,必有人兵刃折断,倒地毙命。

    剩下数人面露惧色,二人齐齐大吼,身后各自浮出法相虚影:一条红头绿眼的百节蜈蚣,摇头摆尾,吞吐毒雾;一柄八棱梅花亮银锤,巨如山包,旋转呼啸。

    巨锤法相掀起狂风,从半空砸下。蜈蚣法相贴地环游,觅机而噬。老烧刀子仍是简简单单,一式跨步冲拳。

    “轰!”血肉的拳头硬憾巨锤法相,光华迸溅,巨锤四分五裂。拳头呼地变向,击中地面,震荡的波纹向四周辐射,蜈蚣法相被怒浪般的波纹卷起,碾得粉碎。

    二人僵立不动,五官溢血,披靡的拳劲已然透过法相,摧毁了肉身的生机。

    剩余一人腾空跃起,鹞子翻身、追星赶月、燕子三抄水……一连变换十多种轻身术,向远处仓惶飞逃。

    老烧刀子眯起眼睛,挥起拳头。

    这双拳头浸淫六十年,早已炉火纯青,返璞归真,从最粗浅的武道法诀挥出了属于他的道。

    “有棱有角,才叫山!”他沉肩直腰,跨步冲拳,山峰的虚影从拳头遥遥射出,在半空划出十多丈,正中那人背心。

    “炼神返虚!”那人吐血惨叫,身躯炸开,断肢残骸一一跌落在地。

    老烧刀子走过去,将诸多尸体上的宝材灵药搜刮一空,回头看了一眼吴笙:“我要尽快进入仙宫核心,怎么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