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不过一剑而决
    她还是来了。

    支狩真垂下手上比划的草秆,想过去叫住她,抬起的脚跟又落回来。红怜雪与他非亲非故,本就不会单凭几句话轻信自己。但他已尽了人事,这是红怜雪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清风瞧在眼里,手中草秆疾闪,在支狩真喉间连点十多次:“你的心不静了。”

    支狩真愧然埋首:“是。”

    “一名真正的剑修:当山压于顶而心不负,色形于外而意不动。未出剑时如处子,剑出时如雷霆,能发能收,可静可动,谓之‘人在剑在’,又曰‘剑无处不在’。到了这一步,朝彻的境界自然而明。再往上走,便是感悟道意,返璞归真的见独了。”

    “人非草木,皆有七情六欲,又如何心不负、意不动?”

    “心在心外,意在意外。”

    清风此言一出,心下便有点后悔。这句提点直阐道门真义,已算触犯门规。可瞧见支狩真入神思索的样子,他又觉得一阵欣慰。

    “细述起来,剑道又可分为两条路:有情剑道与无情剑道。”清风略一沉吟,继续说道,“我人族以修炼有情剑道为主,剑是剑,人是人,既可合一,又能分化。是故人有情,以人御剑,剑亦有情。可惜的是,千万年来,从无一人能将有情剑道修至破碎虚空的地步。”

    支狩真随即问道:“那么羽族的无上剑典《羽化剑经》,走的是无情剑道么?”

    清风颔首道:“正是如此。《羽化剑经》讲究‘羽化凡胎,跳出心意。舍剑之外,再无它物。’”

    支狩真讶然道:“无情剑道岂不是要绝情绝性?那就是剑仙?”

    清风怅然道:“我对此也只是略知一二,不敢妄言。不过数十年前,羽族曾有一人天资绝伦,剑术无双,将无情剑道炼至巅峰。然而,他并未选择破碎虚空、羽化成仙。”

    说到此处,清风的语声透出一丝钦佩:“据说他感于无情剑道并非剑道之极,因此游历八荒,以求再次突破。十五年前,此人与魔门第一高手裴长欢在大燕怒江论道,历时七天七夜。之后飘然离去,不知所踪。”

    支狩真心头一沉:“此人还活在世上?”如此可惊可怖的羽族剑修,对巫族绝非好事。

    “随时可以跨出破碎虚空那一步的人,除非自己寻死,否则寿数过千也不足为奇。”

    “前辈可知他的姓名?”

    “只知道他姓凤,应为羽族皇室,名却不晓得。”清风轻叹一声,脸上露出神往之色,“真剑无名,说的便是这样的剑修吧。”

    支狩真沉思片刻,又向远处瞥了一眼。红怜雪在湖畔徘徊许久,时而忍不住涉水,时而又退回岸边,盯着水下仙府出神。

    清风了然一笑:“当年老道我艺成下山,游历中目睹豪门公子欺辱民女。我本想出手,可为了区区一个平民,又感不值。这些年,每当思及此事,总觉心中耿耿。”他拍了拍支狩真的肩膀,温言说道,“十年、数十年之后,你是否仍会记得今日所为?是后悔做了,还是没有做?”

    支狩真茫然而立,暮风卷起深秋的霜草,涌动如浪。他不知该如何回答,也不知十年、数十年之后,又会怎样?支野教过他如何谋定后动,如何

    忍辱伪装,如何斩尽杀绝,唯独没有教过这些。

    “何谓剑修?”清风猛喝一声,“不过是一剑而决!”

    支狩真心神一震,脑海中浮现出胖虎掷石飞来的画面……

    “轰隆”一声巨响,象征着阴极的殿门倒塌,老烧刀子负刀大步跨入。

    这是仙府中宫,核心大殿。四壁珠缨金珞,一轮状如烈阳的巨灯悬挂于顶,气象恢宏,瑰丽耀眼。

    殿内众人齐齐转首,向老烧刀子望去。

    “老、老家伙,你、你来的正好!这、这边有个点子棘、棘手,大伙儿得、得、得并肩子上!”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结结巴巴地嚷道,一边使劲抓挠脖子。他颈侧受了伤,血已止住,伤口却奇痒无比。

    杜结巴、青龙、白老大、蛮人的头领阿里巴、寄尸族的独行大盗将更,马化一族的头子孙金毛……老烧刀子目光一扫,暗自狐疑,这些人个个带伤,凝结的伤口血块隐隐透出靛蓝色,气息颇为邪异。

    他的目光落在与众人对峙的张无咎身上,微微一凝,拳头收紧,不露声色地蓄满浊气。

    宰羊集什么时候来了炼神返虚的高手?

    “老烧刀子,先做掉这个外人,不然谁都拿不到仙宝!”青龙怒视张无咎,沉声说道。他身躯昂藏,孔武有力,比萝卜头还粗的十指密布青色鳞纹。

    “咱家也是这个意思。”白老大阴恻恻地道,嘴角血迹斑斑。他适才和张无咎硬拼一记,内腑重创,差点连命都丢了。

    其余人纷纷附和,张无咎暗叫不妙。他伤势未愈,先前仗着炼神返虚的境界强压众人,而今遇上硬手,顿时心虚。“这位道友境界高深,不在贫道之下。你我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如今仙宝未现,你我何苦自相残杀,平白便宜别人?”他轻咳一声,又道,“何况区区几头蝼蚁,又怎够资格与你我二人平分仙府藏珍?”

    白老大等人闻言一惊,将信将疑地盯着老烧刀子,不自禁地离远了一些。老烧刀子冷哼一声,对方此言虽是挑唆,但也有几分道理。二人若拼个两败俱伤,白老大他们岂会放过自己?

    他不置一词,只管打量着大殿中心:琉璃晶围成八角阑,内设紫金星罡醮坛,一具十多丈高的仙人玉石雕像屹立坛后,袍带衣袂飘飞,似要羽化而去,却又气势浑凝,渊渟岳峙,宛似下临凡间,俯视众生。

    “这就是仙府的镇宫之宝?”老烧刀子来回审视了数遍,雕像的冠佩绶带饰以符文,并无异处,唯独姿态颇为奇特:仙人右手平平伸出,掌心向上,左掌托住一个铜盘,嘴角犹自挂着一丝神秘的笑容。

    “嘿嘿,你一拳打过去,就晓得咋回事了。”白老大乜斜了老烧刀子一眼,那个外人声称老烧刀子实力高人一筹,他虽不太信,又有些疑神疑鬼。

    “道友一试便知其中奥妙,贫道决不敢妄言相戏。”张无咎举着拐杖拱拱手,满面诚恳之色。他留意众人神情,见双方生出嫌隙,心下一阵自喜。

    老烧刀子也不迟疑,丹田浊气升腾,拳头遥遥击出。他这一拳运足一成力,恰比众人略略高出一线。

    “轰!”劲气过处,仙人雕像猛然炸裂,碎片飞溅。下一刻,仙人雕像幻影般重新出现在视线中,满殿残片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