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宰羊何须牛刀
    老烧刀子不由一愣,随即上前摸了摸雕像。(最快更新)玉石温润洁净,毫无裂痕,仿佛从未受过重击。

    “咔嚓”一声,他左手发力,一把捏断雕像衣带,紧紧攥住。再去瞧时,衣带好端端地连在雕像上,手心里空空荡荡,连一点粉末也不曾留下。

    “道友若全力相试,结果也一样如此。”张无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东西故意隐藏实力,他当然要点破。

    果不其然,白老大阴阳怪气地道:“老烧刀子,莫非你真的藏着掖着了?”

    老烧刀子漠然瞥了白老大一眼,这群蠢货不想着对付外人,只会窝里造反,事后全须除掉,正好收拢宝物。“这东西确实奇妙。”他不动声色地道,“有谁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吗?”

    “呸,看出来了还等你?”马化的头子孙金毛大大咧咧地嚷道,“咱用棍子也砸过,用火也烧过,还在这玩意儿头上撒了一泡尿,啥都不管用!”

    可惜吴笙走丢了,否则倒可稍有助益。老烧刀子目光落在那座醮坛上,久久思量。莫非需要焚香、侍灯、烧符、诵经、踏斗,完成道门斋醮之仪,方显内中奥妙?这一套仪式他当道童时十分熟悉,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愿泄露出来。

    张无咎暗窥老烧刀子片刻,见他束手无策,不由暗自松了口气。破解雕像之谜多半要行斋醮之仪,此人既然瞧不出来,定是个野狐禅。当下胆气一壮,道门正宗与三脚猫的散修对敌,哪怕越级斩杀,也并不稀奇。????殿内众人眼神闪烁,各怀心思,一时陷入了沉闷的僵持。突然间,外边喧闹大作,哗乱杂沓的脚步声蜂涌而至。

    “嗷,抢宝贝啊!”“杀了!杀了!全都杀光!”“干死他们,吼吼!”

    一群人浑身血染,叫嚣着狂冲进来,面色涨得赤红,打了鸡血般见人就杀,顿时掀起一片乱哄哄的混战。

    “孙二嘎,你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连咱也敢打?”孙金毛挥起黑红风火棍,架住一头马化的扑跃,气得破口大骂。

    青龙、吴结巴等人个个陷入围杀,那些人平日对他们敬畏有加,而今满目怨毒,不要命地死缠恶斗,还时时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澎!”老烧刀子一拳捣穿对面蛮人的胸膛,血柱喷出,对方往后仆倒,又诡异地仰起身,猛抱住老烧刀子小腿,张嘴就咬,牙齿竟变得尖锐弯曲,突出来淌着腥臭的涎水。

    老烧刀子心头一惊,起脚踢飞对方,蛮人跌出去打了几个滚,又抖抖索索爬起来,胸洞边沿的肉芽不住蠕动,渗出一根根靛蓝色的黏丝,犹如蛛网交织缠绕,爬满伤口。

    不对!老烧刀子微感不安,环视四周,冲进来的人大多状若疯兽,口角流涎,伤口处无不缠绕着靛蓝色的黏丝,皮肤也生出一片片奇诡的蓝色斑块。激战中,一个夜叉族人陡然吐出舌头,竟有一丈来长,瞬息缠住杜结巴双腿,周围的人嘶吼着扑上,埋头抓咬。

    “救、救、救、救、救……”杜结巴拼死挣扎,身外的猛虎法相爪掀尾扫,连连怒吼。扑上去的人被不断击飞,血肉残肢抛洒,但外圈的人前仆后继,一轮接一轮疯狂冲击,光焰纵横激射,气浪炸雷翻滚,震得殿柱不住颤动。

    杜结巴的吼声渐渐低弱,猛虎法相悲号一声,光影碎裂。大殿外,人群还在源源不绝地涌入,厉吼厮杀,肆无忌惮,犹如壁雕中的恶鬼复活,群凶乱舞。

    一道玉皇玄穹清气扫出,围攻的众人血肉横飞,四处抛射。张无咎拄拐而立,手掐术诀,玉皇玄穹清气纵横驰骋,当者披靡。

    玉皇玄穹清气!老烧刀子瞳孔骤然一缩,这个外人竟然来自云雾海玉皇宫!一股杀意凭胸升腾,随后贪念大炽,他叛门数十年,从没机会得习术法。而玉皇宫乃道门巨头,心法纯正犹在无量净地之上。

    目光一闪,老烧刀子随意应付几拳,将身前一干人打得东倒西歪,随后混入人群,施展小巧腾挪身法,悄然向张无咎接近。

    “啊!”人群中传来蛮人头领阿里巴痛苦的嚎叫,老烧刀子循声望去,阿里巴已被汹涌的人影淹没。他骇然发现,那些人变得面色赤红,身上的蓝色斑块越来越密,仿佛靛蓝色的黏液逐渐渗透皮肉,覆盖周身。

    “砰!”孙金毛挥起的棍影法相猛然劈下,砸得众人前仰后翻。孙金毛厉啸一声,数个筋斗翻出人潮,向殿外急急逃去。

    一人被棍影法相击飞,摔向仙人雕像,半截身躯恰好落在仙人伸出的右掌心上,溅得鲜血斑斑。“嗡——”仙人左手上的铜盘发出一丝轻鸣,细若游丝,微乎其微。半截尸骸开始消融,仿佛被无形的巨口吞噬。

    张无咎和老烧刀子同时扭头,眼神大亮。祭品!仙人雕像需要祭品!

    双方视线半途交触,略一停留,随即交换了一个眼色,各自向外扑出。

    “轰!轰!轰!”玉皇玄穹清气猛然暴涨,宛如煌煌光带,横扫四周。冲过来的人拦腰而断,内脏迸裂,纷纷仆倒在地。老烧刀子的拳劲同样催至极致,拳如山崩,振聋发聩,众人还未接近,就被山岳般厚重霸道的拳势碾成肉泥。

    两人再无顾忌,不论白老大、青龙……还是那些发疯的人群,一概照杀不误,反正祭品越多越好。不到一注香的功夫,大殿内的人被屠戮一空,涌进来的人流也愈来愈少,四周尸体堆叠如山,奇珍异宝胡乱洒了一地,汪汪血水积蓄寸许来高。

    老烧刀子和张无咎停下手来,对视一眼,又瞥过满殿藏宝,忍不住长声大笑,笑声中透着压抑不住的杀意。

    “道友,不妨先瞧瞧雕像的变化如何?”张无咎和颜悦色地提议。

    老烧刀子点点头,两人一起动手,一具具尸骸飞向仙人右手,不住消融。铜盘的鸣声越来越清亮,等到大部分尸体移空,铜盘上慢慢渗出一滴露珠,晶莹剔透,无色无香,闪烁着幽远清玄的光。

    仙人露!

    两人不约而同地浮现出道门典籍的某项记载,据述仙人露乃天外精华凝聚,不仅能纯化法力,洗迭杂质,还能消除一切因为功法突进造成的隐患。

    双方直直盯着仙人露,久久不语。半晌,张无咎轻咳一声:“道友,这滴疗伤的无根净水归我,此地其余珍藏尽属道友,如何?”

    无根净水?老烧刀子嘴角歪了歪,他出身无量净地,还不晓得本门的无根净水是什么?“别急,祭品还有的多。”老烧刀子双手不停,继续把一具具尸体抛上仙人左手。

    铜盘上的仙人露并未增多,只是光华愈发幽深难测。老烧刀子心中一动,抓起地上的一株碧脂灵参,试探着丢向雕像。

    碧脂灵参落在仙人掌心,同样开始消融,老烧刀子不再犹豫,一拳挥出,卷起满地珍宝,源源不断投向雕像手心。张无咎目光一闪,也未阻止。到了炼神返虚之境,寻常珍宝只能锦上添花,远远比不上仙人露此等旷世绝珍。

    “咣——”铜盘光芒大盛,发出一声悠远洪亮的长鸣,一枚古色斑斓的玉简从无到有,幽幽浮出铜盘。

    “轰!”玉简出现的一刹那,两人猝然出手,玉皇玄穹清气与浩荡拳劲在半空交击,掀起一阵阵狂涛骇浪。

    老烧刀子身躯微晃,脸上血气一闪而逝。张无咎面色通红,口角溢血,“噔噔噔”倒退十来步,差点跌倒,终究吃了伤势未愈的亏。

    铜盘被气浪波及,剧烈摇晃。“咣当”一声,玉简掉落在地,两人神识早已延伸过去,玉简上镌刻的数行古字历历在目。

    居然是一枚炼制人丹的上古秘方!

    以炼神返虚高手的心脏为主药,提炼成丹,从而突破颈,臻至炼虚合道之境!

    两人顿时想到那滴仙人露,依此方突破颈,再以仙人露消除隐患,即便是破碎虚空也并非无望!

    “道友……”张无咎心头一阵疾跳,神色阴晴不定,“这枚玉简上的字迹颇为稚嫩,缺了盈昂古意,未必是真。你我不妨仔细……”

    迎接他的是如山如岳,气势无量的一拳!老烧刀子沉腰、跨步、冲拳,滚滚狂笑声充斥大殿。

    “今日你我,只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今日的梦魇湖,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支狩真腿膝半跪,断剑抵住红怜雪洁白如玉的脖颈,平声静气地道。

    “你这天杀的臭小贼!王八蛋!死泼皮!快放开老娘!放开老娘!”红怜雪正以一个屈辱的姿势伏卧湖边,丰腴弹力的香臀剧烈扭动,竭力想挣脱压在背上的少年。

    “再等一会。”支狩真膝盖发力,将红怜雪死死顶在地上。

    “等你去死!没脸没皮的小无赖,又偷袭老娘!又偷袭!又偷袭!”红怜雪气得七窍生烟,羞怒交加。她本欲进入仙府,但思及少年的话,一时犹豫不决。孰料不留神,竟被少年从背后偷袭得手。

    细算起来,她与对方见面不过三次,却被阴了整整三次!

    “你自己看。”支狩真略略移开剑锋。

    “看你个……”红怜雪“屁”字还未出口,愣在当场。

    梦魇湖中,五光十色的彩芒正在飞速消失,整座仙府开始收缩,金碧辉煌的檐粱像水一样晃荡,仿佛变成虚幻的泡影。

    曲折迂回的宫廊中,吴笙气喘如牛。沿途血流成河,尸骸狼藉。凡是拿过珍宝的幸存者,无不莫名生变,身躯扭曲变形,挣扎着发出鬼哭狼嚎的叫声。吴笙绕开它们,一路狂奔。这根本不是什么仙府,这是一座巫族的古宫,一个算尽宰羊集所有人的可怕诱饵!

    支狩真撤开断剑,缓缓起身。这座仙府本是八百年前,支氏一族为防羽族追袭布下的后手。唯有支氏嫡系血脉的精血,方能重新开启。巫血越纯正,仙府的威力就越大。

    大门遥遥在望,吴笙披头散发,发足狂奔,两旁壁雕中的红脸蓝肤恶鬼发出尖锐的嚎笑。那是魁!他知道,它们是魁!一种古籍传说中存在于地梦道,与远古巫族缔结盟约的奇诡种族。

    巫族献上活人祭品,魁以收割生命回报。支狩真遥望着渐渐缩小的仙府,其内的一切奇珍异宝,不过是魁以人心投射出来的幻影。

    除了那一枚玉简。

    支狩真从怀里拿出几枚一模一样的斑斓玉简,想起与哥舒夜在马匪窝里分赃之景,不由莞尔。

    “扑通!”水花四溅,吴笙踉跄跨上门槛,仙府陡然收缩成一个渺小的点,消没在荡漾水波里。玉简从少年掌心滑落,坠入湖水,激起一圈圈涟漪。

    支狩真瞧了一眼兀自发呆的红怜雪,转过身,向远处等候的清风走去。

    “小贼!为,为什么,为什么救我?”背后传来红怜雪咬牙切齿的声音。

    “因为……”支狩真想了想,低声道,“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清风拍了拍少年,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不问。一老一少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默契,并肩走向暝色升起的远方。

    “老道本以为,还得和张无咎打一场哩。”清风默默走了许久,忽而笑道。

    “宰羊何须牛刀?”支狩真微微一笑。

    支野说过,把握人心,就把握了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