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一曲名动建康(上、下)
    “机会来了!”

    “对方是大意失手,还是诱敌之计?”

    “潘三眼搞什么鬼?”

    画舫撞向商船的一瞬间,王凉米、王导、谢玄三人心中各自转过迥然相异的念头。

    王凉米箫音一催,变得高亢凄厉,刺耳刮心,直攻谢氏画舫。远观的众人受到波及,也禁不住恶心欲呕,大脑一片空白。

    王导的长啸声却转为低沉,一朵巴掌大的乌云自他口中吐出,转瞬变大,向外笼罩而去。四周的江面上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即便谢氏画舫藏有后手,这一下也足令他们措手不及。

    谢玄眉头一扬,正待施展万变不离其宗的神通,心下忽而一动,先前潘安仁的一幕幕言行宛如转马灯般,在他脑海中反复重现……不对!谢玄腰背一挺,懒洋洋的眼神闪过一丝精光,犹如打盹的猛虎骤然睁眼,威芒毕现。

    数息之间,画舫在颠簸的巨浪中逼近商船。船上的舟夫来不及闪避,护卫瞧见是谢氏座舟,犹豫着未敢出手。“轰隆”巨响,画舫的尖角猛地撞中对方腰身,商船剧烈摇晃,左侧船舷“咔嚓”断裂,江水狂涌而入。

    “哗啦”一声,船舱内的桌榻齐齐向左倾斜,杯碟纷纷坠落,摔得粉碎。支狩真正在练习箜篌,忽地一个趔趄,身躯失衡,急忙足尖连点舱壁,方才稳住身形。

    “公子,快跟我走。”王夷甫面色肃然,快步而入,“我等行藏已露,对方故意驱船相撞,无非是逼你出来亮相。幸好我在船底暗藏了一艘潜鱼符艇,可从水底神不知鬼不觉地避走。”

    支狩真目光一闪:“为何要避?”

    王夷甫微微一愕:“对方有备而来,分明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令你难堪。公子目前身份尴尬,不如避敌锋芒,徐徐图之。侯爷早已安排好了,等你悄然进入京都建康,再设法……”

    “尴尬?是私家子的身份么?”支狩真打断对方的话,“你是担心我被人耻笑?”

    王夷甫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门阀最讲究出身,赵安的母亲出自寒门,他若是堂而皇之入族原氏,必然会沦为整个建康的笑柄。

    支狩真手按断剑,凛然说道:“对方即已准备周全,又岂肯善罢甘休?后续手段必然层出不穷,我想避就能避开么?”

    王夷甫楞了一下,“咣当”一声,舱壁上悬挂的字画滑落在地,水流从地板缝隙里渗透进来,字画的颜料晕化开,变得模模糊糊。

    “叫人为我更衣正冠。”支狩真瞧了一眼王夷甫,怀抱箜篌,一脚跨出门槛,“我这个乡野村夫,今日便会一会腾蛟起凤的京都豪杰!”

    “澎!”的一记沉闷重音,谢氏画舫再次撞上商船,船板的裂口急剧延伸,江水顺势疾涌,大半个船身歪倒在江面上,船夫们急着堵住窟窿。

    “哪来的贱民,胆敢冲撞燕坞谢家的船驾?”潘安仁立在舫首,厉声喝道。

    燕坞谢家船驾,嘿嘿!谢玄翻了个白眼,懒洋洋地躺下来,心知这回是被潘三眼当枪使了。不过呢,瞧一瞧乐子也好,反正天塌下来,自有族里的老家伙们顶着。

    四周的乌云业已散去,围观的众人瞧见一场龙争虎斗被莫名打断,禁不住起哄叫嚣,呵斥乱骂。

    王导喝住不肯罢休的王凉米,使人放下船锚,泊在原地。他性情持重,觉出了其中的一丝异样,不愿再生事端。

    潘安仁目光一扫,突然跳上商船甲板。一干护卫退到舷梯边,守住通往底舱的入口。

    “尔等贱民手执利器,莫非图谋不轨?”潘安仁步步紧逼,气势汹汹地走向舷梯,“主事的给我滚出来请罪!”

    “潘公子请止步。”一名护卫硬着头皮,拦住去路。

    潘安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猛然一个耳光抽过去,打得他嘴角吐血,牙齿飞落,“从什么时候起,你们这些狗也敢阻拦主人了?”

    远处的世家弟子们纷纷呼喝附和,潘安仁一脚踢飞另一个护卫,盛气凌人地喝道:“都给我滚远点!不然将你们全部锁拿,送去尚书省的大狱行刑问审!”

    “从什么时候起,尚书省改姓潘了?”王夷甫缓步走上舷梯,面色阴沉如霾。

    “哎呀,这不是永宁侯府的长史王夷甫吗?”潘安仁后退一步,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王长史,您怎会在贱民的商船上?究竟是我看花了眼,还是长史大人手头不便,所以暗地里跑几趟商船发发利市?”

    “咦,怎么是十三房的七叔?”王凉米呆了呆。

    “潘安仁多半知道七叔在船上。”王导沉声说道。

    四周早已阵阵躁动,商船里走出了永宁侯府的长史,还是王氏族人,任谁也觉出了蹊跷。

    “本长史身在何处,需要向潘公子禀报么?”王夷甫一拂衣袖,冷然答道。

    “我晓得了!”潘安仁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听说永宁侯有个儿子从小流浪在外,莫非王长史是接他进侯府,传续原氏香火的么?奇了怪了,永宁侯子嗣仍在,这是好事啊,做什么偷偷摸摸地,还要混在贱民的商船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吗?”

    他这几句话气发丹田,高亢嘹亮,语声在两岸崖壁之间来回激荡。四周陷入了短暂的沉寂,继而爆发出雷鸣般的喧哗声。

    “有点意思。”刘伶身边那人索性坐下来,屁股挨着崖边,两腿荡在虚空。下方便是百丈目眩江渊,巨浪轰发吞吐,此人泰然自若,刘伶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燕人?”刘伶眉头一蹙,男子高鼻深目,眸子灰黄,身躯高大粗犷,像是出自大燕的部落野民。

    那人耸耸肩:“刘伶兄向来洒脱不羁,为何如此作态?什么燕人晋人,我只是一个请你喝酒的人。”

    刘伶哈哈一笑,不再多问。

    “潘公子慎言!”王夷甫厉喝一声,江上怒浪相继冲起,汹涌炸开,“此处不是你潘氏的后花园,请回吧!”

    潘安仁充耳不闻,高声说道:“长史大人顾左右而言他,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我怎么听到市井传言,那是个私家子哩!”

    “私家子!”谢氏画舫上,谢玄一屁股跳起来,两眼放光地盯着船上对峙二人,这出戏似乎越来越精彩了。

    围观众人像炸开了锅一般,交头接耳,吹唇唱吼。王夷甫森然盯着潘安仁,袍袖震颤,几欲动手,但碍于对方身份,终是强按怒火。“潘公子,永宁侯府的家事与你何干?”

    潘安仁仰天长笑:“若是堂堂正正的永宁侯世子,潘某当然管不着。可要是此人来路不明,血脉混杂,伤的可是我大晋所有高门的体统!”他向四方拱了拱手,“果真如此的话,我等世家子的脸岂不都被丢尽了?”

    “澎!”商船一震,又向旁倾倒几分,堵不住的江水源源不断灌入底舱,船体陡然下沉一截。王夷甫耳听四面八方人声鼎沸、戏笑杂议,心头也为之一沉,被潘安仁这么撕开脸一闹,不仅侯府颜面无光,世子前途堪忧,甚至还会引起原氏内讧。

    “世家弟子的脸,的确被你丢尽了!”

    一个清朗悦耳的声音悠悠传来,众人循声望去,一名雪衣少年怀抱箜篌,翩然步出船舱,灿烂的阳光照在他侧脸上,炫丽多姿,线条柔美,

    光可鉴人的乌发在江风中吹拂如丝。

    四下里瞬间鸦雀无声,王导清楚听到小妹吞咽口水的声音。王凉米杏眼痴迷,忽闪忽闪地盯着少年,口中呓语:“世上竟有这般翩翩美少年,瑶林琼树,不外如是。”

    王导心中苦笑,你何时谈吐变得如此端雅了……

    江上舫船,岸边山崖……猛然响起世家娇女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谢玄扭头瞥见王凉米的花痴样,心头忽觉不爽,下意识地攥紧拳头。

    少年一步步走向潘安仁,广袖飘扬,丰姿神秀,纵然走在暗沉沉的帆影下,也宛如月下冰池,雪夜流泉,透出一泓幽亮的清艳。

    “十万年前,孔母踏神人足印而生尼;八万年前,刘母梦

    赤蛇投怀而生隆;五万年前,伊父梦紫光天降而有炎;三万年前,曹父见青云绕梁而有德。”支狩真凝视潘安仁,侃侃说道,“若按你的说法,孔尼、刘隆、伊炎、曹德四位破碎虚空的无上宗师,皆是来路不明,血脉混杂之人了?”

    潘安仁一愣,为之气结。孔尼四人皆为当时的修士领袖、世家巨擘,伊炎更是大晋一代明君。所谓神人脚印、天地之子之说,不过是后代门人编出来吹捧他们的,哪里当得了真?可要当众反驳,却又不能。

    “你藐视前贤,是为无德;你冲撞商船,是为无礼;你揭人家私,是为无耻。”支狩真袍袖一甩,动姿潇洒,“一个无德无礼无耻之人,岂非丢尽了世家弟子的颜面?”

    “说的好!”王凉米率先鼓掌喝彩,一干女子争先恐后附和。一时红袖招招,群雌啾啾,漫山遍江流动着脂粉的香熏气。

    潘安仁脸皮涨得发紫,他并非以口才见长,先前那些话是受人指示,预先准备好的。而今被对方一挤兑,忿气上冲,愈发理屈词穷。“好一张利嘴!可惜是个野种,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公子?”他恼羞成怒,指着支狩真暴跳如雷。

    众人一片哗然,许多女子更是出言喝斥,玉唾飞溅。须知大晋世人最重风姿谈吐,潘安仁破口大骂,已然有失风范,何况少年若真是永宁侯之子,“野种”二字着实欠妥。

    “原来我还少说了一项。”支狩真并不动怒,长声一笑,“潘公子言辞粗鄙,是为无才。”

    无才?潘安仁听及此语,顾不上羞愤,脑中灵光一闪,仿佛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哈哈哈哈!”王凉米气贯紫府,刻意震鸣出讥诮的笑声,“潘三眼,今天才晓得你是无德无礼无耻无才啊!不如改个名字,叫潘四无吧!”

    四周哄笑阵阵,谢玄瞅瞅王凉米,更觉气闷,扯了个侍女过来,小声询问:“小香香,我和那个永宁侯的小子哪个更帅?要说实话!”

    侍女忍住笑,抛了一个媚眼:“公子更有男人气概。”

    “你这死蹄子!”谢玄悻悻拍了一记婢女的香臀,后者娇笑着逃开。

    “本公子无才?”潘安仁目光一转,仰天大笑三声,“本公子修行十年,预录大晋十大道门之一的洞真五指天门下,勤习五行术法,只差一步便可炼气还神,修出法相。你一个牙尖嘴利的绣花枕头,也敢耻笑我无才?好!那就让本公子领教一下,你是如何有才的!”

    他不容分说,立马动手,五指清气流转,术诀变幻,一匹银光闪烁的水练从指间绽出,不断拉长,犹如晶莹锁链,狠狠抽向支狩真。

    他一出手就是水行术法中的杀着,心下暗自得意。一个在外胡混了十多年的杂种,哪懂高明术法?先把这小白脸揍成丑八怪,瞧他还能不能嘴硬!反正他兰陵潘氏向来和博陵原氏不对付。

    王夷甫怒喝出声,显然来不及阻止。谢玄幸灾乐祸地一笑,以己之强攻敌之弱,潘三眼还算有点脑子。

    “锵——”剑鸣声起。

    绯红色的剑光一闪、一折、一旋!

    透明的水链犹如被击中七寸,猝然断裂,水花四溅。剑光却仍未中断,在半空倏地回绕,灵妙一转。“呲啦”一声轻响,潘安仁腰带断开,锦袍松垮脱落,露出**的身子。

    支狩真断剑入鞘,遥遥对王凉米一笑:“潘公子如今无衣,应唤作潘五无才对。”

    人群响起沸反盈天的惊呼声,个个咂舌攒眉,悚然动容。谁也未料到,仅是短短一剑,潘安仁就一败涂地。谢玄一个虎跳跃起,眸亮如电,闪过一丝峥嵘的战意。

    “我靠!”刘伶忍不住拍碎岩石,爆出粗口,“这小子剑法如此老辣,难道打娘胎里就开始练剑吗?”

    身边那人直起身,脸上露出难抑的惊讶:“剑法纯熟倒也罢了,最惊人的是流露出来的剑意,居然有了一剑破万法的影子。此乃剑道正途,此子背后定有名师指点。”

    “壮哉壮哉!当浮一大白!”刘伶忽然哈哈大笑,手舞足蹈,“自江淹才尽之后,吾等人族终于有了媲美羽族的剑仙种子!”

    四周围的“娘子军”们业已欢呼雀跃,王凉米脸颊烧烫,一颗芳心怦怦乱跳。他对我笑了,他对我笑啦!

    潘安仁神情呆滞,浑身发冷,直冲头脑的血又热得像炸开。他茫然立在原地,恍惚望见无数环绕的人影指指点点,极尽嘲笑。

    “哼——”一记怒哼声蓦地传来,响如炸雷,霎时压过了四周的轰乱声。一人直掠数丈,跨空而来,落在甲板上,灼灼望向支狩真。

    “猖狂小辈,即便你是原敦亲子,也不能羞辱我兰陵潘氏。”他双眸如焰,眉心裂纹扭动,一股灼热的精神力透体而出,犹如岩浆喷涌,重重涌向支狩真。

    支狩真仿佛一下子陷入熊熊火海,唇干舌焦,全身如焚。王夷甫长袖一展,精神力飘渺若云,截住对方,二人身躯齐齐一晃。

    王夷甫勃然变色:“潘侍郎请自重!莫要落下个以大欺小的名头,污了兰陵潘氏的门楣。”

    双方四目交击,气势攀升,眼看便要交手,来人忽而大笑,沸腾如炙的精神力全面退去:“王长史误会了,潘某只是来瞧瞧永宁侯这个藏着掖着的儿子,并无他意。”

    “世侄年少气盛,对‘才’又懂得多少?何谓才?我高门大阀子弟可不是只懂武力的蛮夫,须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是才,无一不通大道天途。”他转过头,以教训的口吻对支狩真道,“京都人才济济,世侄莫要坐井观天,自不量力。”

    “世伯教训错人了。”支狩真傲然一笑,“琴词一道,我也比你潘氏子弟更有才啊。”他跨前半步,临舷凭江,洒然一拨箜篌,琴弦空灵鸣响。支狩真放声歌道:“

    少年郎,

    放歌朱楼上,

    京都百里繁华,

    我只一骑白马闯。”

    乍听首句,来人并不在意,只当是区区俚曲,不登大雅之堂,刚要出言讥讽,又闻“京都百里繁华”,不由微微一怔,再到“我只一骑白马闯”,已是满座俱惊,心动神摇。

    “澎!”商船再次一沉,几乎侧翻过来,江水漫上甲板。支狩真视而不见,琴弦拨挑,密如雨打芭蕉,珠玉落盘。歌声洋洋洒洒,宛转绕空荡漾:“

    少年郎,

    客舟夜雨长,

    拔剑跌宕击浪,

    逆风处休问痛伤。

    少年郎,

    断雁歧路茫,

    登高洗净尘霜,

    天涯与我两相望。”

    江水不断上升,曲调越拔越高,琴音歌声御风而飞,飒飒直上青霄。一曲终了,余音袅袅,犹似云烟渺渺,飘散天际。四下里寂然无声,过了良久,才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

    “世伯听见了吧?”支狩真半截身子浸在江水里,兀自神色从容,宛如立在云端,“唯有年少,方能气盛!”

    “哈哈,真是精彩的一出戏!”刘伶身边那人收回目光,站起身来。

    “好一个少年白马郎!”刘伶摇头晃脑,仍在回味“京都百里繁华,我只一骑白马闯。”这句佳词。

    那人目光闪动:“好什么?应该尽早杀了此子。”

    刘伶一愣:“兄台何出此言?”

    “听弦知音,此子有兴风作浪之心。日后倘若建康动荡多事,必然祸出其子。”那人嘿嘿一笑,对刘伶拱拱手,“乘兴而来,兴尽而归。刘伶兄,他日有缘再与你喝个痛快!告辞了。”

    刘伶好奇问道:“足下高姓大名?”

    “石勒。”那人龙行虎步,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未及日暮,支狩真这一曲《少年郎》便传遍建康内外。而从酒仙刘伶口中道出的“少年白马郎”之名,也在一日之间家喻户晓,震动京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