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屏风玄妙暗藏
    这是一座四扇云母折屏,香木为框,镶嵌五光十色的云母,饰成四幅画卷:一幅彩霞满天,云色斑斓;一幅海上潮升,疾浪迎风;一幅山清水秀,林木丰茂;一幅地底石林,岩洞交错。

    劲气落在彩霞屏面上,霞层变幻,仿如重重海浪涌动,一道紫红色的光束折射而出,落在地上,化作一个玲珑三寸的娇小女子。

    “霞儿见过诸位公子、小姐。”她向众人盈盈一拜,扬起的飘带泛出绚丽的霞光。

    “原世子,晓得这小妞是什么玩意儿么?这叫霞怪,从没听说过吧?”一个坐在支狩真对面的贵公子打了个哈欠,语气轻蔑地道。他面色青白,眼皮浮肿,口中呼出浓浓的酒酸气。

    “小安,这位是御史中丞陆远陆大人的次子陆凌云,来自华亭陆氏。”谢玄打了个哈哈,“凌云向来心直口快,你不会见怪吧?”

    支狩真淡淡一哂:“当然不会,我对‘华亭鹤唳,岂可复闻?’的陆机大人向来敬仰。”

    陆凌云洋洋一笑,边上的漠州刺史之子桓温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了支狩真一眼。此子言辞了得,只说陆机,却只字不提陆凌云,显然意存不屑。引“华亭鹤唳”一事,又似在讥讽陆机战败身亡。可笑陆凌云这个草包,还自鸣得意。

    支狩真问道:“大嘴,据我所闻,怪不是有缘方可得见么?”

    “大嘴?”陆凌云瞧瞧谢玄,忍不住笑出声来。

    猪队友!谢玄横了陆凌云一眼,答道:“这头霞怪被锁住部分神通,囚禁在这座屏风法宝里面,所以大家都看得到。”

    支狩真仔细瞧了几眼折屏,能以法宝待客,杨柳居的背后多半是道门中人。

    霞怪娇声一福:“能侍奉各位公子小姐,是霞儿的福分。不知各位要点些什么酒菜?”她扬起彩带,轻触屏风,四幅屏画如水荡漾,陆续浮现出无数珍禽怪兽,奇植异蔬。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地下钻的……应有尽有。

    “当然要最好的!”谢玄指尖一点,一缕劲气射中屏画里展翅飞空的青鸾,“青鸾炒肝,只要肝尖部分,记得配着合欢花的嫩芽炒,嫩芽一定得七天内的。”

    其他人也不客气,指风纵横,只管落在那些“火麒麟胆”、“蛟龙逆鳞”、“冰鲨翅”、“万年雾菌”、“雪里红韭”等珍稀食材上。谢玄暗自偷乐,这顿饭下来,至少十块蜜玉,保准原安这小子连内裤也赔光。要是闹事更妙,杨柳居可是玉皇宫的产业。

    桓温稍一犹豫,只点了一道价格适中的百蕊甜冻。

    “原安,听说你以前住在穷山沟里,和一帮贱民厮混,连肉也吃不上?”一个梳着古怪发髻,眼妆浓如烟熏的少女翘起腿,竖着十指,端详着指甲上涂抹的紫黑色蔻汁,却是中书侍郎的千金卫兰。

    四周响起一片笑声,桓温皱了皱眉头,这等**裸地揭人疮疤,太过下作,岂是英雄所为?

    支狩真并不动怒,不紧不慢地道:“我听说‘真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升腾宇宙;小则隐介藏形,潜伏沼泥。’我又听说‘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我还听说‘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可见吃不上肉也未必有多糟糕。”

    &n

    bsp;   “什么意思?”卫兰一脸迷惑,其他人也似懂非懂。谢玄撇撇嘴,真是个没趣的家伙,男人就该放荡不羁,难道藏起来做缩头乌龟?不食者不死而神,难道饿死的乞丐都成神了?

    桓温目光一亮,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原安日后定非池中之物。他默默斟酌,为了谢玄一时的顽闹,得罪原安这样的人杰是否值得?

    “玄哥儿,我刚入手了一只锦绣楼的七宝如意香囊,如兰如芝,冬暖夏凉,改日带给你过过眼。”“我老子给我买了一头炎荒火牛的坐骑,整整八块蜜玉!谁陪我去斗兽场玩玩?玩死了也没关系,再叫老头子买一头!”“听说大楚最红的歌舞大家绿遗珠要来建康?啧啧,听说那女人绝代尤物,皮肤嫩得能掐出奶汁来!”

    众人争相炫耀,夸夸其谈,故意把支狩真排斥在外,不加理会。支狩真神色悠然,姿仪未改,自顾欣赏着墙上悬挂的一幅幅精美字画。桓温瞧在眼里,心中又是一动。

    倏地,一股奇浓的香味飘出屏风,满室萦绕,嗅得人食指大动。霞怪探手入屏,竟端出一盘红彤彤的青鸾炒肝,瑞气浮动,流光溢彩,一只只微小鸾影在氤氲的热气里上下飞舞,发出动听的鸣叫声。

    七、八双筷子立即插了过去,犹如风卷残云,动作飞快。未等支狩真动箸,这盘青鸾炒肝已被清扫一空,只剩下一滩浓香四溢的酱汁。

    “原世子,这酱汁也不错啊,不要浪费了。”车骑将军之子白坚把空盘推向支狩真,他身躯雄壮,眉浓如帚,目光咄咄逼人。

    “啪”的一声,桓温丢下玉箸,霍然站起,双手按住桌面,仿佛一头猛虎踞视山岗。

    众人不由一惊,桓温环顾四周,长笑一声:“闻到合欢嫩芽的香味,我忽然想起老家门前,亲手种下的兰桂树快开花了。现在赶回北漠,正好能一嗅其香。诸位,我要离开建康,今日就不奉陪了。”

    众人面面相觑,谢玄也楞了一下,恒温这小子唱的是哪一出?大伙儿说好了耍一下原安,他居然中途开溜?

    桓温对支狩真抱抱拳:“原安兄弟,这次不能尽兴,还望恕罪。来日桓某做东,你我再好好痛饮一番。”

    支狩真自是明白对方的善意,起身还礼。谢玄的笑容渐渐变冷,白坚脾气最暴,一拍桌子,勃然怒起:“桓温,你是不给大伙儿面子吗?”

    桓温手扶腰间刀柄,静静地看他,肃杀的刀气无声盘旋。刹那间,众人仿佛置身在浩瀚沙漠,干燥灼热,凝固的空气令人透不过气来。

    “你——”白坚人高马大,足足比桓温魁梧了一圈,却被刀气震慑,浑身僵硬,说不出一句话来。

    谢玄面色一沉,正待动作,桓温哈哈一笑:“诸位,告辞了。”深深瞧了一眼支狩真,推门大步而出,头也不回。建康红尘繁华,却非男儿久留之地,整日和这些酒肉之交厮混玩乐,还不如返回北漠老家,于生死中磨练刀道。

    此时,霞怪又从屏风里端出了一壶酒。不闻其香,只见四周云雾缭绕,变幻起伏。

    “算啦,别管桓温那小子了。他来建康不过一年,还不通礼数。”谢玄摆了摆手,凝视酒壶,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好戏现在才开场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