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险象环生脱逃
    一秒记住,小说!

    金麒兽炉的檀香燃到尽头,无声化灰,空余一缕蓝色的烟雾袅袅飘旋,消散在听珠阁内。

    支狩真伏在案头,眼皮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几案上的白玉骰子映入眼帘,由模糊变得清晰。

    天河界的一幕幕陆续闪过脑海,恍若离奇的梦境。支狩真抬起头,瞥见兽炉里的香灰,发了一会儿楞。地梦道的十多年,在这里不过是短短一支香的时间,就像打了个盹。

    支狩真起身走到铜镜前,摸了摸脸,镜中依然是原先的人类模样。他抬起手肘,瞧了一眼衣袖上的压痕,刚才似乎真的趴在案上睡着了。

    只是做了个梦?可他分明记得,自己化作地梦蛾飞入虚空裂口的景象,也清晰记得剑丸飞天流、影剑术等完整的剑术传承。

    识海内,星空棋盘徐徐运转,八翅金蝉仍在吞噬黑雾,冲和剑气弱如游丝,萌萌哒仰躺在精神海起伏的波浪上,瞪着大眼睛发呆。

    这一切显然不是梦。

    支狩真转身拿起白玉骰子,翠绿色的骰点变得极为黯淡,在“一”点的骰面上,赫然多出了一个银须鲤人的图案。

    那是他在天河界的样子。仿佛那具鲤体安静地沉睡在骰子深处,等待下一次苏醒。

    支狩真若有所思地拨转着白玉骰子,若是“一”代表了天河界,那么骰子的其余七面,是否也代表了地梦道的另外七个世界,与八荒相对?

    这颗白玉骰子能够带他穿梭两道,转生投胎,显然是一件神乎其神的绝世珍宝,价值之大,超乎想象。唯一的缺点应该是无法将实物带出地梦道,脱离天河界时,他手里分明还握着一把铁剑。

    支狩真沉思了一会,咬破手指,凝出一滴精血,落在白玉骰子上。当务之急,是令此宝认主,彻底收归己用,再慢慢细究其中奥妙。

    血滴落在骰面上,缓缓滑落,白玉骰子毫无反应。支狩真又以精神力渗透其中,反复试探,始终未有所获。

    究竟是此宝无法认主,还是他不曾寻到其中关窍?支狩真一次次摩挲着白玉骰子,过了良久,察觉出了一丝异样。

    八面体的骰面上,镶嵌的骰点并非全呈直线排列:或是构成一个弯弯的弧度,例如“三点”,形似一撇。或是左右分列,形如双钩。还有的如“四点”,占据骰面四角,形似一个“口”。

    诸多骰点看似随意分布,但观其走势连接,倒有点像是笔画。支狩真心中一动,取出笔墨,摊开宣纸,将每一面的骰点写在纸上,试着连成笔画,再把这些笔画拼凑成字。

    此法看似简单,实则繁琐之极。有些骰点既可连成一捺,也可连成弯钩。将各种笔画罗列组合,移动位置,经过删选、拼凑、重组,来来回回可以拼成几十个字。

    支狩真注视着宣纸上凌乱难解的字样,反复念诵,陡然心中一震。他提起笔,在“氏”、“二”、“人”、“夕”、“口”几个字上画了个圈。

    五个字再行拼合,把“人”字的一捺换成竖弯钩,又变成三个字。

    “无名氏?”支狩真缓缓念道,脑海中闪过那本离奇失踪的《天地猎奇》。

    翠绿色的光芒倏然一闪,残留在白玉骰子上的精血被瞬间吸入,消失不见。支狩真恍惚听见一记骰子滚动的声响,他心念一动,白玉骰子化作一缕流光,投入识海,悬浮在魂魄核心,已然成功认主。

    支狩真怔了半晌,白玉骰子的原主是无名氏?此无名氏与撰写《天地猎奇》的无名氏难道是同一个人?果真如此的话,此事未免有些蹊跷。自己先是得到无名氏的白玉骰子,之后又读了他所著的书,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

    支狩真生出了一丝疑心,却又百思不得其解,在室内来回踱步思虑。

    “喂!小帅哥,在吗?我可以出来了吗?”萌萌哒忽然叫嚷起来。

    支狩真心神一动,萌萌哒跃出识海,落在几案上。她瞧见支狩真,不由楞了一下,旋即扑上去,两眼放光,睫毛忽闪个不停:“哇,原来你本人这么帅啊!小脸蛋又白又嫩,啧啧,好想咬一口。”

    支狩真擦掉衣领上的口水,道:“你这几日先待在识海,等我寻个由头,当众带你入府,以免留下破绽。”

    “好嘛,谁让你长得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萌萌哒嘻嘻一笑,目光在四周一转,惊呼连连,“啊,这颗珍珠比西瓜还大!帘子是宝石串起来的?这么一大块羊脂玉的凳子?我靠,连便桶也是贴金箔的,还雕了花鸟?万恶的封建社会,请收下我的膝盖吧。呜呜呜,投胎果然很重要啊!”

    支狩真不理会她的胡话,据他所察,萌萌哒的魂魄穿越进入天河界,夺舍了猴精。虽然两者魂魄合一,但并未完美融合。猴精的诸多习性影响了她,加上野外独自生活多年,以至于性子乖张多变,疯癫古怪。

    萌萌哒又跳又叫,一头扑到床上,小脸埋进松软芬芳的香蕤枕里,闭上眼睛,陶醉地深深吸气:“你晓得,我有多久没睡过枕头了么?”

    支狩真瞧着她慢慢静下来,细小的手臂抱紧了方枕,一下一下地轻颤。像是天气转凉时,从树荫里掉下来的秋蝉,在泥地上哀鸣着颤动翅翼。

    “迟早有一天,我会送你回去。”隔了许久,支狩真说道。

    “迟早有多久呢?”萌萌哒埋着头,语声低得像蚊蚋,“其实你心里明白,我也明白,我是没什么希望回去了。你又不是老天爷。”

    “那为什么……你肯结下主宠伴生咒?”

    “为了找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啊,傻瓜。”

    “我什么都说了……求求你……求你让我死吧!我只想死……”

    阴湿的地下甬道里,公子哥蜷缩一团,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的身躯裂开许多奇形怪状的血口子,皮肤向外翻卷,绽开的血肉像一张张吸吮的嘴唇,随着呼吸颤动。

    宁小象放下手里血迹斑斑的钢钳,叹了口气。

    “我说过,千万千万,不要开口求饶。我已经有点累了,本想休息一下,可现在……”他失望地摇了摇头,从刑具架上抽出一根竖满毫刺的银针,爱怜地亲吻了一下。

    “你是人,不是狗。人嘛,就得像个人样,何况是堂堂的世家公子呢。”宁小象转动着银针,慢条斯理地从公子哥的鼻孔穿进去,“来,让我们重新开始。”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