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贼去毁尸灭迹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人影高高扑落,投向下方黑沉沉的江水。浊浪怒号排空,风雨呼啸席卷,人影隐没其中,再也瞧不出一丝迹象。

    几个精通水遁的道官跟着跃入长江,循流急追。原景伯站在山崖边上,面色铁青,精心扎饰的道髻被大雨打得散乱透湿。

    “原观主,究竟出了什么事?”崇玄署的知宫观事冲虚子在几个执伞执事的簇拥下,匆匆赶至。

    原景伯略一踌躇,哼道:“本座哪里晓得?只是瞧见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摸进来,适才发讯示警。”

    冲虚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原观主,兹事体大,可否详述始末?”

    “本座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原景伯哼道。冲虚子名义上是崇玄署之首,可他出自一个小道门,家族早已没落,只因抱上了玉皇宫的大腿,才爬到如今这个位置。自己背后是大晋第一道门太上神霄宗和四大世家的博陵原氏,哪需要听命于这等货色?更何况,若说出自家道观被闯一事,不仅颜面无光,还要承担道门责罚。

    冲虚子也不动怒,慢条斯理地道:“不知原观主是从哪处发现了贼子的行踪?不妨领我们前去勘察一二。”

    “不用费事,本座自会追查!”原景伯乜斜了对方一眼,匆匆离去。几个执事神色尴尬,冲虚子摸了摸花白的长须,不露声色地道:“诸位都听见了,此事原观主自有主张。”

    执事们相视一笑,纷纷称是。万一崇玄署内出了什么差错,当然往原景伯身上推。

    原景伯赶回道观,急冲冲关上门窗。室内一片狼藉,女冠兀自横陈榻上,昏迷不醒。原景伯目光一扫,瞥见古镜底座镶嵌的五雷法印,神色大变。他立即冲入古镜,传讯法阵完好无损,布置的珍稀材料一块不少,便先松了口气。又细细检查数遍,并无察觉不妥,方才安下心来。

    莫非这贼子虽将五雷法印嵌入镜座,其实并不晓得内有乾坤?否则怎会舍弃这些罕见法材?定是如此了。他下意识地宽慰自己,瞥了一眼阵心的雷神雕像,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又觉得荒谬,摇摇头走出古镜。若要与太上神霄宗联络,必是道门中人,大可光明正大地通过自己,或是直接前往雷霆崖的山门投贴。

    原景伯从镜座蓉五雷法印,手掐术诀,一缕青色雷光射出指尖,落在镜边的一枚瞳形符咒纹饰上。符纹彩光流转,古镜接连不断地浮现一幅幅画面:从原景伯晌午起床,与诸多女冠、道童寻欢作乐,再到白苏格入室……突然间,镜中的景象一滞,无数道诡异的红烟升起,旋转飞绕,凝成一张阴森森的鬼脸,冲着原景伯厉吼一声。

    “该死!”原景伯瞋目切齿,脱口骂道。鬼脸倏地散去,镜面一片模糊,许久才闪过原景伯此时返回的影像。

    这是魔门术法?原景伯焦躁不宁,来回踱步。四壁剑痕纵横,走势凌厉灵妙,显然是剑道好手所留。但观其剑痕深度,入墙不过一分,最多也就是炼气还神之境。地上洒满双耳龙虎紫金丹炉的碎片,瞧不见掌印,只看得出是被浊气震碎。该人气劲浑厚,力道内敛,藏于无形,至少是炼神返虚初阶的高手!

    原景伯不由一阵后怕,想了想,又从地上捡起黑影丢弃的长剑。剑长三尺,两边开刃,脊身光润如玉,泛出精美的鳞形纹路,不过是一柄世家弟子装饰用的佩剑。原景伯摩挲着五彩的流苏剑穗,莫非有两个贼子先后闯入此间,撞上了相互争斗,才来不及行窃?

    他苦思片刻,一掌拍醒女冠,询问后仍得不到任何线索。

    “观主,此事须得马上禀告山门,以防闯进来的贼子动了什么手脚。”女冠心疼地瞧了一眼满地粉碎的液茗珠,恨恨地道。

    原景伯伫立不语,神色变幻不定。既然传送阵无恙,警幻古镜无损,五雷法印无失,又何必禀告宗门,平惹一身麻烦?若被宗门里的敌对一系煽风点火,说不准连紫云观观主之位都坐不住。

    “观主,先给山门传讯,再——”女冠语声未毕,原景伯一掌拍在她头顶,打得香消玉殒,脑浆迸裂。

    “蠢物,哪有贼子闯进来?”原景伯冷冷地道,双掌雷光闪烁,紫色厉芒吞吐而出,将满室的痕迹毁得干干净净。

    支狩真一路返回侯府,已近五更寅时。风雨如晦,天色依然一片墨黑,支狩真迅捷穿过摇摆的花木丛,正要回阁,隐隐听见一丝压抑的抽泣声。

    他迟疑了一下,身形展动,无声无息地循声而去。绕过一处幽深园子,林木环抱的六角竹亭子里,冬雪膝跪在地,埋头悲泣,将叠好的金银丝绢元宝一把把丢进火盆。火焰在狂风中剧烈摇摆,灰烬飞洒,落在火盆前的一块牌位上。

    支狩真悄然接近,凝神察看。冬雪伸袖抹了一把眼泪,低声泣道:“世子,你走了六年啦。你在阴间过的还好吗?那些个小鬼、阎罗有没有欺负你?你性子那么倔,一定受了好多苦。我给你多烧些纸钱,你记得拿给他们,那里可不比侯府,再也不要乱发脾气啦。”

    支狩真微微一愕,冬雪口中的世子,多半是六年前暴毙的永宁侯长子。不过深更半夜,一个侍女偷偷摸摸地烧纸祭拜,着实透出一丝诡异。

    “世子,以前你常带我来这儿,你蒙上我的眼睛,叫我到处找你。可有次,你一下子抱住了我,你呼出的气喷在我脖子上,痒痒的,又好热。你贴住我的耳朵,说要娶我。我说世子说胡话呢,我怎么配呢?你大发脾气,几天都没理我。世子,你还记得吧?就算在那里,你一定还记得吧。”冬雪拿起牌位,紧紧抱在怀里,泪流满面,“世子,你晓得吗?被你紧紧搂着,我欢喜得快疯了,又害怕得快疯了。六年啦,我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会儿不告诉你呢?”

    她怆然举起牌位,贴上脸颊,轻轻念道:“世子,我也想嫁给你,雪儿想嫁给你,想得早就疯啦。你走了以后,这话我天天说,夜夜说,你一定听到了,对不对?”

    冬雪颓然伏倒在地,嚎啕大哭。火光呼地熄灭,凄风冷雨打过,少女香肩不住颤抖,苍白的后颈在黑暗里闪着凄微的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