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9章 界主印大战天秤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司空搏发出了震撼到极致的大喊,他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他的眼睛也是瞪大到极限。

    不要说他,连断天魂尊的脸色也是变得严肃,他的眉头也是深深地蹙了起来。

    他感觉到,那指甲很恐怖,甚至可能威胁到他这样的中期尊者。

    “摄……”

    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张斌本体另外一个手中攸地又出现了一个乾坤袋,嘴里冷笑着大喊一声。

    这一次,仅仅针对司空搏。

    顿时彩光弥漫,奇异的规则之力作用在司空搏的身上。

    呼……

    司空搏身不由已飞了起来,一下就被乾坤袋摄了进去。

    成了张斌的俘虏。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彻底地傻眼了,脸上写满了荒唐之色。

    明明张斌的乾坤袋被黑暗天幕封锁了。

    他怎么还能拿出一个乾坤袋?

    连霸域仙尊都目瞪口呆,他来不及施展更多的黑暗天幕阻挡。

    因为太意外了,而且速度也太快了。

    而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战果,还是因为张斌的虚神体太强大,而且斩破了司空搏的恐怖法宝化血珠,让司空搏受到了巨大的心灵打击,他感觉自己一无是处,天资和张斌一比,什么也不是,他和张斌作对,简直就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而就这样的天资和实力,他还想做界主?可能吗?完全就是做梦啊!

    所以,他失去了警觉,也失去了往日的精明。

    才连逃走的能力也没有,连挣扎都没有,就被摄进去了。

    张斌的脸上浮出了胜利之色。

    抓住了司空搏,而且连他的虚神体也一起抓住了。就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现在霸域仙尊也就是孤家寡人了。

    “杀……”

    趁他们愣住,张斌的虚神体爆射而去,疯狂一指甲斩向正在和惊鸿仙尊大战的黑衣仙尊。

    呜……

    声音凄厉。

    寒光爆射。

    “杀……”

    黑衣仙尊的脸色大变,快速地后退,躲避了过去。

    但是,惊鸿仙尊却是如影随形地追杀,外加张斌的虚神体在疯狂攻击。

    他哪里能抵挡得了?

    那是岌岌可危。

    “断天魂尊,你快出手。”

    霸域仙尊的脸色大变,额头上流出了细密的汗珠。

    “断天魂尊,你最好想清楚了,是不是要和我张斌作对?”

    张斌却是傲然大喊一声,他的身上爆射出滔天的气势。

    天秤的威力也是暴涨。

    呼的一下就把魔掌吊上了半空,然后魔掌就急速地缩小。

    眨眼就变得只有拳头那么大,和那个机关傀儡人还有魔银卫一起吊在秤钩上,一动也不能动,而且,天秤发生了嚣张的声音,“一斤三两,不错。”

    所有人想笑又不敢笑,他们的脸上的表情很古怪,

    天秤这样的法宝,他们也还是第一次得见,竟然能勾住敌人的法宝,然后秤重,但称完后,又不放开,而且,那什么三两,一斤,一斤三两又是什么鬼?

    “去……”

    张斌又大喊一声。

    天秤急速地旋转,秤钩爆射而去。

    那速度太快了。

    眨眼就到了黑衣仙尊面前。

    黑衣仙尊吓得魂飞魄散,想要躲避,但哪里能做到?张斌的虚神体和惊鸿仙尊正在围攻他,他早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眨眼间,秤钩就扎进了他的喉咙。

    一下就把他吊了上去。

    “啊……”

    黑衣仙尊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疯狂地挣扎着。

    但当然没有卵用。

    快速地缩小,最后就缩小到只有拳头那么大,吊在那里晃晃悠悠,没有了任何反抗能力,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七两三钱。”

    天秤那鄙夷的声音响起,“连一斤都没有,垃圾。”

    “噗……”

    很多仙人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就笑喷了。

    霸域仙尊的脸变黑了,他的身躯都在不停地战栗。

    他的眼睛之中射出了凶光。

    他那个还在和千刃,路阳平大战的虚神体猛然就后退了,快如闪电,一闪就逃得不见了影踪。其实就是回到了本体处,融入了本尊体内。

    “杀……”

    张斌怒吼一声,手中天秤急速旋转,狠狠地钩向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霸域仙尊。

    之所以能知道霸域仙尊的位置,当然是因为那一面神镜的功劳。

    即使这里是魔城,是霸域仙尊的法宝之中。

    但神镜还是照耀到了霸域仙尊,让他无所遁形。

    “断天魂尊,你真的不出手?”霸域仙尊愤怒地大喊,“你多次对付张斌,张斌未必就会放过你!”

    “爸,出手吧,必须杀死张斌,现在是在魔城之中,张斌没有办法逃走,若是在另外的地方,那他可能逃掉。”断岳也是传音说,“现在必须改变计划了。”

    “若是现在我攻击霸域仙尊有没有把握抓住他?可能还是抓不住啊,这可是魔城。是他的法宝之中,他随时可以逃出去,那他只要躲藏在什么隐秘之地,等将来炼化界主印再出来,那就是天大祸患。看来,我必须稳住他。”断天魂尊心念电转,马上就出手了,他狞笑着大喊一声:“定……”

    他调用了太古魂界的天地之力,还有他中期天尊的恐怖实力。化成了一股浩瀚的力量,作用在那飞来的秤钩上,也作用在天秤上。

    瞬间,秤钩的速度就降低了,最后就彻底地停滞下来。

    天秤也是不动了。

    被禁锢了。

    毕竟还不是完整的天秤,张斌也不是真正的秤砣,何况,还欠缺了一个秤盘。

    更重要的一点是,张斌还没有能力炼化天秤。

    他虽然可以输送一些力量给天秤,但却是很有限的。

    现在天秤靠的还是自己的力量。

    而掌握一个太古魂界的中期仙尊的恐怖实力,也是初次展露出来。

    张斌冷笑一声,他的右手猛然探出,一把就抓住了天秤的尾部,高高地扬起空中,他的身上也是爆射出滔天的威压和气势,傲然喝道:“断天魂尊,你真要庇护杀害纯阳门满门的凶手?你是太古魂界之人,真要插手我们太古仙界的事情?”

    “张斌,你不要扣大帽子,我不知道什么凶手不凶手,我也不管你们太古仙界的事情,今天,我就是要找你报仇,你欺负我儿子,勒索我的宝物,我们要算算账了。”断天魂尊杀气腾腾地喝道,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界主印,那是一个大如车轮的暗金色印章,散发出恐怖到极致的威压和气势。

    “很好,那今天我们就分个生死。”

    张斌勃然大怒,手中攸地出现了惊鸿仙尊的那个乾坤袋,塞到惊鸿仙尊的手中,传音说:“抓住霸域仙尊,不能让他逃走。一定要夺回界主印,也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

    然后他又把筷子和一个乾坤袋交给了虚神体。

    他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狠狠一天秤砸向断天魂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