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7章 血尊在行动
    “爸爸,我当然是女孩呀……”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腹中传出,差点萌翻了张斌。

    张斌笑得合不拢嘴。

    他取出昔日在太古仙界得到的潜帝果,给了魔婉,再取出了很多高级仙药,炼魂果,最后他还取出了血尊的界主印,怪笑着说:“这一次我差点就杀死血尊,可惜,那家伙逃命的能力太强,竟然让他逃脱了,不过,他的空间容器和界主印却是被我抢到了。”

    他早就查看过血尊的空间容器,里面的宝物真的是太多了。

    修炼功法和典籍无数。

    对张斌的修炼有很大好处。

    另外也还有很多9.4级仙药,9.5级仙药。

    所以,现在张斌的修炼资源是不缺乏。

    他缺乏的是修炼时间。

    “夫君,你真是太厉害了,成长的速度太快了,没有想到,地球上一个凡人,仅仅用几百年时间,就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而我竟然还阴差阴错地嫁了一个超级天才,看来我的命不错。”魔婉笑吟吟地说。

    “这个界主印你来炼化吧。”

    张斌把界主印递给魔婉。

    他感觉自己亏欠魔婉太多,这界主印就用来做补偿。

    “我已经有一个界主印了。就不必了吧。”

    魔婉坏笑一声,她的手中就出现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界主印。

    “这是魔界的界主印?你是怎么得到的?”

    张斌的眼睛都瞪大了,脸上写满了惊讶之色。

    “当然是因为你啊,你如此强大,把血尊都打跑了。一千多亿魔军也几乎损失殆尽,三个魔帝都来投奔我,然后他们就把魔帝印献给我了。”魔婉笑吟吟地说,“当然,我保证可以保住他们的命。他们开始不信。然后我说是你的女人,他们就相信了。”

    “哈哈哈……”

    张斌大笑起来,脸上写满了灿烂的笑容。

    这样一来,魔界也算是到了自己的手中。

    加上太古鬼界的界主印也在自己手中,太古大陆基本上算是被自己掌握了。

    旋即张斌就笑吟吟地问:“婉儿,那太古魔界的界主印,怎么处理?”

    “你不是有吞天蜈蚣分身吗?属于黑暗属性的内修吧,就是正宗的魔,它完全可以炼化,那你的实力才会暴涨,才能应对血尊的报复。”魔婉娇嗔着说,“不会你想要把界主印送给某个魔女吧?”

    张斌的吞天蜈蚣,其实不算是分身,而是寄魂兽。

    但却是超级天才的寄魂兽,要陨落那是格外的艰难。

    所以,也可以说是分身了。

    吞天蜈蚣走的是内修路线,如今修炼到大仙帝中期了,不过,由于体内的黑暗属性细胞太多,所以,修炼出很多黑暗属性的中子星。

    的确可以说是魔。

    也的确可以炼化太古魔界的界主印。

    当然,必须先抹去血尊的灵魂印记。

    “我就只认识你这一个魔女,哪里还认识别人啊。”

    张斌愕然道。

    “天啊,你这话也太伤人心了吧?”

    魔婉瞪大眼睛看着张斌,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一个侍女打扮的魔女就羞红着脸,走了进来。

    她赫然就是艳丽绝伦的魔银花。

    “见过陛下。见过夫君……”

    魔银花恭敬地行礼。

    张斌愕然,在淬骨洞的往事也是瞬间记起。

    当时他帮助魔银花,条件就是让魔银花做他的女人。

    虽然那仅仅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却是不好否认啊。

    而且,似乎魔银花还赖上他了。

    “魔银花现在是我的通房丫头。”魔婉淡淡地说,“银花,今夜代替我好好伺候公子。”

    “是,陛下。”

    魔银花羞得俏脸绯红。

    “婉儿,你的进展也很快啊,竟然修炼到大帝境初期了。”

    张斌有点尴尬,转移话题说。

    昔日,魔婉说过,千年灾难来临前,她应该修炼不到仙帝大圆满,所以不会畏惧那恐怖灾难。

    但现在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出了点意外,我回忆起了一些特殊的记忆。”魔婉说,“那就是一种特殊的秘法,可以把前世的修为转化给这一世。所以,我转世前也做过特殊准备的。所以,我的修为才突飞猛进。再过百年,估计就可以修炼到尊者初期,甚至可能修炼到中期。”

    “那太好了。”张斌的脸上浮出了狂喜。

    他很需要一个超级厉害的帮手坐镇太古大陆。

    那他才敢去禁海寻宝。

    虽然他有先天灵树分身,也很强大,修炼到尊者境了。

    不过,这分身和张斌是一体的,带在身上,可以提升他的战力。

    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所以,他只能留下吞天蜈蚣。

    但却是还没有强大起来。

    现在有了魔婉这样一个高手,却是可以放心了。

    魔婉冰雪聪明,明白张斌的心中之所思,没好气地说,“没杀死血尊,你就别想着去禁海,一旦你不在,那他定然会疯狂屠杀,那大陆所有生灵都要灭绝。你以为他去禁海了?才没有呢,他还潜伏在太古大陆,他就是在麻痹你,找机会报复。”

    “血尊太狡诈了!看来,得想办法尽快杀死血尊。”

    张斌也是暗暗地心惊,血尊是一个大祸害,没有人性的恐怖巨擘。

    偏偏他修炼到尊者境巅峰。除了张斌,没人能打败他。

    “想办法杀死血尊?那几乎是没有可能做到的事情,你还是准备好血尊的恐怖报复吧。”魔婉说,“血尊狠毒无比,睚眦必报,吃了这么大的亏,他可不仅仅是要等你离开太古大陆才报复,而是马上就会报复。但他怎么报复你,我也是想不到,此人太过恐怖了。现在你在明,他在暗。事情很麻烦。”

    “血尊会怎么报复我呢?”

    张斌的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脸色也是变得很严肃。

    他陷入了深思之中。

    让他心忧的是,魔婉怀孕了,战力定然是下降的,也不适合大战。

    若是血尊潜来报复,那后果不堪设想。

    虚神界,天煞大陆。

    遮天门。

    血尊的虚神体正在和一个师兄密谋。

    “鲲鹏大尊,我想请你帮我报仇,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血尊说。

    血尊虽然在遮天门算是一个小人物,但他足智多谋,心狠手辣,加上他善于交接强大的高手,把人际关系处理得很好。让人不敢小觑。

    鲲鹏大尊修炼到大尊中期,而且是黑暗属性的内修,战力当然就是无比恐怖。

    而血尊曾经帮过鲲鹏大尊很多忙,和鲲鹏大尊的交情很好。

    所以,血尊才敢用这样的语气和鲲鹏大尊说话。

    “难道,虚神界还有人不开眼,敢得罪我师弟?”鲲鹏大尊的脸上写满了古怪表情,“放心吧,只要我能打败对方,绝对去打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