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9章 瀚荡
    张斌暗暗地吃惊,这老头果然强大,对空间法则的领悟到了可怕的地步,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瞪大眼睛细细地打量老头的魂体。

    然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格外的严肃。

    孤独寻道的魂体是一种死亡的黑,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魂灯也是格外的黯淡,基本上失去了淬炼和净化灵魂的能力。

    而且,其中一盏魂灯已经如同风中的烛火,随时会熄灭。

    不过,孤独寻道还是点燃了很多魂灯,足足有89盏,何况,他可能曾经熄灭了一些魂灯。

    可见,这老头的天资很恐怖。

    绝对超过了张斌昔日所见过的任何人。

    “我想,你一定是进入监狱之后受伤的,对吗?”

    张斌问。

    “不错,我因为不愿意交出身上的宝物,不愿意被人庇护。就如同你一样,单独住进了监牢。黑天狱王的属下找我麻烦,想要杀死我,夺取我的一切,被我杀了几个。黑天狱王亲自出手,我不小心中了一记灵魂攻击,被他重创。但他也见识到我的强大实力,担心我和他拼命,重创他,那邙天狱王可能会出手弄死他。所以马上退走。他等着我变得衰弱,再来杀我。我的空间异能很强,在门口布置了恐怖的空间防御秘法,他想要潜入不被我发现也是做不到,所以,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办法对付我。已经两百年了。我的魂灯熄灭了两盏。”孤独寻道说。

    “那你没有找邙天狱王吗?他没有能力疗治你的伤吗?”

    张斌说。

    “我怎么可能找他?”孤独寻道傲然说,“我怎么可能让人庇护我?我也不认为他有治疗我的能力。反而是你,和我一样的傲骨,我愿意找你求助。”

    “哈哈哈……”张斌大笑起来,“你小心了,我专门净化魔气,不净化你的记忆。但也可能有影响。所以,你要努力地保持清醒和记忆。”

    等孤独寻道点头,张斌的两个眼睛之中就射出如同莲花白一样的光芒,照耀在老头的魂体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顿时魂体之中的魔气就如同遇到了克星一样,在快速地湮灭,消散,然后就化成了黑色的粉末,从魂体的表面排出来。

    “有效果。”

    孤独寻道的脸上浮出了狂喜。

    “嗤嗤嗤……”

    张斌继续射出了净化属性的光芒,净化魔气。

    用了大约三个小时,魔气就被彻底地净化干净。

    再也不能威胁到孤独寻道了。

    他的89盏魂灯都变得格外的明亮起来。

    孤独寻道收起了他的魂体,身上散发出一股浩大的威压和气势,身上的死气也是急速地消散,他的白发白须也是急速地变成了黑色。

    瞬间就变得年轻。

    他几乎恢复了巅峰战力。

    “多谢。”孤独寻道感激地说完,他站起身来,转身就走,急着回监牢修炼,彻底地恢复,好点燃熄灭的三盏魂灯。

    “孤独寻道,何必走呢,我们一起住在这个监牢,互相帮助,一起对付强敌,那也有个照应,比单独一人要好很多。如何?”张斌笑吟吟地说。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孤独寻道笑了,他当然相信张斌不会对付他,因为刚才张斌完全有能力灭杀他的灵魂,但张斌没有这样做,他反而担心张斌防范他,当然不敢提出这样的请求。

    于是,孤独寻道就在张斌这个监牢中寻了一个房间,住了进去。

    服用丹药,疯狂地修炼。

    而张斌却还是盘膝坐在大厅,他着吞天蜈蚣在一边护法。

    自己却是把那一粒强魂丹服用了下去。

    阿秀当然是暗暗地推算了,没有任何异常,所以就没有出声阻止。

    其实,就张斌的恐怖灵魂,是不会畏惧任何污染灵魂的毒药的。

    这丹药一入腹中,就化成了滚滚的火焰,烧遍了张斌全身,顿时就有更多的灵魂细胞被激活,释放出更多灵魂能量。

    而且,这种火焰也是烧进了张斌的月宫,疯狂地烧灼魂体。

    用了大约三个小时,药力也就耗尽了。

    张斌的魂体还真精纯了一些,多点燃了一盏魂灯。

    让他的魂灯达到了113盏。

    这也是巨大的进步了,关键时刻,甚至可以扭转乾坤。

    然后张斌又让他的先天灵树分身和吞天蜈蚣也服用了一粒强魂丹下去。

    灵魂也都强大了一截。

    也多点燃了一盏魂灯。

    如今,吞天蜈蚣的灵魂也是很强大的,魂灯达到了110盏。仅仅比张斌的本体少3盏。

    先天灵树分身如今修炼到大尊中期了,正要准备突破到后期。

    魂体点燃的魂灯达到了85盏,也是很厉害的了。

    毕竟,境界还是很低。

    完全可以这样说,张斌的先天灵树和吞天蜈蚣分身,丝毫不亚于天狱之中的大部分天才,仅仅弱于几个顶级天才。

    “嘎吱……”

    突然,门被人推开来了。

    一只漆黑的手掌也是狠狠地轰在那层层叠叠的空间上。

    咔嚓……

    空间彻底地破碎。

    一个强大的巨擘,走进门来。

    他赫然就是那个住在单一监牢的魔。

    他反手把门关上,也施展空间秘法把门封锁。

    他大踏步走了过来,在张斌面前的蒲团上坐下来。冷冷地说:“我名叫瀚荡,机缘巧合得到一粒超级丹药,可以让初期天尊突破到中期。你需要吗?”

    张斌的眼睛亮起了炽热的光芒,他还真需要这种神奇的天尊丹,当然就是用来培育他的吞天蜈蚣分身。吞天蜈蚣吞噬了多个中期天尊的躯体,也彻底地炼化了。但是,怎么也没有办法突破到天尊中期。那必须服用突破瓶颈的丹药。这样的丹药,当然是无比珍贵的,张斌都没有办法获得,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单独住一个监牢的魔竟然有?

    他压下心中的喜悦,笑吟吟地说:“当然需要,你要和我交换什么?”

    “我要你帮我突破到天尊初期!”瀚荡说,“今天你不是说,能让人突破瓶颈吗?莫非你是骗人的?”

    “你因何不能突破到天尊?想来天资是没有问题的。”张斌问,“我要了解清楚情况,才能帮你突破。”

    “我是苦修士,不是魔,所以,我是一步步修炼到如今的地步,基础格外的扎实,所以,我的战力很强,小子,不要以为你很强大,但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嘎嘎嘎,我不让黑天狱王庇护我,那什么邙天狱王来找我麻烦,想要杀我夺宝,和我大战三天三夜,他一点便宜也没占到,自己主动退走,再也不敢来找我麻烦。”瀚荡傲然说,“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突破到天尊初期,卡在这个关卡三百亿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