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6章 邪恶印记
    张斌马上就走了过去,把藤蔓掀开。

    然后他就看到,那黑色竟然就是一只邪恶的眼睛,漆黑如墨,中央带着一抹猩红,看上去那是格外的狰狞。..

    而这个眼睛,却是和那种多眼怪兽的眼睛一模一样。

    “嘶”

    张斌顿时就倒抽一口凉气,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因为他感觉到,这就是人为刻录的印记,等于就是一个名字。

    但这个名字不发出金光,显然是难以得到天地承认。

    不过,这印记也是格外的古老,散发出沧桑的气息。

    显然也是有着太多纪元了。

    “怪兽之中竟然有这样的天才?能爬到如此高的地方?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

    张斌在心中震撼地大喊。

    本来已经不再把隆少放在眼中,但是,看了这个印记,张斌却是感觉到,隆少的身上有天大秘密,猎神殿也是有着天大的秘密。

    这是无数真神也没能消灭的恐怖组织。

    甚至,这个邪恶印记的主人还活着。

    可能也是在神界。

    隆少的后面就站立着这样一个恐怖的天才巨擘。

    “也只敢偷偷摸摸地藏在角落里,不敢光明正大地留名在中央区域。”

    过了一会,张斌又在心中嘀咕着。

    他又去把覆盖在石板边缘所有的藤蔓都掀开。

    就是要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名字或者印记。

    然后张斌就彻底地无语了,藤蔓之下还藏着三个印记,一个也是眼睛,但更细小,更邪恶,另外两个是一轮黑色的半月,看上去似乎是眼睛,但似乎又不是,两个半月也是明显不同,一个大一个小,古老气息也是不一样。

    显然,真就是不同时代的四个邪恶巨擘,他们修炼邪恶的秘法,得不得天地承认,名字不是金色,而是黑色。

    属性也是很特殊,不是任何一种道,而是一种邪恶鬼魅属性,似乎和灵魂有关。

    “好恐怖啊,可能神界也不是很美好,也同样有强敌,而且是无比恐怖的强敌。我的那个老乡能不能镇压他们?”张斌在心中嘀咕着,脸色也是变得格外的严肃。

    他莫名地有了一种很急迫的危机感。

    就是因为在这么高的巅峰看到了四个邪恶的印记。

    “我必将审判你们。”

    张斌在心中大喊,他的身上也是散发出一股浓郁到极致的威严。

    他走到石板的中心区域,右手探出,在地上签名。

    审判一切。

    ——张斌。

    “轰”

    仿佛雷鸣,黑暗神山震动。

    天地也是摇动,张斌的名字也是深深地陷入了石板之中。

    和张东的名字并列,气吞山河,威严滚滚,覆盖天地。

    “他他他为什么还要冒充张老三签名?”

    乌发魔女的眼睛都瞪大了,身躯也是不停地战栗起来,她的脸上那也是一片迷茫。

    “他他他可能,可能就是张老三,这坏蛋骗得我们好苦”

    我有点丑说话也是有点结巴了,她在不停地跺脚,气急败坏。

    “原来长存就是张老三?”

    山河有宝,山河出云,我很低调,三人也是一脸的震惊,旋即他们也是恍然大悟,也只有这个解释才合理,否则,山河长存怎么可能会如此天才?那可是超越三千真神,直达巅峰,和张东以及四个邪恶巨擘并列的绝世天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张斌用复杂的眼神看了自己的名字很久。

    暗暗地让兔兔拍照了多张,当然也把四个邪恶印记的照了下来,也把张东签名拍照了下来。

    他才准备离去。

    正要走回到黑暗神路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山的另外一面,突然就自然出现了一条路,快速地延伸到石板对面。

    看上去就是另外一条黑暗神路一样。

    而这一边的山绵延无数公里,看不到尽头。

    “真神奇,难道宇宙真是有智慧的?知道我退回去会遇到猎神殿截杀?就构成了另外一条路,让我安全离开?”

    张斌在心中震撼地嘀咕着,但却是没有任何犹豫,踏上了这一条新路。

    一步步往下。

    神奇的是,他踏下一步,台阶就消失一截。

    让人震撼莫名。

    走了十几步,张斌就停下了脚步,因为台阶旁边就是那一块青铜色石板,曾经长出了一棵神奇的小草,结出了一个果子。

    更搞笑的是,有人写了两个字,好吃来评价。

    而从这字体来看,在那青铜色石板上留下好吃二字的人就是张东。

    张斌的脸上浮出了奇异的笑容。

    他蹲下身来,心念一动,食指探出,在石头上用力地刻录,嗤嗤嗤的声音响起,坚不可摧的青铜石板上出现了三个淡淡的字体,“真好吃。”

    然后他就有点懊恼了,因为他的字体远远没有张东写的那么深,而且也没有带着特殊的意志,估计不到这个纪元结束,就会彻底地磨灭。

    “难道我的天资比张东差?我如今的实力也比不上昔日在这里刻录的张东?”张斌的眉头蹙起。

    “主人,难道你没有看到吗?他写的两字比划纤细,比划薄若蝉翼。不是用指甲刻录的,也不是用手指刻录的,定然是用什么犀利的法宝刻录出来的。”兔兔的声音响起在张斌的脑海之中。

    “啧啧,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犀利的法宝?”

    张斌也是醒悟过来了,若是有这样的法宝,那遇到任何强敌,估计也是能干死。

    他不再纠结,快速地往下,慢慢地消失在群山之中。

    山河门,那个议事大殿之中。

    响起了山河老祖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这群混账,走黑暗神路,怎么就用了十万年时间?就是一只乌龟,慢慢地往上爬,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要知道,这十万年时间,他可是深受煎熬,担心张斌八人都失踪了,或者是陨落了。

    要知道,他们可是山河门最天才的那一群弟子。

    尤其是张斌,那是他最期望的弟子。

    “对不起,这一次是我耽误了。”

    张斌歉然说。

    而七个家伙的脸上都写满了古怪表情。

    尤其是乌发魔女和我有点丑,更是恨恨地看着张斌,似乎想要扑上去咬张斌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