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8章 气疯了
    “你说什么?”

    余瀛的眼睛也是瞪大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竟然有人敢在他余瀛这样到恐怖魔头面前说这样的话?难道,这是一个傻子不成?

    “我说今后有余蔓保护我,你不要担心我的安危。我们能很幸福地生活下去。”张斌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说。

    他就是在戏弄余瀛,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今后可是要长期相处。

    而人也只有在愤怒的时候,才会彻底地暴露性格。

    “拉出去,杀了……”

    余瀛气炸了肺,身上爆射出浓郁到极致的杀气,他是何等牛逼的巨擘,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戏弄过?

    “他是我的男人。我自己杀。”

    余蔓气急败坏,推着张斌就往外走。

    也不知她是真要自己杀死张斌,还是要掩护张斌逃走。

    “等一下。”

    余母终于说话了,声音很淡漠。

    但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

    她名叫波多野衣,也是超级强大的巨擘,合道九层,战力不亚于余瀛,在长生门当然也是一言九鼎,在很多情况下,连余瀛也要听她的。

    余蔓大喜,马上就停下了脚步,用无比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道无涯,你是堂堂男子汉,竟然要女人来保护你一辈子?你不感到羞愧吗?”波多野衣淡淡地说。

    “不羞愧。”张斌说,“反而,我很自豪。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是真的爱我,我才愿意娶她。”

    “你能不能说一句人话?”

    余蔓气疯了,心中也是暗暗叫苦,这下连娘亲也是要彻底地愤怒了,自己还怎么保他?还怎么能让爸妈同意?

    “拉出去,杀了。”

    果然如此,波多野衣也气疯了,气急败坏地喝道。

    “你们凭什么杀我?”张斌愤怒地说,“没有看到,余蔓的境界比我高吗?她的实力比我强吗?一对恋人,当然是强大的保护弱小的。若我比她强大,那才是我保护她了。”

    波多野衣无言以对。

    余瀛也是目瞪口呆。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窝囊废少年竟然还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但是,这样的少年,绝对不是他们心目中想要的女婿人选。

    怎么办呢?

    是杀死还是赶出去?

    “爸妈,我真的喜欢他,我也愿意保护他,将来他强大了,就会保护我。”

    余蔓也是趁机游说。

    “赶出去。”

    余瀛改口了,喝道,“今后若你还敢出现在给我女儿面前,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那你女儿若是自己出现在我面前,你可不能怪我。”

    张斌毫不惊慌,淡淡地说。

    “啊……气死我了。”

    余瀛气急败坏,怒火熊熊,从来就没有一个少年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

    这真是天道门那个懦弱的道无涯?

    难道不是假冒的?

    “爸妈,他说得对,你们赶走他,我也会去找他的,没有他,我活不下去。”余蔓又趁机说。

    “那好,我就杀掉他。”

    余瀛虎地站起身来,杀气腾腾地喝道。

    “慢。”

    波多野衣冷冷地说,“来人,给道无涯安排到贵宾楼,今后就是我们长生门的客人。”

    “是,夫人。”

    两个性格美艳的丫鬟走了出去,娇媚地答应着。

    余蔓愕然,余瀛也是一脸懵逼。

    甚至,连张斌都有点惊讶,这女人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难道是同意了?

    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展露实力呢?

    不对,应该没有同意,而是要慢慢地思忖和考验。

    这样也好。

    自己就有时间了解清楚长生门的实力,自己有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若是没有必要,那打听清楚玉仙门的所在地,就能想办法离去了。

    其实,张斌刚才故意装傻,也是有这个目的在其中,不想糊里糊涂就假冒余蔓的男朋友,若是余瀛和波多野衣同意,让他和余蔓结婚怎么办

    所以,怎么也要拖延一段时间。

    很快,两个丫鬟就带着张斌出去了。

    余蔓愣了好一会,才也跟张斌出去了。

    余瀛却是气急败坏地问:“老婆,你是同意了吗?”

    “同意个鬼,那是一个白痴,真正的窝囊废,我没杀他就是好的了。”

    波多野衣没好气说。

    “那你还留下他?”

    余瀛疑惑地问。

    “难道你没有看到,女儿要死要活的吗?我感觉她在演戏。但是,万一是真的呢?当着女儿杀死他喜欢的人,不管他是不是窝囊废,那女儿一定伤心一辈子,今后可能就真的永远也不嫁人了。”波多野衣严肃地说,“所以,我要留下他,好好地观察他们两个,到底是演戏,还是真的。若是前者,那杀了就杀了。没有什么后患。”

    “若是后者呢?”

    余瀛黑着脸说。

    “若是后者,那更好处理了。那么多少年俊杰,让他们一个个来挑战他,蹂躏他,让女儿知道,她的眼光是多么的差劲。然后她就会醒悟了。那个时候,我们才可以把他赶出去,甚至可以暗暗地杀掉他。”波多野衣说。

    “这还差不多。”

    余瀛长出一口气,“若是让这样的傻小子做女婿,那我非要气死不可。”

    岁月楼,这是长生门招待客人的地方。

    布置得很是奢华。

    张斌就被安置在岁月楼的顶楼的一个宽阔舒适套房之中。

    前窗就是连绵的青山,白雾缥缈的大河,后窗对着鲜花遍地的花园。

    景色如画。

    若是在这样的地方修炼,那心情当然也会是格外的舒爽。

    此时此刻,张斌就站在窗前,远眺外面的美景。

    一副无比惬意的模样。

    “道无涯,你这个混账,今天你的表现太差劲了,若不是担心误我大事,我已经把你杀了,你也已经变成尸体了。”

    余蔓在一边气急败坏地说。

    “我是道无涯,来自天道门,大家都知道我是窝囊废,懦弱到极致。”张斌说,“我就是再怎么努力地表现,你爸妈也是不会同意的,他们反而会怀疑我们就在演戏。我这样表现,看上去很傻,但却是气坏了他们,他们就不会怀疑我们是演戏了。”

    “你说得似乎有点道理。但这有屁用,他们不会同意。他们还是会让我相亲。”余蔓沮丧地说。

    “别担心,只要我能住在这里,就有希望,若是被赶出去了,或者他们看破了你的秘密,那就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张斌说。

    “好吧,那今后我们要怎么应对?”

    余蔓有点无奈地说。

    “当然就是继续演戏了,你经常来看我,对我情意绵绵的样子。我们无话不说,看上去就在热恋之中。”张斌说。

    就这样胡说八道一番,张斌就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长生门的实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