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于一刀
    女人天生就是个艺术家,任何女人都是如此。

    第二天大家的脸上浑然没有看出半点猫腻来,除了汤维。

    因为她和周公子是天生的不对付,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她嘲讽周公子的之后暴露了这个事情。

    不过周公子是谁啊,浑然没在意这些。

    ……

    当然,这些都还是题外话,最主要的还是正事。

    今个一天大家的精神还是都有些病恹恹的,当然并不是有病,只是一时之间这个时差还需要时间来习惯。

    今天一天的时间杨大伟都没过来找林木,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才过来找他。

    他和林木商量了一下,考虑到大家的状态,再加上场景林木并没有亲自看到这些实景到底是如何的,所以就再等两天。

    等林木亲自去看过这些要拍摄的场地的实景没问题,剧组这才开始联系场地并且租赁设备,是的,毕竟是越洋跨海过来的,所以不可能什么设备都从香江带过来,温哥华这边如果真的和燕子说的那样,那么这里的影视制作行业肯定是很发达的。

    杨大伟的建议合情合理,林木没有道理不同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也和几个妹子都说了,问她们有没有愿意明天跟着去的。

    结果如同林木所料的一样,汤维和周公子要去,于飞鸿表示自己没兴趣,燕子则是有些迟疑,不过最后也决定了不去,要留在家里。

    对此,林木也就遵从她们的意见。

    吃过饭,收拾了一下就各回各屋睡觉去了,今天白天的时候一天没有一个人睡觉的。

    哪怕是犯困也会被其他人叫醒,保持者清醒的状态,这样虽然很残忍,但是会更有助于大家调整时差。

    昨个晚上这家里每个人都没睡好,白天又没休息,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回自己房间之后马上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

    ……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的时候,林木就觉得自己精神不少了,两三天的作息调整已经稍微让他有些适应现在这个作息了。

    他们还没吃完早饭呢,杨大伟就已经来了,今天终于不是巴士了。

    林木带着汤维和周公子出门的时候,燕子把他们送到门口,至于于飞鸿……她吃过饭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去了,对于他们离开只是摆了摆手。

    在出行的路上,杨大伟一边给林木讲今天的行程。

    “咱们的第一站是福喜格兰威尔桥,再然后是……”

    杨大伟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其实林木根本没记住什么,外国的这些地名简直是反人类,即便是翻译过来了,还是没办法让人记得住。

    不过等到了之后,林木就发现这边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名字不好记,但是架不住景色美啊!

    汤维作为导演,而且是看过林木分镜的人,她自然对这个场景非常熟悉。

    她左右的看了看,然后张开双臂挥舞了一下,转过头问林木。

    “这里是文佳佳改变之后为了生计把自己以前的那些奢侈品拿出来卖的那个地方吧!”

    汤维说着还自己站在这里比划了一下,虽然没有情景,但是作为导演以及中戏的高材生,这点想象力还是有的。

    林木点点头,“对!不止是那场戏。”

    “还有很多,等回去之后你仔细的研究一下我给你的剧本就能发现。”

    这个什么什么桥已经敲定了,然后是一个什么什么海湾,对的,名字林木实在是记不住。

    杨大伟安排的是一整天的形成,但是实际上只用了区区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们就把这些实景给转完了,因为林木确认的速度太快了,在到了地方之后只是环视一圈就能给出答案。

    虽然杨大伟对于林木这种工作态度有所怀疑,不过作为下属最重要的就是执行上级的命令,霍文浠给他的命令就是在拍戏上边一切听从林木们这边的安排。

    看完了,那自然就回家咯!

    再者汤维今天转了这么多地方,有了实际的地形和现场给她发挥,她需要重新的斟酌一下剧本。

    等回到了家里就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去了,估计是开始准备了。

    不止是她,周公子也是如此,她在到家之后也回屋去了,并且在回去之前专门的和林木说没事不要打扰她。

    回来的时候,于飞鸿是坐在门口屋檐下的摇椅上,依然是在看书。

    她看到俩妹子风风火火的回来,又风风火火的上楼去了,不禁扑哧一笑。

    “啧啧,这俩人怎么了?”

    林木耸耸肩,“准备拍戏了呗!调整状态吧!”

    “那你呢?”于飞鸿问林木。

    林木闻言略微的沉吟了一下,搓了搓下巴,“我?”

    “我不用调整,弗兰克这个角色其实……和我挺像的,本色演出。”

    “烂好人?还是犹豫不决?做什么事情都是一脸的逆来顺受!”于飞鸿紧接着这句话就让林木有些小小的汗颜。

    他黑着脸问道,“这是评价弗兰克这个角色?还是评价我?”

    于飞鸿合上了手里的书,笑着反问道,“不是你说你和这个角色很相似么,本色演出嘛,这有区别吗?”

    不过倒也是,林木叹了口气,想了想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咱们讲道理啊!人……怎么说呢,人生下来不都是普普通通的嘛,然后在自己生活里遇到些什么,经历些什么,然后才形成自己的三观,包括性格之类的,对吧!”

    于飞鸿抬手道,“三观?什么意思?”

    “三观就是世界观,爱情观,价值观,统称三观!”林木给她解释了一句。

    不过说完之后,又接着道,“不是,你别打岔,我说的有错吗?”

    “什么事情都不是娘胎里就能带出来的,对吧!谁生来就是沙发果断或者温柔如水的,不都是后天慢慢的养成的么!”

    “我被动,我犹豫,是吧,这很正常啊!”

    林木说着说着还来劲了,伸手掰着指头继续跟她掰扯。

    “你,咱们就不说了,是最省心的,就说她们吧,燕子也好,周公子还是小汤,每个人其实都……嗯,挺好的。”

    “所以我难以取舍或者如何的,这都可以理解的吧!”

    于飞鸿闻言眨眨眼,然后微微的点点头,“不得不说,你这些话说服我了,不过……”

    “我理解了,那她们呢?还有那些你周围的人,看着你们走到现在的人呢!”

    闻言,林木叹了口气,躺到了摇椅上,无话可说。

    沉默了片刻,他念了一句诗,或者说电影台词。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于飞鸿侧目看看林木,手里的书本在她手里转了几圈,眨眨眼,接了一句。

    “有朝一日赚了钱,娶她三个美娇娘?”

    “???”林木起身看看她又倒在摇椅上,好刀,好刀啊!华娱之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