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雨夜
    林木一曲唱罢,转头望过来,发现周讯正在盯着自己看。

    他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怎么了?”

    周讯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在像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林木哈哈一笑,摇摇头,“你千万别好奇!”

    “你就是太好奇了才有了今天。”

    “什么意思?”

    周讯听到林木这句话,侧了侧身子,转过身来,一只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林木说道。

    林木看了看外边的雨幕,“那些言情小说电视剧什么的,不都常说嘛,一个女人在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的时候,那就说明她即将开始沦陷了!”

    林木侧目看了看,周讯翻了一个白眼,不过并没有生气,她反倒是反问林木。

    “那你……觉得我对你感兴趣了吗?”

    林木摆摆手,“别,您千万别对我感兴趣,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可比我这身份高的多的多了!”

    “嘿!”周讯听林木这么说,反倒是不乐意了,佯怒的嘿了一声。

    林木转头看看她,“真的。”

    “你……会红的!”

    “有多红?”周讯问道。

    林木想了想答道,“很红很红,没有你不认识你那种红!”

    周讯嘻嘻一笑,举起了杯子,“那借你吉言,提前庆祝一下我未来会红!”

    林木想了想,这次没拒绝,走过去,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

    他举起来,周讯举着杯子过来和他碰了碰,一饮而尽。

    林木看着她一口喝光了杯中酒,忍不住说道。

    “女孩子,还是少喝酒,少抽烟,比较好。”

    周讯看看林木,没回答这句话,反倒是催促道,“你倒是喝啊!”

    林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口也把杯子里的酒给喝光了。

    这可是白酒,纯正的牛栏山二锅头,怎么说也有四五十度的。

    不过现在这天气还不到夏天,这大半夜的下起雨,多少还是有些凉的,一杯酒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

    林慧茹已经睡下了,不过听到外边哗啦啦的下起雨来,这一直也没听到林木回来的声音,心里有些不踏实,又穿了衣服起来,看了看,林木的房间果然还是烟着的。

    她有些不放心,拿了一把伞,打算去店里帮着林木收拾一下。

    不过就在她冒着雨赶到饭馆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饭馆的灯光,下边还有人。

    她悄悄的走进,躲在烟暗的角落里往里边看了看,正好看到林木和周讯在喝酒。

    林慧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臭小子,也长大了呢!”

    林慧茹想了想,也没进去,转身又回去休息了,一路上心里还在琢磨着明天怎么好好的拷问一下林木,到底是哪家的姑娘!

    ……

    林木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姐给盯上了,还在低着头琢磨周讯的情况。

    他在重生之前看过不少关于周讯的新闻,比如绰号,情感,电影,电视剧,绯闻,等等等等。

    现在真的这个人坐在面前的时候,林木发现好像很多和他想象的倒是不太一样。

    周讯又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酒之后,轻声道。

    “再给我唱首歌吧!”

    林木看看她,点点头,你失恋,你最大!

    林木往旁边挪了挪自己的位置,伸手在吉他上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思考着自己应该唱一个什么。

    他知道周讯是喜欢摇滚的,不过刚才他唱的两首都是民谣。

    “不要再给我疗伤了,我很坚强,并没有受伤!”

    周讯如是道。

    “好!”林木点点头。

    他稍微的斟酌了一下,伸手在吉他上轻轻的拨弄起来。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

    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

    ……

    林木选择了汪老夫子的这首存在,无他,因为这首歌在林木看来这首歌无论是从作词还是作曲,都不仅仅是一首纯粹的摇滚,反倒是更像是自我对于生命的拷问。

    周讯迷茫吗?她肯定是迷茫的,林木已经重生了足足个把月的时间了,并没有在报纸或者电视上看到她太多的新闻。

    不过她说她失恋了,看到她能和高小松一起出现,那她肯定是和朴树的感情出现意外。

    这段时间应该是她人生最灰暗的时候。

    演戏未成名,感情一口气经历了贾红生和朴树两个,但凡她还是个女人,哦,不,但凡她还是个凡人。

    那她就一定会迷茫!

    这首歌,最适合给她!

    扪心自问,到底问题何在!遇到爱,用力爱,狠狠爱,每每却是心伤。

    林木的声音不大,调子也没有起太高,被白酒滋润过的嗓子带着略微的沙哑,周讯在听到林木开口的第一句的时候就愣住了,眼神有些茫然。

    林木也没去开导她,或者怎么样,他还在唱自己的。

    有些事情,明白了就是明白了,不消去说,想不明白,即便说了,还是不明白。

    周讯后世的经历告诉林木,她无疑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而且更甚之。

    她是那种我撞了南墙,我也不回头,我要把它给撞破了。

    然后,头破血流,伤痕累累。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我该如何存在

    ……

    林木一曲唱罢,转头看了看她,她微微的笑了笑,给林木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厉害!”

    林木笑了笑,摇摇头,抄袭而已,不算什么。

    周讯抿了抿嘴,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脸上尽是笑意。

    “有此佳曲,当浮一大白!”

    她说罢嘻嘻一笑,抓起桌子上的酒瓶直接仰头就灌起来。

    林木一看,我勒个擦,这怎么行!

    他赶忙起身去夺,不过为时已晚,等他把酒瓶拿下来,剩下的小半瓶白酒居然被她灌下去的差不多了。

    林木拿着酒瓶看了看,晃了晃,丢进了垃圾桶。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

    “哼哼!你说呢!”周讯抬头看看林木,笑了笑。

    “邦!”

    跟林木这笑了笑,然后就一头倒在桌子上。

    “喂,喂,喂!”

    林木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捅了捅她,试图叫醒她。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