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亲爹
    林木之所以感到惊讶,是因为出现的人是好几天不见的李惠珍。

    林木看了看外边她的车子,到底是已经发过专辑的人,这经济能力还是挺不错的。

    林木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发现她今天的神色很平静,没有前几天的那种情绪外露。

    林木看看她,“还没吃早饭?”

    李惠珍点点头,“嗯,去医院检查去了。”

    林木一听,顺口问了一句,“怎么样?问题不大吧?”

    李惠珍微微的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看了看店里四周。

    “你就是这么招呼客人的?”

    林木松了口气,伸手指了指墙上,“诺,这是菜单,当然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如果我会做,我也可以做给你吃。”

    李惠珍今天的心情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她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

    “唔,我想吃鱼头,那个皮冻也给我来一份,再随便来个青菜吧!”

    林木回忆了一下今天买的菜,随即点点头,“好,稍等,吃辣吗?”

    “一点点!”李惠珍用两根纤纤玉指掐了一个手势。

    林木笑了笑,再次点点头,“好!你先坐一会!”

    岳云朋正好从后边出来了,林木让他招呼一下李惠珍,自己去后厨炒菜去了。

    皮冻什么的,林木也是买的现成的,顺手切了拌了一盘,然后麻溜的炒了一个青菜就先端了出来,又顺手给她盛了一碗饭。

    “给我来点酒吧!”李惠珍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对林木说道。

    林木看着她,也不去拿酒,“女孩子,特别你还是歌手,还是少喝一点酒比较好。”

    李惠珍耸耸肩,“能不能活下去还是问题呢,马上也要开始治疗了,到时候连正经的吃顿饭都不行了,还是让我趁着这最后的时间好好的享受一把吧!”

    林木想了想,也没反驳她,回身到柜台那边给她拿了一瓶半斤装的老白干,这个酒好歹柔和一点,最起码比二锅头要柔和的多。

    林木把酒递给她,叹了口气,转身回去给她做鱼头去了。

    鱼头,她只要一点点的辣椒,这个林木还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他就会一个做法,超简单,剁椒鱼头。

    如果现在有个手机就好了,林木想着,不过随即一想现在这年头上网都还是问题呢,手机上网就更甭想了。

    最后他只好用了一点sc产的剁椒,这个味道没有hn的那个那么辣。

    等他做好了剁椒鱼头端着出来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李惠珍已经把他刚才给她的那个半斤装的白酒给喝完了了,不但如此,已经又拆了一瓶,也只剩下一半了。

    林木快步上来,把菜放下,顺手拿了一个杯子。

    “我陪你喝一杯吧!”

    林木也没等她同意就把剩下的酒全倒进了自己的杯子,李惠珍看着他这么做,也没拦他。

    等他倒好了酒,李惠珍举起杯子和他碰了碰。

    “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

    林木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皱着眉头呵了口气。

    “哈,也许吧!”

    “命运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总会等到春暖花开的那天的!”

    听了林木这句话,李惠珍没说话,喝了一口酒,放下,拿起筷子去夹菜。

    这个时候,外边又来了两桌客人,林木起身去招呼。

    李惠珍转头看看他,又转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林木把这两桌客人的菜给炒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等他在后厨收拾利索出来的时候,发现李惠珍已经吃完了。

    她还真的没说谎,看样子是真的没吃饭,菜都被吃的干干净净的。

    不过这会她趴在桌子上,居然睡着了。

    林木上前叫了她一声,“喂,李惠珍?喂?”

    没反应,兴许是喝醉了,这会还没到忙的时候呢,待会等人多起来,把她丢到这里也是个麻烦。

    林木想了想,转身朝着后厨叫了一下岳云朋让他先看着店前边。

    而他自己把李惠珍拦腰给抱了起来,抱着回租房那边。

    且不说这会她没醒过来,就算是醒着,也不能让她就这样开车回去,喝这么多酒,开车还是很危险的。

    林木抱着李惠珍回来的时候,林天磊正在院子里的屋檐下的躺椅上一摇一摇的,看到林木抱着人回来,顿时就坐了起来,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

    正好林慧茹在隔壁的屋子里给林天磊铺床,弄好了刚出来,她看到此情此景,楞了愣。

    等林慧茹回过神来,她挠了挠头,疑问道,“上次在你这过夜那姑娘没这么高吧?而且我记得头发也没这个这么长吧?”

    “嗯?”林天磊顿时眼睛就瞪得更大了。

    林木苦笑,这绝对是我亲姐,一言不合就挖坑!

    林木没凑腔,快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林慧茹会意,去把房门打开,林木进去把李惠珍放到床上,又把她的鞋子脱下来,盖上被子,这才转身出来,把门虚掩上。

    林木心里有点虚,快步的就想走人。

    林天磊叫住他,“你个闷怂,看不出来啊,长大了啊!”

    林木讪讪的笑笑,这玩意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谎吧,以后还得用其他的谎言去掩饰,还不如装傻。

    林慧茹倒是对林木这个做法有点不乐意,她没好气的插嘴道,“你儿子可厉害着呢,之前有个姑娘在他这都过夜了。”

    “没几天又招惹了一个在帝都念书的女大学生,这现在又抱回来一个!”

    林天磊嘿嘿一乐,给林木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好小子!好样的!”

    “哎,爹,我发现你……”林慧茹伸手点了点林天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丢下一句,“你也不怕他被人骗了!”

    林天磊满不在乎道,“嗨,男娃怕个啥,又不吃亏,说不得还能骗个媳妇呢!”

    林木一听林天磊这个话,顿时大汗,暴汗,瀑布汗!

    林天磊这才叫亲爹,林木一看林慧茹有继续争辩的意思,他赶忙打算她的话。

    “那什么,店里还有客人呢,我先回去忙了!”

    林木丢下这么一句话,撒丫子就跑着去店里了,根本没给俩人继续说话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