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败家
    林木在看了一会周芸的笔记之后,郝荣来了。

    他在看到林木已经出现在教室之后,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而后他就上了讲台,对着台下点点头。

    “很好,大家都很准时,今天我们继续昨天课程。”

    “昨天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大家加入了这个高职班,也都是对表演有深深的热忱的,再加上咱们这个时间不长,所以我就主讲影视表演体系这边的一些知识和技巧。”

    “以至于大家以后在毕业了之后也是实实在在的学习到了东西,可以拿出来用,而不是束之高阁。”

    “好了,今天我们继续昨天的戏剧影视表演技巧……”

    “影视表演和舞台表演的区别在于……”

    ……

    郝荣并没有因为认识林木就给他什么特意的关照什么的,而是自顾自的讲授起来。

    林木今天也没带笔记本,只能听着,相比较他身边的周芸就比较忙了,要听课,不时的还要拿笔记录下来郝荣讲的一些东西。

    但从周芸认真的听郝荣讲课这一点上来说,任何一个能够成功的人都不容易。

    哪怕是周芸这个在林木看来并不是很光彩的那种。

    郝荣的语速不快,讲的有点慢,这一堂课一直讲述了大约有四十多分钟的样子。

    他微微的顿了顿,“今天的课程差不多就到这里了。”

    “大家都好好的做一下笔记,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来找我咨询。”

    郝荣说罢之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离开。

    他夹着自己的教材到林木这边来,“怎么样?第一天听课感觉能听得懂吗?”

    林木笑着点点头,“还好,以前多少也看过一些表演方面的书籍。”

    郝荣点点头,“嗯,听得懂就好,有什么不懂随时可以来找我。”

    “另外你可以找周芸同学的笔记看一下,把之前拉下的课程稍微的补习一下。”

    林木点点头,“嗯,我会的。”

    郝荣说罢了之后,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

    等到郝荣走开之后,周芸皱着眉头盯着林木看。

    林木看看她,“怎么了?”

    周芸好奇道,“你和郝荣老师有亲戚关系?”

    林木摇摇头,“没有啊!”

    “那他怎么对你这么上心?”周芸奇怪道。

    林木一愣,忙辩解道,“怎么会,只不过我是他面试进来的,想来是怕我太差拖后腿吧!”

    周芸有些不相信的点点头,不过也没有继续多问。

    林木看看周围,郝荣走了以后,其他的学生们都开始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走人了。

    林木奇怪的看看周芸道,“这……这今天的课程就算结束了吗?”

    周芸摊手道,“不然呢!”

    林木这才算对这个所谓的高职班有些真实体会,他点点头,“这样啊!”

    “那成吧,回见!哦对,你这个笔记能借给我一下吗?”

    周芸点点头,“没问题,随便拿,别给我弄丢了就成!”

    林木接过来道了句谢,周芸起身离开了,林木看了看教室,也起身打算离开。

    出了教室,这在学校也没什么事情了,还是去把自己的事情先给办一下先。

    他离开了学校,回到了住的这边,看了一下他现在住的这个院子,然后出门,打算先回饭馆一趟。

    ……

    林木一路转车回到饭馆这边,他回来之后,发现三叔他们已经到了。

    林木对于这些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联系过的亲戚了解的并不多,随意的和他们寒暄了一下,就算完事了。

    岳云朋今天的看起来状态挺不错的,前两天带他去大富豪的事情好像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影响。

    餐馆这边的事情安定住了,林木接下来的事情有点多。

    他中午也没留在这边吃饭,又回万泉寺那边去了,回去的路上又买了点日常要用的东西。

    比如热得快和学习要用的笔记本之类的。

    他回去之后先把周芸的笔记抄了一遍,然后找了找房东的电话,打算按照林天磊说的,先把这边的这个院子租下来。

    房东在接到林木的电话之后,很快就赶过来了。

    不过今天来的不是那个老太太,反倒是那个租给林木房子的老太太的儿子。

    他看到林木之后,问道,“林先生,是吧?”

    林木点点头,“啊,对,您是?”

    这人笑着点点头道,“我叫王志,这房子是我妈租给你的。”

    林木恍然,“原来如此,今天怎么王阿姨没过来!”

    王志脸上的神色稍微的暗淡了一下,“她最近生了点病,身体不太好,所以我过来跟你谈这个事情。”

    林木点点头,没多问,开门见山道,“那么,王先生,我现在打算把这个院子都租下来,你大概能给个什么价位出来?”

    王志听到林木的话,摇了摇头,“林先生,有个事情,我可能要跟你说一下。”

    “嗯?”林木愕然,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情况?

    王志的脸上带着歉意道,“是这样的,不但这院子没办法继续租给你,可能还要劳烦您搬走。”

    “您的房租我一毛不少的全退给您,您看成不?”

    这下轮到林木看不懂了,他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为什么?”

    王志脸上带着一点惭愧道,“我之前的时候结婚,买房子,花了不少钱,现在刚稳定下来,我爸妈老两口都过去和我们住了!”

    “然后现在这个我妈的身体不是很好,临时需要钱,所以这里的院子,打算卖掉了。”

    “所以很可能没办法继续租给您了。”

    林木一听,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的确可能是没办法继续租下去,毕竟谁知道房子的新任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之前的时候林木也多少的查了一点资料和地图,万泉寺这地方算是西五环,虽然比不了四环以内,但过几年这里倒是也算是个好地方。

    现在王志打算把这房子卖掉,他自己手里也有点钱,说不准也可以自己吃下来呢。

    林木一念及此,他想了想,斟酌了一下,“那王先生对于这院子有没有一个大致的心理价位?”

    王志一愣,“您想买?”

    林木笑了笑,不置可否。

    王志想了想,“因为这边是乡下,所以什么的都没办法和正常的房价挂钩,咱们可以慢慢的商谈一下,找出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一个价位,你觉得怎么样?”

    林木想了想,点点头,“可以!”

    林木打开了房门,王志也跟了进来,拉了一张凳子坐下来。

    王志最先开口道,“这边是乡下,林先生怎么会想到在这边买房子呢?”

    林木自然不能说以后这里也会发展起来的,他只是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

    “我在附近这边的中戏念书。”

    王志一愣,继而点点头,“原来如此,那这样,林先生,我也不骗您。”

    “我是真的想出手这房子,急着用钱。”

    “现在南三环那边的正常小区的价格在三千到三千五一个平米。”

    “这边是西五环,又是乡下,价格折掉一半,一千五,您看成吗?”

    “另外这不止是房子,这宅基地也算在内。”

    林木琢磨了一下,这个小院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乡下的房子你知道的,怎么可能那么小,按照他这么算的话,这一个院子岂不是要二三十万去了,还谈个蛇!

    林木摆摆手,他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说的这个不懂,但是我会算账,我家里就是开餐馆的。”

    “按照你这么算下来,这房子最终大概需要三十多万。”

    “如果王先生并没有说谎的话,那么这三十多万我现在可以去南三环买一套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了,为什么要买在这里?”

    林木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搬家算了!”

    林木的话刚说完,王志马上叫住林木道,“生意嘛,有来有往才叫生意,我漫天要价,你坐地还钱,这不是很正常的嘛!”

    看的出来,这个王老太的儿子也是个精明人,俩人最终你来我往的最后敲定了一个价钱。

    十五万!

    林木一次性缴纳十五万,这房子和地都归林木了,以后就从姓王变成姓林了。

    王志在心里有点小开心,这个价位比他预想的要高的不少。

    因为现在的京城暂时还没有发展开来,环道目前也只是到四环,而且路况很差,这边的交通可以用一个烂来形容。

    如果不是他爸妈一直在这边住,他早都不想来这边了。

    至于林木,也有点小激动,十五万,这是他之前没想到的一个价位。

    十五万能干什么?现在可能挺值钱的,不过再等两年,别说买这个院子,就买他自己住的单间都是问题。

    你情我愿,两人都打着自己的小心思,都怕夜长梦多。

    王志开车带着林木去了国土局和银行走了一趟,不得不给这年头的公务员点个赞,服务快的一批。

    等到下午三点多,两人离开银行的时候,交易完成。

    林木付出了十五万人民币,有了在京城的第一套房子,虽然只是乡下的小房子,不过那也好歹是个窝了。

    大钱都花了,其他的小钱林木也不在乎了,和王志分开之后,去了建材市场,打算找人修个洗澡间,再装个热水器什么的。

    既然房子是自己的,西五环拆迁还不知道等到什么年头了,再过些日子林天磊和林慧茹也要搬过来,一家人自己住,还是收拾的妥当一些比较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