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六章 张二哈
    ,!

    林木微微的思考了一下,“累了吧!”

    邹静志闻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王硕是知道林木怎么拿下辛小丰这个角色的,他摆了摆手。

    “好了,老邹,吃饭就吃饭,演员还不是一抓一大把!我看你是看林木拿了影帝想来诳他!”

    邹静志看看王硕,又看看林木,点了点头,“嗯,吃饭吃饭!”

    王硕看林木脸上还带着歉意,笑着举起酒杯。

    “行了,别苦着脸了,拿了奖开心的,拒绝一个角色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啊,就得学会拒绝!”

    王硕说着说着自己也开始变得唏嘘起来。

    三个各有心事的男人互相看了看,随机会心一笑,举杯干杯,一饮而尽。

    真真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在东来顺美滋滋的撮了一顿,三人就出门分道扬镳。

    邹静志回去琢磨剧本,王硕有心事,看起来也不高兴,林木自己也是乱糟糟的。

    林木回到家里的时候,老爹和老姐已经收摊了,老爹正坐在屋里拿着那电动剃须刀在自己的下巴下边来回的蹭呢。

    他看到林木回来了,不动声色的把刮胡刀收了起来,然后背着手进屋去了。

    林木跟林慧茹打了个招呼,也回屋去了。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喝点酒还是有点好处的,最起码不愁自己睡不着。

    上了床林木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觉一口气睡到了大天亮。

    他睡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手机,还好还好,没睡过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上学了,这个生物钟也有些紊乱了。

    幸好没误事,起床穿衣服,洗漱,到厨房里溜了一圈,把老姐留下的早饭给吃了,然后洗碗,拿了笔记本和学生证去学校。

    林木夹着笔记本匆匆的前行,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热烈祝贺我校林木同学在第三十七届金马奖连斩三元拿下金马影帝!”

    大红的横幅就挂在学校的门口,上边漆黑的大字,一看就是早准备好的。

    林木看了一会,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怪不得郝荣昨天要让我准备好呢!”

    他摇摇头,低头继续往前走,到了门口出示学生证,直接就进去了。

    这边的基本上都是新生,大家都是认识林木的,毕竟开学的新生典礼上他是上去表演过的。

    不过好像和以往有点不同。

    以前的时候哪怕是看了林木演的戏,大家也只是觉得很厉害,看到林木还会热情的打招呼,也不避讳。

    可是这一次,大家看到他都是躲得远远的,然后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林木感觉自己现在貌似就成了类似于大熊猫的吉祥物了,大家都只能也只敢远远的聊两句自己。

    之前到时候就说过,林木在这个圈子里的领路人就是江文。

    虽然他的观念有的不一定对,也不一定适合林木,但是林木觉得他有一句话是没说错的。

    那就是,你比他们厉害一点点,他们会羡慕你,也许还嫉妒你。

    当你站在一个他们无法企及的高度的时候,他们只会崇拜你,畏惧你。

    娱乐圈是娱乐圈,也是丛林,适者生存,强者为尊!

    一如霍斯燕那种的叫适者生存,刘庆云就是格格不入那种,至于梁超伟和江文他们就是强者为尊了。

    林木站在原地看了看远处的同学们,他也无可奈何,微微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不去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去课堂去了。

    现在不止是演戏不开心,念书也不开心了。

    林木总觉得自己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感觉自己老是背负了一些自己这个年纪不能背负的东西。

    就像周冬雨在心花路放里说的,“我感觉我这辈子就是一本书!”

    这样固然很好,按部就班,一丝不苟,踏踏实实,能够准确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每一步都精密的思考,尽可能去按照计划来。

    太累!

    林木忽然觉得自己当初脑袋一热扎到这圈子里来是为了什么?

    为了周讯?以前他觉得是,但是后来觉得不是,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为了理想?他的理想是唱歌,他站到了比前世后海那些酒吧还大的大富豪上唱歌了,也发了自己的专辑了,并没有那种历尽艰辛终于攀登到峰顶的喜悦。

    为了开心?可是仔细的想一想以前呆在那边老老实实的做厨子的日子貌似才是最开心的,无忧无虑,早上带着小岳岳去买菜,白天忙活,闲着没事哼两句小区。

    不知不觉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教室的门口了,他轻轻的喘了口气,伸手推开了门。

    推开门之后,他就微微的一愣,教室里同学们都已经到了,坐的整整齐齐的。

    林木奇怪的看看他们,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走了进来。

    不过他刚刚走进来。

    “嗵……”

    连着两声爆响,彩条和花花绿绿的礼花碎片喷了林木一脸,整个脑袋都是这玩意。

    刚才一路的感伤啊,哀愁啊,统统的狗带了。

    林木的脸色一黑,转过头来,就看到张末和高璐俩人一人手里拿着一个婚礼上用的那种礼花。

    张末在笑,跳着笑,眼泪都出来了,林木看他总觉得他这会跟个哈士奇一样!

    高璐则是瞪着比林木还大的眼睛,一脸你没想到吧的神色。

    林木有些头疼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张末笑着笑着也发现不对劲了,又尬笑了两句。

    高璐转头瞪了他一眼,张末顿时抱着俩礼花溜溜的回自己座位去了。

    高璐也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林木正伸手在摘自己头上的这些彩条呢。

    高璐撞了撞余明加,“来,咱俩换换位置。”

    “老师说不能换。”余明加一脸淡然道。

    高璐咬着牙瞪了瞪眼,余明加软硬不吃,高璐最后一撇嘴,“那你帮他清理一下啊,老师待会就来了!”

    余明加抿了抿嘴,看看林木,又看看高璐,又看看讲台,最后想了想,转过身来,伸手帮着林木清理头上的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